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6

蔡子強:他們並不孤單 (795)

上周二,「和平佔中」舉行電影籌款,放映的是根據南韓已故總統盧武鉉事迹改編,描述在南韓獨裁統治白色恐怖時期,勢孤力弱,但卻堅定要為受政治迫害學生作辯護律師的一介小民,力抗一頭國家巨獸的故事——《逆權大狀》。

電影《逆權大狀》

故事背景是1980年代初全斗煥軍人政府執政初期,為了打壓學運於萌芽階段,政府在釜山地區拘捕了22名學生,控以「非法集會」,甚至是「傳閱危險書籍」等罪名,更在黑獄中嚴刑拷打,屈打成招,這就是南韓史上著名的「釜林事件」。

男主角原本是一名只顧搵錢的律師,專做房地產買賣和稅務生意,對政治十分厭惡。但碰上曾在其昔日潦倒時,對他有一飯之恩的飯店老闆娘,其兒子被捲入這場冤獄,老闆娘對男主角苦苦哀求,在幾經與良知的掙扎之後,他決定接手這宗無律師敢接的案件,為學生辯護,力求還他們一個公道。

當小民面對國家機器時的無助

審訊過程極不公允,控方和法官都想草草結案,無視那些所謂「罪證」有着明顯疑點,令男主角這位辯護律師的種種努力都付諸東流。更讓人氣餒的是,軍政府這頭巨獸,開始對他作出各種滋擾,他的律師事務所開始被稅務當局挑剔和審查,他的客戶在受到政府壓力後逐漸流失,他的家裏接到神秘電話問候他的兒子和家人……男主角開始體會到,當一介小民面對一頭國家巨獸時,是如何的無助。

電影播完後,朋友陳健民作出個人分享,想不到,只是說了幾句話,他便聲音哽咽,說不出話來,良久不能自已。這也難怪,他對劇中人物的遭遇,可說是感同身受。看到朋友如此,我也感到心酸。

事實上,過去一年多,「佔中三子」因這場運動而面對巨大壓力,各種文攻、恫嚇、滋擾陸續有來,他們也受盡委屈,亦作出了很多犧牲,甚至賠上了自己事業上發展的機會(但卻偏偏有人撰文,昧着良心的譏諷,說佔中是一份「筍工」)。過去幾個星期,先是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後又因為要搞6•22公投,而遭到「國家級」的黑客攻擊。

我相信,陳健民也同樣體會到,當一介小民要面對一整部龐大的國家機器時,那種無助。

那麼為何還要揹上這類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呢﹖

Because I have Children

片中有如此的一幕:男主角的生意拍檔警告他,說公司的業務正如日方中,更剛剛搭上一個夢寐以求的大客戶,飛黃騰達已經在望,為何偏偏要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

男主角答說:「我只不過是不想自己的子女,將來要生活在一個荒謬的地方,你也希望自己的孩子未來活得更美好吧?」

不料拍檔卻答說:「不要緊,我們可以把孩子送往國外。」

無言。

陳健民在之後的分享中,特別提到這一幕。他說,他也不想將來自己的女兒活在一個荒謬、歪理乖張的地方。

這讓我想起一個之前自己說過的小故事。

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在其自傳《Madam Secretary》(台灣譯本《從難民到國務卿》)一書中,記述了以下一件往事。話說當捷克仍是鐵幕國家的那個年代,童年時便已去國懷鄉的她,有一次重訪故土,並聽到以下一個故事。

一名異見分子遇上一位朋友,想請對方幫忙,不料對方卻推說:「其實我也想幫你,不過,你也看到,我有小孩,所以愛莫能助。」(I would help you, but you see I cannot, because I have children.)

這位異見分子聽到後,沒有動氣,只是平靜的說:「其實我也希望像你一樣保持沉默,不過,你也看到,我有小孩,所以我不能。」(I would remain silent, but you see I cannot, because I have children.)

不要讓他們孤單

電影結尾,男主角投身抗爭,佔領街道。當他被捕後遭盤問,對方說:「你是一名律師,現在竟違反法律,不是太過分了嗎?」男主角平靜的說:「正因為我是律師,才要在不公不法的時代,帶領人們,這是律師的真正責任。」

片中最後一幕,男主角被控帶領非法集會,在法庭中受審,法官要確認為他辯護的律師是否都已經出席,於是一個又一個名字的念了出來,而同時間,一個又一個律師也應聲肅然起立,名單久久仍未念完,原來,當日釜山142名律師中,竟有多達99名出席!

原本是那樣無助的男主角,最後發現自己原來並不孤單。

由最初沒有人願意接手這類燙手山芋當辯護律師,到後來超過三分之二的律師挺身而出,這就是歷史的洪流,這也是民心的向背。

在絡繹不絕的人龍中,看到一個又一個老朋友

過去幾個星期,因為一個6•22公投,惹來炮聲隆隆,甚至是「國家級」的黑客攻擊,天上只見烏雲蓋頂,一派山雨欲來的景象,大家都不禁心如鉛墜。

不料,上周五電子公投啟動,首日已經有逾40萬人投票;到了次日累積至55萬人;到了周日,也就是第3日,更有近5萬人不惜長途跋涉親自走到票站,參與實體投票,令公投人數進一步累積至逾70萬……

陳健民說當他在民主毅行途中接到投票數字時,他和身邊的人,不禁熱淚盈眶,原來他們並不孤單。

在這些絡繹不絕的投票者裏,在票站長長的人龍中,我們彷彿看到一個又一個的老朋友,雖然大家素昧平生,但卻又十分親切,因為彼此肝膽相照。

就是這些老朋友在守護香港

就是這些老朋友,在過去25年,每當香港的核心價值受到嚴峻挑戰時,例如1989年六四、2013年七一、2012年以及今次的民間公投,大家便會不約而同,四方八面,從香港每一個角落,每一個階層,挺身而出。有人認為他們未免是螳臂擋車,但卻是這些老朋友,讓大家知道人心未死。

也是這些老朋友,讓一介小民面對龐大國家機器,感到茫然無助時,知道他們原來並不孤單。

也是這些老朋友,為日漸沉淪的香港,提供一股力挽狂瀾的向上拉力,守護我城。

雞蛋雖脆弱,但卻可以孵化出生命

近年,大家都喜歡以村上春樹的「雞蛋與高牆」來為抗爭作比喻,《逆權大狀》一片中亦反覆出現過一句類似的對白:「以卵擊石,雖然雞蛋看似脆弱,岩石看似頑固,但岩石最終都會成灰,而雞蛋卻可以孵化出生命。」

這就是我們的信念,也是大家對香港未來的期盼。

我相信,歷史將會站在這一邊。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