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5

【主場新聞】葉朗程:驗孕記 (2961)


圓方商場的洗手間出名乾淨,所以我們決定選擇圓方的萬寧。五一勞動節,我們吃完早餐,第一個節目就是去圓方的萬寧。Danielle 步入萬寧,我在門口等着,是她叫我不用進去的。看見她搜索得這麼苦惱,我想幫忙,但我知道這不是逆她意的時候,唯有在外邊靜候。幾分鐘過去,她終於找到要找的東西,然後走到收銀處付款。

離開萬寧,我們走向最近的洗手間。「點解你個樣咁開心?」Danielle 問。吓?唔係啩?我好擔心喎。「笑住話自己擔心,you are incredible。」死,我以為自己淨係喺心裏面笑,原來自己笑咗出嚟都唔知。使唔使飲啲水先去洗手間,我問。Danielle 搖搖頭,沒有望我一眼,一路沿着洗手間方向走去。

Danielle 進去洗手間之後,我開始緊張起來,焦急地等待着一個人生最重要的 true or false。每次有人從洗手間走出來,我都抬頭望一望。Danielle 所用的時間比我想像中長很多,但看看錶,先發覺她進去才不夠三分鐘。我看看手機,又看到一篇關於李梓敬的文章,心裏突然一寒。如果我和 Danielle 生下一個像李梓敬一樣冇腦的,我身為爸爸,到底會唔會捨得摑死佢?

如果命運能選擇,我會想要一個怎樣的小朋友?男的、女的、動的、靜的,似我的、似 Danielle 的,各有各好,都冇所謂,最緊要健健康康。Wait a minute,男又好女又好,最緊要精精靈靈的。我忽然想起一個小男孩。

讀中學的時候,放學回家,偶然會有個小男孩在我家出現,是樓上的菲傭帶來的。樓上菲傭跟我家菲傭風花雪月的時候,這個小男孩就會在我家廚房玩他從家裏帶來的玩具。有時候,樓上菲傭一坐就是兩個小時,但小男孩不會叫悶,自娛能力很強。

怕小男孩躲在廚房太熱,會叫他走出來飯廳玩。我坐在飯廳做功課溫習,他就會跟我一起坐,靜靜地玩他的玩具。小男孩的面上經常掛着淘氣的笑容,精靈的眼睛彷彿蘊藏着十萬樣鬼主意,超可愛。後來,有一晚回家,我在大廈大堂看見這個小男孩,也見到他的爸爸,才知道小男孩的精靈與淘氣,是拜父親所賜的DNA。小男孩的爸爸,乃香江第一才子。

有其父必有其子,聽落不錯,但太似我也不是好事。虛榮高傲風流倜儻惡俗犀利多金聰明壞心,缺點多過優點,虎父無犬子,似詛咒多過祝福,還是像媽媽好。獨立、堅強、大方、聰明,淨係對眼已經睇到哂所有優點。Oh my god,諗吓都好甜,我是爸爸,Danielle 就是媽媽。正當我又要從心裏笑出來之際,媽媽終於從洗手間走出來。

穿着一件黑白色的 wrap dress,配一對銀色平底鞋,如果 Danielle 肚裏真是有個 BB,我相信他也會想立刻跳出來,緊緊抱着這個雍容秀麗的媽媽。點呀,我輕輕地問。Danielle 望着我,沒有透視半點喜怒哀樂。「上去飲杯嘢?」Danielle 提議。點解要咁折磨我呀,講咗先得唔得,我心諗。Sure,上去 podium 飲?Danielle 點頭,我立刻動身。

求其選一家餐廳坐下,Danielle 先叫一杯西瓜汁,然後問我要甚麼。我向侍應小姐更正,「呢位小姐唔飲得西瓜汁,兩杯 English breakfast tea 唔該。」侍應小姐離開後,Danielle 問:「點解你今日對我咁好?」我日日都對你咁好。「平時打死你都唔會幫我拎手袋。」我望着身旁這個殘舊不堪的藍色 Prada 包包,嘗試找個最有說服力的解釋。

算吧,還是開門見山。到底有冇 BB?「有又點冇又點?」冇就冇,有就生。「嘩,你都幾霸道喎葉生,就算真係有,點解會係你幫我決定生唔生?」點敢幫你決定呀?畀吓意見啫。「唔使畀意見啦,驗咗,冇事呀。」我突然好後悔幫佢攞咗咁耐手袋,但當然沒有表現出來。Great,嚇死我啦,幾驚你真係有咗呀,我說。

侍應小姐再出現,放低兩杯 English breakfast tea。「你信唔信世界上每個人都會有命中注定的另一半?」Danielle 忽然問。我想也不用想,肯定地答「唔信」。如果有命中注定嘅另一半,呢個世界就唔會有神父、和尚、and so on。「命中注定,唔等於一定會遇到,唔係乜嘢叫做有緣無份?」

咁乜嘢叫做命中注定?「喺 London 聽過一個神父講,上帝造人嗰陣,心裏面會諗住第二個人。」Sorry,唔明。「即係當上帝做我出嚟嘅時候,佢心裏面會諗住一個男人,而上帝做完我之後,佢就會將呢個佢諗住嘅男人做出嚟。」Interesting,然後呢?「冇然後啦。」咁你其實想講乜?

「我覺得上帝做我出嚟嗰陣,佢心裏面係諗緊你。佢將我需要嘅嘢,擺哂喺你裏面。」咁大件事?「你啲反應可唔可以 romantic 啲呀?」嘩,你變得咁快嘅?嗰頭話我有哂你需要嘅嘢,呢頭又話人唔夠 romantic。Danielle 笑笑口望着我,不發一言,只是一直望着。望乜?我好想好想睇吓你細個個樣。畀你睇過相囉。Danielle 皺一皺眉說:「嗰啲呀?影得唔係咁靚喎,我想睇真人。」

點睇真人呀?「我裏面有個翻版葉朗程,但唔知係男版定女版。」我震驚地瞪大雙眼說:「你有咗BB?Really?Oh my god!」全個餐廳的眼睛盯着我,我立刻降低聲線。咁你頭先又話冇事,我問。Danielle 伸伸舌頭說:「我話支驗孕棒冇事呀。」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