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2

relgitsjg (史兄):戀人絮語:「我關心你呀嘛!」 (705)

警告:切勿畀你女友睇到呢篇文。不可一,不可再。史兄常見免責聲明仍然適用。

────

我成日話,一段關係-朋友、同事、情侶-要有give有take。可惜,睇返我同咁多人拍過拖,往往變成咗一個自己加深了解自己嘅過程,淨係得take。我係咁撚自私,拍拖最終只係諗返自己,而唔係話乜嘢「深入了解對方」。屌你啦,我將最寶貴、最重要嘅(嗰支)嘢,深入你深深處,竹林深處人家,了解仲唔夠深入?

 

唔講呢啲咸濕嘢,事實上,通常到咗我最了解對方嗰一刻,亦係發現佢原來唔適合自己嘅時候,結果都係分手好啲,take and dump。哈哈哈哈哈,我真係好撚賤。拍咗咁多次拖,最驚世嘅發現,乃確定自己係一個仆街同賤人。

 

中學拍過兩次拖,初戀,同第二初戀(按呢個邏輯,除非我夢遺,否則我日日起身都係處男)。第二初戀嗰樣好似羅敏莊;不過,佢嘅偶像係王菲,唱歌亦超似佢。同第二初戀去唱卡拉OK唱「季侯風」,我以為播緊帶,嚇到呆咗。(佢似王菲係有意思的,請記住。遲啲會講點解。)

 

約會第二初戀嘅經過,同初戀差唔多:純粹當約朋友出街,然後睇戲食飯,最後一齊咗。溝女咪來來去去嗰啲嘢,唔通你追女仔,第一階段建議一齊行刺港督、攻佔立法院咩……我所有女友都係用差唔多嘅方法追返嚟。追女仔嘅嘢,同創作咁,來來去去一撚樣,夠用,一招就夠。

 

90年代中、未回歸嗰陣,學生哥仲興傾電話,一煲電話粥,動輒煲你兩三個鐘。我中學有四成時間喺電話中渡過,好多人亦係靠煲粥煲到個男友/女友返嚟。客觀現實係,唔煲粥,根本無其他辦法:寫情信?寄得嚟,條女連處都已經畀人破埋(註)。至於2014年呢,雖然你嗰部叫智能電話,不過除非你做tele-sales或者打999,一年都打唔到五個電話……而接得最多嘅電話,係啲唔識嘅人,一日到黑打嚟話借錢畀你。諗真啲幾好笑:唔識嘅人打嚟話借錢畀你,仲要借十幾廿萬。同你好撚熟咩?

 

向第二初戀示愛嗰日,明明係放學嗰陣佢話今晚有「重要嘢」同我講,叫我記住打畀佢。雖然我升中五先識打飛機,但對情情愛愛嘅感覺好準。同我講「重要嘢」,屌梗係向我示愛啦,唔通提醒我去拜山咩?

 

既然佢都準備示愛,我又嗒佢糖,咁不如我示愛先啦(經濟學上呢啲叫雙重欲望巧合,double coincidence of wants)。呢啲重要時刻,每一句話要諗過度過,唔可以有半分差池。嗰晚打電話之前,我喺張床典床典蓆典咗好耐,諗好晒啲對白先打去。拎住屋企個無線電話-外型似大哥大,可以掛牆,仲有支粗到似大脾嘅電線,嗰個年代巧威威-打去,深呼吸一口氣,我同佢講:

  

「你話有嘢同我講,咁啱我都有嘢同你講。

 

嗰句嘢,四個字,第一個字我、第四個字你。(『我屌鳩你!』)

 

中間嗰兩個字,國家名嚟,一個喺中國(屌你乜撚嘢喺中國呀?中國咪喺中國囉)一個喺歐洲。」

 

 

白痴都知,句嘢叫做「我中(國)意(大利)你。」

 

[咁都要解釋,我覺得徹底侮辱咗各位嘅智慧。不過連澳牛的黃昏都有人睇成為食評,我先明白,智商的底線並不是零。喺過去嗰幾個星期,我好好檢討自己嘅表達能力,所以我會寫得再淺啲、再淺啲,連唔識字嘅都知我講乜。]

 

聽筒另一方傳嚟一聲好甜嘅笑聲,之後大家好多分鐘靜默不語。

 

 

「嗯……好咧,咁我無嘢講lu。」

 

