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3

呂秉權:面對歷史 不要無恥 (406)

有個國家不停用同一番話鬧人,但不知不覺間鬧埋自己,如打七傷拳,被人恥笑。

中國一直叫日本以史為鑑,面向未來,還義正辭嚴說:「歷史不容忘卻,日本一些人愈想否認歷史,愈想逃避歷史,愈無法逃脫歷史的審判,只會背上愈來愈沉重的歷史包袱。我們再次敦促日方正視歷史,以實際行動改正錯誤。」

換成國內六四版,這番外交部發言人的講話將變成:「歷史不容忘卻,中國官方一些人愈想否認歷史,愈想逃避歷史,愈無法逃脫歷史的審判,只會背上愈來愈沉重的歷史包袱。我們再次敦促中共當局正視歷史,以實際行動改正錯誤。」歷史審判?25年了,再等一天都嫌長。

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歐,面不紅耳不熱大講歷史是最好的老師,又引經據典說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誰忘記歷史,誰就會在靈魂上生病」。

誠然,中共對六四的失憶和忌諱程度,已經病入膏肓,返魂乏術了。

在國際面前講呢啲?中國有資格嗎?

為了令整個民族齊齊失憶和向錢看,中共最近強力打壓在家中紀念六四的知識分子和敢於揭露者,誓要將浦志強、徐友漁、高瑜等人的案件辦成鐵案,將他們的黑材料窿窿罅罅大大細細之罪證變成斷正的罪名,以技術擊倒良心分子。

新華社對高瑜案的報道說,專案組在掌握大量證據的基礎上,將高瑜抓獲,並在其居住地起獲了重要證據。「大量證據」可能暗示官方已掌握更多泄密內容,早點認罪還有敬酒可飲。

另外,據《博訊》報道,中國官方已對百多名異見人士密密收集黑材料,有需要時用什麼名目都可置之死地,技術擊倒,以收震懾和滅聲之效。筆者有一位朋友,他身邊的圈子就被密密打探各種對其入罪的藉口,讓你行事都要再三諗過度過,活在白色恐怖中。

教人面對歷史?一個隨處便溺的人叫大家文明如廁,不要自暴其短了。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 客席高級講師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