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6

練乙錚:與你攸關佔立會 好話說完露白皮



香港社會這一陣子感受雙重壓力,內有梁政府要強行通過東北發展方案搞港陸融合,外有北京出白皮書泰山壓頂。徬徨與苦悶之中,港人不能停止思考。東北的事,與我何干?白皮書真有僭建?或許,江澤民當年辱罵港記的那句話,真是說到點子上了。

(一)財委會的政治任務

「佔領立會」的狂飆,由台灣經澳門終於打到香港;面對「保衛東北」的社運人士和苦主,本是常開之門,竟是弱不禁風,馬上關之大吉。結果,在維權者與維穩者之間,出現暴力,前者暴以毀物,如門窗等;後者暴以損人,以致除了有群眾受催淚彈煙霧襲擊,還有坐地示威者遭抬走之時被警員粗暴對待、手部拉至脫臼,而在旁邊進行正常合法採訪的一些記者,亦一度不由分說獲警方同等對待,遭暴力抬離。立會場地出現不文之舉,筆者感到遺憾,但警隊動武過當不成比例彰彰甚明;現在既有聲稱受暴者投訴,監警會應該積極介入調查(大家可乘機觀察新任監警會主席的那位老牌卸任政協委員能否秉公辦事不偏不倚)。

新界東北「出事」至今4年,政府一直漠視民意,更於梁特上台之後不久,堅持把東北視為必不可少的地產項目,到了今天更是勢在必行,只等立會財委會撥款,即可上馬。本屆財委會主席吳亮星乃中資紅人兼特區當權派重要成員,而財委會含所有立會議員,故泛民在其中是少數派,就算能團結一致反對撥款,也不可能阻止議案通過。於此最後關頭,東北居民苦主和社運人士認為立會已經失效,斷然決定「佔領」。

立會失效,不自今日始。《基本法》之下,其產生辦法至今包含大量反民主成分;泛民支持者佔人口的六成,在立會的席位卻經常少於一半,早已不是「平坦的賽場」,所以通過的法案只反映當權派利益,乃十分平常。這次佔領立會並出現暴力,顯示的則是另一個問題:梁特上任以來,所作所為無一不強烈激化香港社會長期以來的根本矛盾,即港人與中共的政治矛盾,原先制度設計所能容之於內的社會張力因此不斷加強,突破了極限,溢出體制之外,形成暴力。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然而,「保衛東北」這個口號本身,顯然未在市民當中出現廣泛迴響,與「反國教」運動那種聲勢浩大一呼萬應,實在不可同日而語。原因很簡單:在一般市民心目中,「東北」偏遠、人口稀少,發不發展與大多數人無直接關係,不若「反國教」那樣牽涉千千萬萬家庭的切身利益。但是,事情未必如一般人想像那麼簡單,大家容易忽略的,就是「發展東北」背後的巨大而隱晦的政治含義。話也得從今天在位的這位特首開始。

此特非同彼特,梁特有高度黨性,因此大家很快已經看出,他在他的位置上的每一個動作或不動作,背後都飽含政治目的,而其任內的最高政治目的則是「港陸融合」;這個融合,無論是「先經濟、後政治」還是「寓政治於經濟」,最終都是政治融合,亦即「一國」全方位取消「兩制」。「發展東北」,第一階段目的就是推動東北生活空間的高密度港陸融合;當然還有第二、第三……等階段。這點已有論者提出過,但未受普遍重視,因為過去提得都比較零星,例外的是67日社運左翼大將朱凱迪的一篇文章「保育新界鄉郊與香港民主運動」【註一】。

朱文從英殖初期、中共建國、中英談判這幾個時期的新界戰略地位的演變,論述了「新界鄉郊是作為維持香港自治的戰略地帶,被港英政府刻意保存下來的」;文章跟着進一步揭示80年代以降、特別是1997年之後,北京如何逐步把新界的存在狀態和意義徹底改變,為最終的港陸融合做大量的準備功夫。這篇文章十分值得推介,在香港發表的當日,台灣的社運網絡便轉載了。

由於市民多未留意「保衛東北」的重大政治涵義,加上立法會內的和外的泛民都不團結,梁特渴求的「發展」撥款因此必定通過無疑。該處地產項目落成之後,大家當會發現,無論是公屋還是私樓,在市場自然因應和政策適當引導之下,入住者大部分將是所謂的「新香港人」;兩極的人與地融合於是有了緩衝,最終的政治融合便更容易實現。所需「發展」成本,當然是由不帶「新」字的香港人負擔了。行政主導之下,保證所需「發展」資金一步到位,就是本屆立會財委會主席的政治任務。
(二)白皮書說明的是中共本質
北京出了一本白皮書,鬧得香港滿城風雨。白皮書的批評者當中,有所謂「僭建論」,認為《基本法》裏明明沒有的,白皮書卻生安白造了一些「好東西」塞進去,例如:
「『兩制』是指在『一國』之內,並非等量齊觀。」(不是平排的嗎?河水井水,不是各有各、同檔次的嗎?)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可對基本法中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也可對其他條款解釋。這種解釋權來源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授權。」(不是法律條文說了就說了的嗎?還要人大常委的不斷授權嗎?難道人大常委可以像拔插蘇讓你停電那樣停止授權嗎?)
「(行政長官是)特別行政區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雙首長』」(特首除了直接領導政府,還直接領導整個行政區包括每一個市民嗎?特首原來是『特雙首』嗎?)
「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原來的《基本法》有提過「剩餘權力」這個概念嗎?)……等等。
因此而認為白皮書的要害是在《基本法》之上進行「僭建」的,可說是目前批評者當中的主流。
一方面,特府內外的當權派如林鄭月娥、梁愛詩等,則極力否定「僭建」論,認為書中所提出的各種似乎新鮮的講法,其實都不是新的,早已包含在《基本法》或相關的正式文件裏,只不過「香港社會還有一些人沒有完全適應這一重大歷史轉折,特別是對『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和基本法有模糊認識和片面理解」,以致出現了「一些在經濟社會和政制發展問題上的不正確觀點」。
平情而論,咬文嚼字引經據典的話,筆者認為當權派現時的論點的確可穩佔上風。「僭建論」者當年乃至今天,都可說是「片面理解」了《基本法》關鍵之處,對之有「模糊認識」。不過,當權派沒說出的,就是一個重要的事實:那些「片面理解」、「模糊認識」,都是中英談判時代共產黨統戰工作蓄意誤導的結果。證據活生生,大家看看今天中共如何對台灣天花龍鳳甜言蜜語,對比一下中共又是如何以另一幅臉孔對待已成囊中之物的香港,就明白了。

