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4

黃之鋒:政治現實就是中央不會接納溫和派 (611)

泛民在本屆政改順着大勢所趨,團結在佔中大旗之下爭取普選,但當堅持「公民直接提名必不可少」的學界平等方案,在佔中商討日成為唯一取得過千票的方案,聯同其他「公民提名」方案取得約90%的選票;反而,由陳方安生所倡議的香港2020方案,居然只能取得數十票,其餘公民推薦和間接提名方案也全數落選, 選舉結果終為泛民政圈帶來頗大動盪。

正所謂「紙包不住火」, 佔中支持者對放棄公民提名的路線予以否定,難免在客觀效果上引致保守泛民如陳太和湯家驊失去在佔中運動的領導角色,促使佔中三子和真普聯慘變各黨派磨心,一眾政壇老手曾高調揚言杯葛佔中將舉行的全民投票,甚至傳出脫離佔中,另起爐灶創建聯盟的想法,實在難免分裂和內訌等字詞在媒體之間始起彼落。

溫和派因顧及中央意願而形成

眼見泛民內部矛盾表露無遺,傳媒不分左右樂此不疲地把團體歸類,甚至是有意無意的進行負面標籤和抹黑,如把學民思潮和學聯以及堅持公民提名的戰友定性為「激進派」,聲稱學界強迫港人坐上「激進的戰車」云云。

另一邊廂,陳方安生就為了顧及「政治現實」,認為中央政府不會接受公民提名,退而求其次則提倡普選部分提名委員,不拘謹於市民平等的提名權, 居然被正面評價為「理性務實」,甚至是突破政改僵局的良好開端,冠上溫和派的美名。

無疑採用政治學理的準則作區分,公民提名在容許市民擁有直接提名權的前提下,確實較公民推薦和保留提名委員會四大界別的方案來得進步、平等和開放。18學者和香港2020方案對比起來則較為保守,因此我們便主觀地認為這些方案較為溫和務實,能夠顧及中央的感受,更容易討好中央的心意,所以中央的接受程度則會更高。

堅持和放棄公民提名的泛民團體已被定性為「公提派」和「非公提派」,他們就是在上述錯綜複雜的脈絡,以及媒體繪形繪聲的演繹下,形成所謂的「溫和」跟「激進」之爭,猶如重演4年前政改的鷹鴿兩派的對立局面。

中央對待溫和激進泛民同出一轍

但當我們跳出二元分化這種習以為常的輿論操作,退後一步剖析中央的盤算,其實在缺乏抗爭行動的前提下,中央也不會有絲毫機會接受公民推薦和普選提委,對泛民的溫和與激進方案也是一視同仁。

提委會組成方式、提名門檻高低和特首提名渠道,從不是中央所關心的事情,喬曉陽和李飛在去年揚言「特首候選人不能跟中央對抗」,早就定奪了中央在政改討論中的強硬姿態。

中央歸根究柢只想完全操控選舉,讓這個選舉名存實亡,不管你爭取的是公民提名、公民推薦還是普選提名委員,方案倡議者是陳方安生、黃之鋒還是何濼生也統統不重要,只要你提出的方案能讓曾高喊「平反六四」的政治領袖成為候選人,縱使那政治領袖是溫和派如劉慧卿和單仲偕之流,那方案必被中央拒之於門外,因為平反六四不單在內地被定性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在港亦被視為挑戰中央政府的舉動。

故此,即使泛民各方案在政治學理雖存有差異,但在與中共博弈的火線上,根本容不下什麼鷹鴿對陣,因為現階段所有泛民方案也容許所謂「跟中央對抗人士」有機會參選特首,除非民主派政治領袖學像張炳良般丟棄對追究屠城責任的堅持,為步入官僚系統積極洗底,否則拋出溫和方案便猜想中央政府能夠接納,根本就是罔顧政治現實的表現。

抗拒服從命運的轉機

過去一年商討程序主導民主派的政改路向,促使我們糾結在方案調整的步驟之中,固然完整方案有助運動擬定明確綱領,但頂多只是讓民主派在運動初段創造話語權,以及為未來與政府方案對陣作準備而已。

若港人要尋找轉機,不再處於被動捱打的位置,奪回建制系統在政改議程上的主導權力,意欲撕破有商有量的假面具,民主派刻下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放棄方案細節的你爭我奪,反要意識到當權者面對持不同政見的政治領袖,即所謂的「對抗中央人士」存着難以磨滅的心魔,這個心魔驅使中央也不會有機會接納溫和方案。

縱使以溫和的姿態爭取沉默大多數支持本來無誤,但嘗試討好中央心意而預先作出妥協的運動路線,只會讓以抗爭換來貨真價實普選制度的機會大大降低,因為香港人根本不是向着憲政專家爭取制度變革,而只是在共產獨裁政權下奪取改變城市命運的權力。

既然妥協讓步也不能取得當權者的憐憫,否則中央早就「放風」開腔支持溫和方案,那我們便應正視當今嚴峻的政治現實,繼續堅持初衷,那個心底裏最根本對民主的渴求,從當權者的手上奪回那個本應與生俱來,屬於每個港人平等而直接的特首提名權。

因為公民提名就是象徵着不屈不撓的抗命精神,讓信念原則超越條文框架,讓堅持和盼望超越主宰命運的上位者,為着未來背水一戰跟中央的政治博弈,創造更多的政治籌碼。

若港人要面對政治現實,現在就要丟棄當權者憐憫無權者的幻想。

作者是學民思潮召集人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