2014-05-11

阿離:為了所愛 (898)


自王曼喜(Kayla)公開與外籍女友的關係,個多月以來,母親馬詩慧(Janet)與父親王敏德一直大方支持。當中,馬詩慧更像是女兒的護法,陪伴左右,默默擋刀,小心護航,撐着各方壓力。旁人看着,不禁為她們面對的艱難而暗地揑汗。回想自己與女友被偷拍的一刻,Kayla說當時方寸大亂﹕第一擔心父母接受不來,惹他們不快;第二又怕拖累女友,直覺要保護對方。心慌意亂拔足狂奔之際,她立時向父母求救。電話接通後,傳來母親穩厚的安撫﹕「你沒做錯事,不用逃走。」恰如一錘定音。

「其實𠵱家啲風浪都算平息咗!」馬詩慧一貫豪邁地笑道。感覺是,平靜一如避風港岸。

as long as you are happy

這種平靜,並不是一日煉成。兩年多前,在美國讀書的Kayla回港度假。一天,當她與女友在網上傾談時,被醒目敏感的馬詩慧撞破,母親長久以來的疑問首次被證實,「當她第一次告訴我,其實鍾意女仔,我的反應幾大,當然是不開心的」。對自認「傳統女人」的馬詩慧而言,突如其來的事實,像打了個岔子,令她落入一種無可奈何的窘態,「但不是她做錯了什麼,或做了壞事,我可以去correct她」。由始至終,這個母親心裏澄明﹕女兒沒錯,她還是自己親愛的孩子。

「如果你找到一個令你開心的人,你希望跟家人分享這份喜悅。如果我分享不了,會缺乏了人生一個很大的部分。」對「家庭第一」的Kayla而言,家人的接納,是生命中的不可或缺。即便如此,出櫃初期她卻選擇逃避﹕不談有關女友的一切,「因為知道我不喜歡,所以就避免去說」。馬詩慧總能摸清女兒的心。

「當你對一個人有感覺,你很難改變這個感覺。」想當年,她力排眾議嫁給王敏德,也是因為感覺二字,「在我心目中,我覺得這事不是直可以拗得攣,攣可以拗得直。不是一條鐵通,或者一支匙羹。在於你遇到什麼人,跟那個人的connection」。在浩瀚人海中找到一個叫你觸動的人,那種珍罕的快樂,怎能輕易把它抹殺?「我不能不接受。如果我不接受,會怎樣?第一,整個家庭可能會鬧得不快,因為這件事,大家回來不開心,屋企氣氛不好,為咩呢?」

4個月後,Kayla接到母親的短訊﹕As long as you are happy, I am happy for you.

「其實很難,做跟講是兩回事。講很容易,OK!無問題!但若是你的親人,要你接受這件事,好難。」但馬詩慧說,一旦決定接受,就想盡一切正面的事,支撐自己熬過去,只在意一個問題﹕「這個人,對她好不?懂不懂疼她?關懷她愛護她?可否做到她的人生伴侶?這是最重要的。」

對Kayla而言,她最大問題卻是父母,「我覺得在香港,特別是亞洲人,很注重家教。有些人會說,可能她沒家教所以這樣。我是擔心這事,尤其是他們是公眾人物,他們要幫我應付」。記得出櫃那天,母親就跟她說﹕你的路,很難行,「社會有很多所謂的輿論。人不單活在自己的生活裏,還要面對很多人和事,很多人際關係,我們不可以要求每個人都接受」。她提到Kayla出櫃後,某品牌即來電說看到新聞,say着sorry請她女兒不用出席其活動。如此「明刀明槍」,記者不禁驚呼「歧視」,也意外引發二人中英夾雜的熱議﹕(英譯粵)

J﹕佢哋話係因為單新聞。

K﹕但係單新聞唔負面!

J﹕負唔負面唔重要。佢哋覺得係負面。

K﹕但呢個唔係重點。咁𠵱家就係變成歧視性嘅事。

J﹕呢樣就係嗰樣嘢囉(記﹕條路難行),你明唔明!

K﹕所以呢個就係我哋要爭取嘅原因!呢種係對人嘅歧視。

J﹕但呢個case我唔會咁做囉,我覺得大家要尊重大家。

K﹕我明白呢樣嘢。我開始係接受,但你𠵱家同我講佢哋唔要我係因為……

J﹕我講咗係因為單新聞!

