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4

【蘋果日報】李怡:思 退 (660)

董橋退休了,我比他年長六歲,早就該退了吧?當然,他是從一個職務退下來,而我只是寫作和在電台主持閱讀節目,但因為是固定的欄目,所以也不是做多做少可以隨意的自由職業。
有時候真是覺得累了,覺得該停下來了,女兒說,哪有做到78歲還在拼命的?我說不是拼命,只是若沒有工作會很悶。但深夜尋思,這可能是自找的藉口。
美國被尊稱為心理學之父的William James(1842-1910)說,「人內心深處最強烈的需求就是,渴望被肯定。」我雖然說過,到了我這個年紀,已不在意別人怎麼看我,怎麼講我,最重要的是自己怎麼看自己。這是從一個人的一生行為來看的。但其實我內心深處,也未能免俗地有被肯定的渴求。寫出來的文章,我關注點擊率,愛看到留言中被讀者的肯定或質疑,關心我的意見在社會引起話題。如果我說我不在乎這些,那是假的,是虛飾。我繼續辛苦寫社論的最主要動力,就是來自被肯定。有人說,社會需要你。雖然這是我愛聽的話,我也不懷疑說這話的人的真誠,但我更相信我的悲觀想法,就是:凡是我主張我提倡的意見,社會總是朝相反方向發展的。我寫出來的意見,不是也讓許多人不喜嗎?哪怕是同路人。
所以,該退了吧。如果真的不在意別人怎麼看我,那麼為什麼要渴望別人的肯定呢?去年七月,讀到楊絳先生的百歲感言,她最後寫道:「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後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後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我憧憬那樣的境界。

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