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9

【主場新聞】林卓廷:再為開槍警務人員說公道話:子彈會轉彎? (4105)


2012年5月11日晚,四名男子在深水埗遭一批刀手襲擊,受襲者身中多刀,據警方資料,有人持刀襲警,警員警告無效,開槍擊斃刀手。由於刀手背部中槍,網上即時有人批評警員濫權殺人,提出「難道子彈會轉彎」大加鞭撻。

我非常不同意有關批評,因為刀手襲警,二人肢體動作和位置會不斷改變,警員開槍的角度和擊中目標的位置亦會受影響,因此單憑刀手背部中槍就斷言警員「濫殺」,其實是相當武斷,對警員極不公平。

當時我認為「警員濫權殺人」的說法並非輿論主流,相信的人只佔少數,因此未有公開回應。現在回首,我認為我當時的沉默是錯誤的。

以棍敵刀 談何容易?

部份市民可能受電影情節影響,將現實的凶險與電影的誇張浪漫混為一談,以為開槍「輕而易舉」,期望執法者「槍法如神」,射手中手、射腳中腳﹔又以為執法人員「久經訓練」,可如武打明星「以棍敵刀」,既可保護自己和無辜市民,更可不損害施襲者性命,將之制伏。

其實,網上有大量片段,示範持刀者襲擊警員的模擬場景,警員面對刀手,由反應、拔槍、到開槍,其實需要最少大約兩秒時間,就算雙方距離十米甚至更遠,很多時警員都來不及開槍制服持刀者,如果要瞄準,需時更長。我在廉署每月練槍,七米距離,兩秒一槍,有時候都無法命中核心區,代表無法制停施襲者。

一些人堅持鎅刀殺傷力有限,我認為是嚴重低估危險性,鎅刀除可輕易割破身體多處大動脈,更可造成大面積的刀傷,如命中腹部,後果亦不堪設想。我身高六呎四,重180磅,曾經接受槍械和伸縮警棍訓練,如果我和同僚近距離面對一名持鎅刀成年男子,就算我持槍應對,我自問都沒有絕對信心,確保自己或同僚不受嚴重傷害,何況以警棍應對?

要求執法者冒不必要的生命危險合符公義嗎?

有人認為,執法者曾受專業訓練,就算明知鎅刀可危及生命,理應嘗試用較低武力的警棍制伏疑犯,不應輕易用槍,傷人性命。當然,我絕不排除以警棍應對鎅刀,確實有機會成功制服疑犯,警務人員亦明白日常工作要承擔比常人更大風險,但我們要求執法者冒不必要的生命危險去保障持刀施襲者的生命安全,是否公允和合符公義呢?如警棍不能制敵,是否可在埋身肉搏時,臨時轉用槍呢?我希望各位明白,衝突現場不是電腦遊戲場景,絕無Take Two, 亦非如遊戲般按一下掣就可轉換武器的。

警隊掌握重要公權力,社會監察制衡是必須的,以確保警方合理、合法運用權力。涉及警方開槍的案件,警方亦有責任適時公布主要資料,交代槍械使用的理據,避免公眾不必要的猜測,甚至懷疑。

世上有些工作,每天能夠平安回家,就值得感恩,前線警務工作肯定是其中之一。雖然香港治安相對良好,但警方處理凶暴罪行時嚴重受傷,甚至不幸殉職亦偶有發生。這是每名市民和警務人員都不願見到的。

我希望我的觀點可讓市民和傳媒加深認識執法工作的困難,減少社會不必要的質疑。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