 

我懷疑佢有心裝我,根本無嘢同我講。就係咁,佢就成為咗我第二初戀。

 

────

 

同咗第二初戀正式一齊,我發現搭錯電梯,錯手落撚咗地獄。原來,

 

第二初戀係一個控制狂來的。

 

佢控制狂嘅詳情係如何,我已經無乜印象(頂你,成十幾廿年前呀!記憶力再好都會有啲失憶)。淨係記得同佢拍拖嗰陣,每逢周六周日,一定要陪佢遊山玩水;平時放學,如果佢無嘢做,我點都要送佢返屋企。我跟住返到自己屋企,食完飯、沖好涼,就要開始講電話。每晚都要傾起碼一個鐘頭。

 

點解我會記得係「起碼」呢?

 

因為係佢定嘅規矩。具體講,每晚最少傾一個鐘頭電話,是但一方先可以提議收線。

 

屌你,的士起錶咩?

  

Taxi

 (轉載自uwants)

我哋同班同學嚟,有啲堂可以 自由斟 自由坐,日撚日返學對住十個鐘,我開過筆盒幾多次、你校褸包紙巾用剩幾多張,大家都數得出咁滯。我即係你、你即係我;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你你我我、我我你你,放學仲邊有嘢講?唔通好似big4會計師行咁,填返張time-sheet然後報告返我今日做過啲乜咩?

 

我假設一個人每分鐘講三句嘢,咁一個鐘要講180句。除咗「哦」、「係咩」、「嗯」、「真嘅?」、「嘩」、「唔係掛」,兩個人一日對到黑,見住同樣嘅人、事、物,完全無嘢好講。But I made it, EVERY SINGLE NIGHT。我已經記唔起嗰陣點樣每晚傾最少一個鐘頭電話,淨係記得開頭嘗試作出反抗,細細聲咁問可唔可以唔傾咁耐電話……換嚟嘅答案係:

 

「你追我嗰陣咪又係靠講電話。點解嗰陣得,而家唔得?你係咪追到手就唔愛我?」

 

佢無預我回答佢。因為答案大家都知:未追到你梗係當你神咁品、追到手咧喎,日對夜對,你係林嘉欣都厭啦(經濟學上的diminishing marginal value)!每次我嘗試未夠鐘叫收線,第二初戀就開始發脾氣同埋嬲。佢嬲,我收線就顯出我更加冷血同無人性,於是要花時間氹佢;一氹,又一兩個鐘,凌晨一點第二朝要返學,我想收線去瞓覺,佢又嬲。第二日見到面,又要花半日去氹佢。

 

萬世輪迴,千秋不滅。

 

更加恐怖嘅係,無論何時何地我話收線,只要唔係第二初戀主動提出收線,佢都會嬲。嗚呀!!!!!!!!!!!!我日日夜夜就喺嬲咗=>氹佢=>講電話=>我提議收線=>嬲咗……x 2046呢個循環度,泥足深陷、無法自拔。

 

傾電話只係被控制的一小部份。我中學好中意打籃球,因為米高佐敦、因為男兒當入樽,返學朝八晚四,同坐監無分別;人生喺四點放學後籃球場先開始。不過呢,第二初戀放學要我放學後陪佢,否則……又嬲。嗰陣只係拍過一次拖,我搞唔清楚係咪小器、容易嬲嘅女人好常見。我真係好怕人嬲。為怕佢嬲,我中五嗰年好少打波。或者要星期六朝早趁佢未起身,先可以返學打波。成個中五都似係坐監。

 

如果畀佢發現我望其他女仔,嬲;如果有女仔同我講嘢,而我唔能夠講出嗰女仔同我講嘢嘅合理原因,嬲;放學約咗班麻甩仔,嬲;打波同同學去補習返屋企食飯想一個人獨處一下,嬲嬲嬲嬲嬲……總之我嘅存在,彷佛就係一件錯事,做乜春都只會令佢嬲。同你做任何事食任何嘢都會致癌一樣:食煙固然會、食老麥煎炸嘢又會、使用/進食大陸嘅任何嘢又會;著件衫唔合安全標準會、小朋友玩嘅玩具都會致癌。最痴線係,好多人以為去東京五天遊會生癌。係呀,朋友個朋友去完返嚟,跟住醫生叫佢三年唔好生仔呀嘛。個病叫『痴能線』,會透過空氣傳染添呀。

