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8

盧斯達:「香港都係歸中國所有嘛」 (986)

每年小一派位,就有家長要流淚。香港本土人出生率低,「適齡學童」卻不斷上升,雙非人貢獻了很多人頭。雙非人子女老家在大陸,卻寄居在香港親戚家中,跟香港本土子弟爭學位。北區近大陸,北區學位於是成為雙非人爭奪目標。今年教局增設了一個「跨境學校專用校網」,雙非人子女被派到屯門、東涌、馬鞍山、黃大仙之類「偏遠」地方,都很憤怒。

一個中國大媽說:「派到天水圍好離譜呀嘛﹗太遠囉,我住係深圳布吉,去到天水圍成幾個鐘呀,點讀呀?」另一個直是黃曉明上身,而她不知道屯門是甚麼地方:「屯門?屯門係邊架?真係唔知喎。」[1]做了賊,還嫌你沒有用紅地氈送他們走。蝗蟲是一班佔了便宜又賣乖的人。他們的子女,也很老成。被記者問到為何想在香港讀書,小雙非說:「因為我是香港人。」[2]答得極巧妙,顯示他們從小就學得精於趨利避害。小雙非不答「因為香港學校比較好」這個質樸的答案,而是訴諸煽情,希望你認同他是有資格在香港讀書,太懂得跟這個世界打交道,太老成。

好一句「我是香港人」。究竟是大陸父母天天耳濡目染,告訴子女他們已是香港人;還是基於生物的求存本能,知道利之所在,年紀小小,就懂得身份就是利益,要隨時轉換?

香港小朋友養尊處優,在家長強迫下日夜進行機械式才藝訓練,這些鑒眉辯色的功夫,他們到大學都不懂得。他們的大陸同輩,八歲已經識得偷渡,和香港的入境處人員打心理戰,最終一步一步爬上來做香港人。香港的小朋友單純得像一頭豬,只會玩iPad、睇TVB、欺負工人姐姐,長大了也只是懂得看《來自星星的你》。

有個北區本地家長的子女被派到不理想的學校,在鏡頭前哭成淚人,很可憐。子女派位不理想,固然可憐;而這個結果,是因為整個香港的共孽,更可憐。長期的政治冷感,造就了一個不反對「回歸」、不反對「中港融合」的社會。香港人一直相信,只需埋頭努力,不要吵鬧,就會有回報;現在才知道,在中港融合的香港,大陸人也是香港人,所以你的機會隨時會成為別人的機會,你的福祉也是別人的福祉,因為你們守規矩,他們卻擅鑽營。

大陸家長說:「而家香港都係歸中國所有嘛,大家都係(應該)一視同仁嘅,唔可以話大陸人就點樣點樣嘅,我覺得應該咁樣,世界先會文明嘛。」(同注【1】)

我覺得她說得真的很好。有利益的時候,他們也是很懂得拿世界文明、普世價值之類來說事的。雖然很多停留在過去的香港人自命高尚,以為大陸人不懂文明、普世、六四「真相」,要他們去「薪火相傳」。

香港家長怎麼辦?這次不是你遭殃,下次可能就到你。你逃得過小一派位,還有中一派位,上到大學,你們子女的大學學位會被大陸國際生搶掉。哪管你的子女如何十項全能,他都可能被Betty打敗。人不可能打贏野獸。項羽有貴族的身段,所以最終輸給了一個自封赤帝子的流氓;大陸的子女比你們的子女更有「素質」。想贏在起跑線,今時今日不是那麼容易。或者香港家長帶子女上山下鄉,偷渡回大陸,再假做戶籍,扮大陸人來港做雙非?

所謂出口轉內銷,格外馨香的。當你做了雙非,就會有很多拿政府資助的NGO和左翼社運團體來幫助「弱勢市民」。上樓、綜援、反「歧視」,一個package,只要你在上鏡的時候苦情一點,收起高達模型,沒人知道;社工界也不會追究你的過去,每個case和client都是高尚的個別例子,沒有個別例子比其他個別例子更高尚。所以NGO和社運人會叫你「將茅頭指向政策」,難道會叫你將茅頭指向他們的搵食主顧?除了返大陸再來香港扮雙非,我實在看不見這些不知時務、子女又生不逢時的香港家長有甚麼出路。

  1. [1] 【小一派位】子派往屯門 雙非家長:屯門喺邊?
  2. [2] 【小一派位】跨境孖女想在港讀書:我係香港人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