「六屆海峽論壇」官網登出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昨天上午在福建出席該論壇致詞時的說話:「我們理解台灣同胞在特殊歷史條件下形成的心態,尊重台灣同胞對現行社會制度、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的認同,知曉一些朋友對兩岸關係發展還有這樣那樣的顧慮,但兩岸從前的時候是一家人,現在還是一家人。兩岸關係發展如大海航行,不可能一帆風順,經歷曲折分合,產生共同又不盡相同的歷史記憶。兩岸關係向前邁進,必然會觸及到一些深層問題,關鍵是我們都要從一家人的角度出發,多一點理解,多一點尊重,多一點體諒。……對兩岸民眾、尤其是對台灣基層民眾有利的事,大家就要多做,並且努力做好;而對他們不利的事,大家都不要做。」【註二】

如此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話兒,香港人真是在求偶的時候也未必說得出口,卻給政協這位統戰機關第一號人物說活了。然而,我們可以稍為對這位俞先生的話解構一下,便可看到香港人的「片面理解」、「模糊認識」,是如何產生的。

一、對「對兩岸關係發展還有這樣那樣的顧慮」的人,這位先生尊稱之為「一家人」。但大家留意到嗎?有同樣顧慮的人,在今天的香港有兩種叫法,說好聽的就是「心態上還未回歸」,說白了就是「西奴」、「港英餘孽」、「美帝安插在香港的特務、走狗」。也就是說,回歸前有「這樣那樣的顧慮」可以,回歸之後,你就要乖乖的收起。還要注意的是,在俞先生口裏,「一家人」的說法,是過去式、現在式,而且都是無條件的;但他很小心,沒有提到未來式的「一家人」,因為未來的確不一定是「一家人」。愛國者,未來怎麼可以和西奴、餘孽、特務、走狗是「一家人」呢?

二、「一家人」什麼意思,要全面理解,特別是於「事後」要全面理解。也許俞先生沒有說,但任何人都應該明白,一家之中有一家之主,也有崽子、孽子、正室、填房;有時說得好聽一點,家裏的傭人也是「一家人」。關鍵是要知尊卑主次(你以前不為意嗎?現在還對「一家人」有「片面理解」、「模糊認識」嗎?好,就給你發一本白皮書讓你讀着開開竅)。

三、不是說要「尊重台灣同胞對現行社會制度、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的認同」嗎?那當然是的,毫無疑問。不過,大家沒有聽完整,因為前面還有一句,那個尊重,是「在特殊歷史條件下形成的心態」才值得尊重。回歸之後,以前那種「特殊歷史條件」不存在了,心態就必須跟着回歸跟着變;如果死抱從前心態,食古不化揭錯皇曆,自絕於祖國、自絕於人民,那就恕不尊重了。

四、不是說了,應該體諒兩岸人民有「不盡相同的歷史記憶」嗎?對啊,但那是還未統一之前的事情。一個統一的國家裏、單一的國體之下,學生讀同一套歷史教科書,怎可以有兩套不同的歷史記憶呢?記憶一不可靠,二可以改造,記錯了就改。就是解放後的大陸和回歸前的香港,也有不少人記錯了歷史,例如8964的歷史,不過,改了就好,不是問題。

大家看到了罷?這些講法都很合情合理。97前說的一套和現在說的一套,完整理解的話,完全一樣,哪裏有丁點的「僭建」?不過,大家也同時看到了,這位俞先生說的,雖是短短幾句話,已充滿語言陷阱,甚至句句如是;這些陷阱,再加上那些甜得教一般香港人不好意思懷疑你是裝假的話語,難道不是蓄意誤導嗎?(也許不是蓄意,而是「誠意誤導」。統戰了得的人,說那種話已經成為本性,因此是一種真情流露,無一絲虛假。)

這位俞先生說話時的那種選辭用調,香港人記憶猶新,只是再想聽到,已經不可能。不過,白皮書是官方文件,依然帶有現階段的統戰成分,語調還絕對不是最壞那種。中共今天是不會用白皮書的語調對西藏、新疆等地的少數民族說話的。如果想知道共產黨心裏真正對香港那些「對現行社會制度、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有認同、對大陸還有這樣那樣的顧慮的人」的態度,提議大家讀一讀北京《環球時報》12日的社評「香港反對派的舞台須在『一國』之下」,再對比一下俞正聲昨天對台灣人發言的甜言蜜語,就可見一斑了【註三】。

並無「僭建」,只不過港人「always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氣短集》之三十八

註一見《獨立媒體》(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3425
註二見《明報》昨天報道(http://inews.mingpao.com/htm/INews/20140615/ca71204y.htm);轉載時的標點有輕微改變。
註三見《環球網》(http://opinion.huanqiu.com/editorial/2014-06/5017753.html)。

《信報》特約評論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