 

佢控制嘅意慾強到,連佢練琴都要我一齊去呀,屌你!唔係我教佢琴,而係每星期有兩三日放學後坐喺隔離望住佢彈琴!!!真係望住佢彈琴呀~~我無學過琴,完全唔識任何樂器(吹蕭係人哋吹嫁豬閪)。中學嗰陣連五線譜有幾多條線都唔知,音樂科無合格過,上堂淨係睜開眼瞓覺。你練咪自己練飽佢囉,關我乜嘢事呀~~~

 

只要我有任何反抗、或者反抗嘅意圖、甚至乎佢感覺我有反抗嘅意圖、再去到只要佢想像到我會有機會出現反抗嘅意圖,佢就會講一句:

 

「我關心你之嘛,做乜喎!?」

  

講個「喎」字時聲線仲會提高八度。

 

如果你睇過咸蛋超人,會知道佢哋有絕招「十字死光」。「十字死光」之所以稱為絕招,係因為怪獸先生只會因為「十字死光」而死;任憑超人拳打腳踢粒幾鐘、任屌任砌四十五分鐘,怪獸先生都唔會死。一定要超人出「十字死光」,怪獸先生先會銀芽~然後爆炸。

 

「我都係關心你啫。」係女人嘅絕招嚟,一出即死,無得反擊。因為你講任何有意思嘅嘢(即係除咗「哦」、「嘅」、「嗯」、「係」、「er」),有99%嘅機會佢會話

 

「你唔想我關心你,咁我去關心第二個囉。」

 

傾電話固然係關心你放學後狀況、一齊放學亦係,星期六日一齊係,我同其他人講乜做乜去邊都係,陪佢練琴都係,總之一切佢叫我做嘅嘢,全撚部係關心我。

係呀係呀,你做所有嘢都出於關心;至於我快樂與否,你偏偏唔關心。

呢個係世上一種最諷刺嘅荒謬。

 

另一個會使出同樣絕招嘅,就係你老母、任何人嘅老母, everyone’s mum。撇開嗰啲真係關心你嘅行為-飲多兩啖湯、讀書、早啲瞓,佢仲做好多以關心為名,毫不尊重子女嘅事:偷睇子女日記/手提電話/電郵。

 

「你係我嗰仔嚟,我關心你好正常。」

 

多謝你關心;多謝你生我出嚟;多謝你賜於我咁強嘅記憶力;多謝你同家姐喺1995年2月13日星期一夜晚趁我沖涼摷我個紅黑色adidas背嚢;多謝你偷睇到我喺沙田好運中心用五百幾蚊買嗰隻木偶奇遇記公仔;多謝你之後仲邊問我買咗乜嘢同初戀慶祝邊竊竊偷笑;多謝你令我往後廿年甚至乎一世人每次過情人節總記起呢一幕。多謝、多謝。

 

有好多傷害你唔想記起,但你發覺自己無法忘記。對人、或者人家對你的傷害。永遠,直到永遠。我小時候領過好多嘢,懷疑有創傷後遺症,到今日仍然克服唔到畀人偷睇私人物品時嘅不安同恐懼。我搬入新屋(即搬到我阿媽樓下),開頭足足有一個月失眠-我好怕擁有我屋企鎖匙嘅阿媽,喺我返工嗰陣翻箱倒籠睇我嘅嘢。後來我索性將啲史前咸碟、過期/用過嘅避孕套放晒出嚟,以毒攻毒,我先瞓得著。

 

好咧,唔提老母。因為第二初戀嘅十字死光,我人生有九成時間係佢掌握同操控之內,淨底嘅10%係大小二便同沖涼食飯,仲有些少係偷返嚟。坐監的人每日有些少時間放風、自由活動、食下煙仔,我連呢啲時間都只可以偷返嚟。

 

有個星期五,夜晚約咗兩個男同學飲酒。係,無錯,十七歲已經落酒吧。不過呢,同第二初戀傾電話,係無分閒日周末、天氣陰晴,風雨無阻,話之你約咗邊個。電話又要傾,我又想去飲酒,點算好呢?

