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1

沈旭暉:當政變成為「民主模式」— 為何不少泰人撐軍方?

泰國軍隊發動政變後,雖然西方表明不認同,政變卻似乎獲「民意認受」。據泰國萱律實大學在政變後進行的民調,有百分之七十五點九五受訪者贊同軍方戒嚴,認為軍方干政令問題惡化的不足一成五。若民調方法符合標準,相信這支持度代表支持者橫跨兩大陣營,不能按下不理。這和一般人心目中政變「破壞民主」的形象背道而馳,值得排除對「政變」的好惡而對之作探討。

「泰國模式」或「土耳其模式」的軍人干政,和好些非洲政變上台後作威作福、搜刮民脂民膏的軍頭不同,因前兩者並非要長期執政,承諾在「任務」完成後還政於民,也(被認為)沒太多直接利益滲入其中。不少泰土兩國人民相信,軍方發動政變就是為了捍衞「正常」民主政體,是「民主」一部分,作為民主制度難以自我解決缺陷時,拯救國家之最後力量。

換句話說,泰、土軍方政變有「理論基礎」,例如土軍政變多是為了捍衞國父凱末爾(Kemal Ataturk)的六點「凱末爾主義」,特別是對「世俗主義」的堅持,當民選政府打算走激進伊斯蘭路線邁向政教不分,軍隊便出手。泰軍政變的官方原因,一般也說是為了「捍衞國家團結統一」,近年選舉無論誰勝出,敗方都不服氣,軍隊認為單靠民主實現不了穩定,就要推倒重來。

西方學者一般相信,若政府做得不好,也應讓人民以選票懲罰,哪有靠軍隊政變的道理?但在泰、土軍方眼中,以上理由不成立。首先,正如不少亞洲學者近年強調,新興民主國家發展出成熟的公民社會、精英共識政治,乃至對國家身份認同有共識前,是不容易令選舉敗方接受結果的,也不容易讓選舉超越族群認同。軍方理直氣壯認為,其政變不過是「協助」國家找尋上述共識的「捷徑」而已。軍隊也憂慮民選政府通過「欺騙選民」當選,上台後才讓激進面目原形畢露,就如土國現政府那樣。他們認為不應白白看着國家邁向悲劇,擔心再等下次選舉,國家或已遭嚴重破壞。

因此,泰、土軍方雖不斷政變,其在民間的威望與認受性還是很高,甚至有比喻稱之為三權分立以外的「第四權」。若他們弘揚所謂「第四權」的方式不是政變,國際社會會否較易接受?這也是十分有趣的問題。假設兩國改寫憲法,賦予軍隊在關鍵時刻舉行全國公投的權力,公投內容可包括解散政府與修憲,只要真正獲民眾支持,依然可達政變的效果,一切卻在「制度」內進行。這也可防範軍方濫權,減少「不受歡迎的政變」。上次泰國政變後公投修憲,就被看作是對政變投下的信任票,也許今次軍事政變後也有類似發展。

至於此「模式」是否真的匡正了民主制度的缺失,還是延緩了出現「真民主」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大家就自行判斷。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