K﹕係,但你無同我講係「They said」,咁係唔同。(語氣尖銳)

J﹕唔係They said 唔通I said 呀!?(動氣)

記者心下慌張,想不到一句話釀成母女衝突,立時衝出當和事老,怎料Janet媽一個朗笑,把緊張氣氛悉數化解。兩母女說話直白,論說時各不相讓。對話間,不難看到兩代人思想與價值觀的距離。筆者固然同意Kayla,人的基本權利必須受到保護,尊重弱勢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同時也被Janet媽的寬容觸動,「人大了,覺得包容很重要,尊重好重要。應該互相了解這件事,當人們不了解時,OK!我可以包容。我不會用他們的方式對待他們,因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謾罵攻訐在這種量度之前,顯得形骸輕弱。

信任

「我覺得照顧孩子,和跟另一個人相處,是一門學問,我每日都在學習。」在把孩子視作獨立個體前,她也經歷「放手」的陣痛。自出娘胎,母女二人總是黏在一塊,習慣了依賴與付出的相處模式,直至一次「打擊」。自小學起,Kayla每年也參與朗誦節,馬詩慧必定緊隨女兒,允當永遠的教練與啦啦隊。到了Kayla中一,她詢問朗誦節的時間地點,卻換來女兒一句﹕「點解你要問?」「因為我要去!」 「唔使啦!我同同學去。」她怒火中燒﹕「嘩!那刻我打擊好大。你為什麼有這種心態?即是反叛啦!不需要我了!」

對於母職,馬詩慧從不質疑﹕「我們把孩子生下來,就是我們的責任。沒理由生下你卻不理你,你變好變壞是你自己問題,不是的!這是盤古初開到現在是應份的事。」然而,當兒女「不需要」母親時,也叫母親難過,怕自己地位動搖。在「唔使啦」事件後的半年,她對女兒吹毛求疵,「想挑她的壞處,令她覺得我很重要」。後來一次,她去按摩,伏在牀上,她笑說像有人敲她的頭,「Hello!你個女大㗎啦!你要識得放手」。她就開始let go。

「嬰兒時期我會好珍惜,例如她走的第一步說的第一句話,我很想分享到那些事,不想錯過。但現在他們這樣大,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生活,不用整天箍着他們。」冷不防Kayla吐出一句﹕「我覺得佢好咗嘅。」J﹕「(大聲)咩叫好咗!(笑)」控制,源於不信任。中學時Kayla還是「櫃裏孩」,事事不敢告訴母親。然而學成歸來,又跟父母出櫃了,母女比以往更親近無礙,「現在我工作了,算是可以支持自己一部分生活,她看到我開始腳踏實地。我覺得,開始得到她的信任」。放手不佔有,是更難的愛。願意承認孩子的空間與自由,讓她以自己的方式圓滿生命,不管是實踐理想、追夢,還是愛人,「在我和partner這件事上,她好放手,相信我能做到適合自己的抉擇。」

這次輪到媽媽回嗆﹕「可以唔放咩?(裝嚴肅)」K﹕「你係都要講啲反面嘢!」

Souls

母女二人聊起來,對事物的看法總會存在距離,擦槍走火的時候不少,但即便相距多遠,依然親近;又或是,兩者間有着更深的繫連,在彼此身上能認出相同的氣質底性。「我想她將來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有品格的人,不是讀幾多書搵幾錢人工,這不是我的目標。」Kayla小時候有一次說謊,令馬詩慧極生氣,立時要女兒在紙上寫下做人最基本的5項品格﹕尊重、誠實、關懷、負責任和愛,希望她終有一天能做到,「It sticks with me」,「我現在整天用一個字﹕Soul,都是因為她」。

「我很感謝她,由細到大教我怎麼為人着想,要去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事發生,不應太自我,要學識去服務、關心其他人。」Kayla說,從小到大的作文,每遇「我的榜樣/偶像」題目,「我一定寫Mami」。這種欣賞,不只限於對母親養兒育女的付出,也是把她視作社會上一個獨立存在的人的,一種尊敬。年前,馬詩慧就國民教育呼籲公眾關注,維護下一代的思想自由;由主管家庭到社會參與,都叫當女兒的驕傲,「我覺得媽咪的心,或是靈魂,是很深厚的。有這樣的社會地位,很難找到一個人有這般的內涵」。她看到的,不單是擔負母職的媽媽,卻是她完整的人格與靈魂。

「我只是覺得受之有愧,我可以再做多點。」敵不過女兒的突然深情,馬詩慧擦一擦眼底的淚,「都話我係鱷魚頭老襯底(笑)」。

圖 × 葉家豪

場地 × II Salon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