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5

沈旭暉:消滅巴勒斯坦國的「三國方案」

近日以巴和談忽然中斷,導火線是巴勒斯坦兩大派系、被視為「溫和」的法塔赫和「激進」的哈馬斯正式和解,籌組聯合政府,而以色列拒絕和「恐怖組織」哈馬斯談判。以巴和談斷斷續續了多年,一直沒有大進展,不少外交家、政治家都嘗試尋找另類解決方案,其中一個是「三國方案」,因為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John Bolton)剛撰文推薦,而再次獲注視。

解決以巴衝突的「兩國方案」,就是讓巴勒斯坦立國,和以色列並存,是目前主流聲音;此外也有建立「以色列坦」的「一國方案」,讓以巴以聯邦方式建立單一國家,已故利比亞強人卡達菲曾有此議。

以巴兩國變以約埃三國

「三國方案」卻是直接否定讓巴勒斯坦人獨立建國,主張約旦兼併巴人聚居的約旦河西岸,埃及兼併巴人聚居的加沙地帶,然後由以色列、約旦及埃及三國進行大和解。

主張「三國方案」的人認為,「兩國方案」是永遠不能有效運作的,因為巴勒斯坦立國後,國內激進主義必然繼續,會被用作為圍堵以色列的工具,這是以色列永不會答應的。單是巴人要在耶路撒冷建都,就令以色列不可能讓步。而巴勒斯坦在兩塊分裂的土地上立國,本身又缺乏經濟基礎,立國後,只會成為極窮困的新國家,人民生活不會比目前好多少。

根據「三國方案」,讓巴勒斯坦人失去國家,分別融入約旦和埃及,卻或者能解決實際問題。對西岸巴人而言,這樣可以完全融入相對發達的約旦經濟體,直接享受約旦經濟發展成果,而又毋需與較激進的加沙巴人糾纏。對加沙巴人而言,他們直接被埃及管治,也免除了成為哈馬斯大本營要承擔的國際制裁,加上加沙太小,本身作為一個經濟體幾乎毫無前途,有大國支撐,才能安心。

在國際關係層面,建議人也認為這可滿足約旦和埃及的大國夢。事實上,約旦在第一次中東戰爭後,確是兼併了約旦河西岸,自此才把國號由「外約旦」改為「約旦」,不過因為在一九六七年的六日戰爭戰敗,才被以色列奪去土地而已。埃及也是在同期佔領加沙,原本還說讓「巴人政府」自治,後期則開宗明義兼併,這狀況也是直到一九六七年。

以色列同樣可能歡迎這改變,因為它情願和立場溫和的約旦和埃及政府打交道(特別是鎮壓穆斯林兄弟會的新埃及政府)。

可惜,以上方案只是一廂情願,問題不少。一旦西岸巴人全體加入約旦,不但可能拖垮約旦經濟(想像南韓忽然要接收整個北韓),更可能顛覆約旦人原來的管治,令「大約旦」邁向動盪、激進,反而令危機擴大。

埃及的國力雖然能輕易消化加沙,但一旦穆斯林兄弟會又奪權,以色列只會更擔心。最大問題是,方案置巴勒斯坦民族主義於不顧,只要有少數巴人堅決反對,中東不但不會因「三國方案」得到和平,新的動盪卻會接踵而來。那誰最喜歡「三國方案」?大家想想吧。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