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9

【蘋果日報】不要逼我 (688)


在近日的所謂中港矛盾當中,港方常被批評是戀殖意識作祟,是一群港英餘孽在興風作浪云云。在香港被中共收回快要17年了,我們不妨嘗試用17年這條界線作一簡單比較,看看到底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的初期管治又如何。

香港割讓初期的17年間,正好是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之前,當時香港對英人的統治非常抗拒,而首個英國在港的代理人行政官義律,即宣佈將繼續以中國法律和習俗管治香港,但廢除所有中國的酷刑。他的繼任人第一任港督砵甸乍爵士更確立了幾乎是沿用至今的司法制度。他本尊作風強硬,連同鄉也對他反感,但並未因此而做盡討英人歡心的事;相反,他強調對華人的尊重,更承諾以華人陪審團來審訊涉及華人的案件,確保當事人得到公平審訊。第二任港督戴維斯爵士雖然徵重稅徵得人神共憤,但他同時大力推動教育(不是國民教育),亦為了讓華人有簡便的民事訴訟途徑,容許地方鄉紳繼續有權主理地方事務。

第三任港督文咸爵士的能幹和公正,為香港的教育、醫療、社會民生發展奠立良好基礎。他雖然抗拒華文及中國文化,但仍親身處理對華人不公的審訊,並引入措施避免華人因不諳英國法律而遭蒙騙。接下來的寶靈爵士作為一位文人治港,沒有甚麼功績值得一提,但其女兒則對香港的教育與慈善事業有莫大貢獻。

於香港成為殖民地的第17年,在第五任港督羅便臣爵士的管治下,無論在金融、港口、基建、公共事業等都得到相當發展,令香港開始走入現代國際城市之路。他在任時遇上了開埠以來最嚴重的鼠疫,在處理的過程中,亦確立了公共衞生的架構與政府角色。

當然,各個殖民地首長也有相當的不足之處,而且英國在二戰及67年暴動等危急關頭,即時置香港於不顧亦是事實,所以不用太過美化殖民地的歷史。但開埠17年幾位港督的功績,已成香港近代社會發展的基石,是不容置疑的。

現在讓我們在百多年後,總結香港成為特區後17年的光景,經篩選的領導人又為香港做過甚麼?首先八萬五政策令港人置業夢碎,加上沙士的重創,香港出現了兩個具有相當破壞性的名詞——負資產和自由行。然後,我們的人口政策離奇地交由醫院產科的營業額決定,香港的居留權由產科醫生決定和賤賣,為內地孕婦開闢移民香港的捷徑。接下來的日子,我們的法治、廉潔、公平、制度、紀律、秩序一一被破壞。上文提到,開埠17年,香港開始走入現代國際城市之路;但有誰會想到,回歸17年,香港正被脅持進入內地城市之路。

誠然,英國對她的殖民地子民並非疼愛有加,只是在英治時期,管治及民生的基礎,大都建立於「法」和「理」之上,而西方社會所說的法和理,是附帶有歷史性、社會性、邏輯性和以人為本的。但在現代中國,歷史是忌諱,法、理、社會和邏輯,都只有兩個簡單的基礎:金錢和濫權。所以中共政府不明白,中國這麼富有,又是主權國,錢和權都在我手,為甚麼你們這班香港刁民還不就範。於是用更多的錢,去吸納官方與民間更多的「濫權」機會。彷彿只要用這簡單的中國式邏輯,就能解釋香港社會所面對的問題;所以,與其說是矛盾,不如說是中國特色與普世價值的鴻溝。

而香港在親共政權的管治下,已急速融入金錢和濫權這中共特色萬應錦囊,在處理大小事項,完全未尊重和理順人民的意見訴求,舊日再趾高氣揚的洋港督,也不會跟人民決裂到如斯地步。於是香港成為特區的17年,發展由緩慢、停滯以至目前的急速下滑。當各大膠報喉舌和受薪五毛在痛罵香港人戀殖,有沒有想過這種心態是逼出來的?

如果要打一個比喻,香港倒退到甚麼地步,讓我告訴你,據晚清外交官張德彝在《航海述奇》中描述,香港政府在1860年已立例禁止在大街上隨地便溺,但2014年的香港政府叫香港人要包容在街上便溺的人,把民智推到150多年前,這種政府有誰會受得了?


【蘋果論壇網上版現已推出!除收錄《蘋果日報》論壇版的足本全文外,更開設網上論壇刊登更多讀者投稿,請瀏覽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eature/onlineforum ,投稿網上論壇可電郵到onlineforum@appledaily.com】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