 

同佢講要去飲酒,等同唔想去。無得解。總之你做某啲嘢好快樂,而佢唔能夠做同樣嘅嘢得到快感,佢就會嬲。宇多田光有首歌,叫automatic。無錯,自動就會嬲。

 

早啲打畀佢開始傾電話,係無用嘅。打個比喻,你唔好以為早啲出嚟投身社會,照計返可以提早退休。事實係唔可以啲,反而你做農夫生活艱苦啲,早啲去西方極樂見上帝就得。

 

嗰陣手提電話唔流行,無得出咗街扮打畀佢。

 

唔打電話畀佢,死撚梗,起碼要氹一個星期-而佢嬲嘅程度可以用氹嘅時間去量化。嘩,好科學呀。

 

 

傾,點都要傾,條的士數點都要跑。喺的士起錶一兩個鐘之後,我就話:

 

「返咗五日學,好眼瞓,

 

我想抖足精神,聽日以最佳狀態見你

 

所以想而家收線瞓覺。」

 

 

嘩哈哈哈哈,我變撚咗馬會啲馬呀!晨操完狀態會有所提升呀~~最佳狀態,一開閘就跑跑跑跑,第一名衝線,企上冠軍台上,哈哈哈哈哈。點解我咁撚賤,十幾歲識講啲咁泯滅人性、埋沒良知嘅說話嚟呃人,仲要講嗰陣自己忍得住唔笑?點解可以咁賤?點解??

 

morning racing

(請自行想像史兄係一隻馬。圖片轉載自馬會)

 

如果選出人類史上最黑暗嘅一幕,我講呢段話肯定入圍最後五強(其餘四強為:夏娃偷食禁果、耶穌被釘十字架、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同埋影X使團搵到挪亞方舟)。

 

你唔好理,第二初戀聽到一句「以最佳狀態見你」,冧到仆街,居然好順攤好開心咁收咗線。

 

之後,我立即衝落去酒吧會朋友。

 

儘管我成功逃脫,從宏觀睇呢個絕對係悲劇一樁。同啲朋友去飲酒啫,點解要落得如斯下場,搞到講大話,仲入選人類黑暗史最後五強?仲有,因為講啲咁冧嘅嘢,可以換嚟半分的自由、一刻的安寧,我往後十幾廿年,就不斷對各女友講各式各樣嘅大話……

 

戀人絮語:「我關心你呀嘛」;上回,完。

 

(係呀,有下回,吹咩?我同黑社會拍半年拖都萬幾字,第二初戀拍咗大拿拿十個月,唔係無返兩三萬字呀嘛?你呢班唔使錢睇文嘅人,唔好要求多多咧!)

 

───

 

留意:鄙人正出盡奶力編寫<辦公室七不思議>中(其實仲未開始)。同名小說將於今年第三或第四季出版。

 

書花活動將於六至七月期間推出,屆時會嚟一次終極cap水行動,cap完大家水我就著草去台灣。幾十年後當科水嘅人瓜晒,律政司無證據charge我再堂堂正正返嚟。

 

有消息(即我確保我寫得晒啲文有書出之後),會再向外公布。

 

───

 

註:講起破處,我諗起一件往事。

 

中學時,有兩條低我幾級嘅男同學,係所謂社團人物,好似叫阿洪同阿健。叫「所謂」社團人物,因為無見過佢哋劈友、隊草,最多只係留咗幾年班,唔返學,仲擁有最具社團身份嘅象徵-陀call機。做呢啲嘢,使乜入社團?

 

佢哋兩個幾老友,老友到成為咗cum brothers,先後同咗同一個女生拍拖-即係阿洪首先同條女拍拖,散咗之後,阿健再同同一條女拍拖。

 

有次阿洪同阿健因為小事,係一大班人面前嘈交。與其話嘈交,不過說阿健係咁屌鳩阿洪,其間阿洪冇出聲反駁。講下講下,阿健越講越過份,阿洪認唔住回咗句:

 

「嗱,你好咧。唔好撚再嘈,再嘈你會好後悔。」

 

阿健聽到之後眼火爆,屌得嘈得仲勁。之後阿洪講咗一句說話,

 

「你咁串做乜撚嘢啫,你而家條女都係我幫佢開苞嫁渣。」

 

全場靜默三秒鐘。

 

之後兩條友由開苞變咗開拖。

 

嗰個年代,仲有啲男人有處女情意結,如果知道自己女友唔係處女,會好介意。

 

而家你講處女,條女真係會同你講佢邊個窿係處。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