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1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一流人才忽喉舌上身做三流政棍 (838)

曾鈺成出席一個午餐會演講時,引述梁振英在回歸前接受傳媒訪問,被問到會否選特首,梁說不會,並指:「在香港,一流人才從商,三流人才從政」。曾鈺成隨後又說,希望香港有普選後,不能夠給三流人才作主,「多些一流人才作主!」幾乎已點明非普選的現狀,是三流人才作主啦。
縱觀回歸17年香港的變化,其實已逐漸打破「一流人才從商,三流人才從政」這個定律了,而是不管從商還是從政,實際上都是在從政。且看九倉主席吳光正出席股東會時,用了近一小時去講香港的普選,你說他是在從商還是在從政?談話中更曲解《中英聯合聲明》,講明香港不應有真普選,說「如果有真普選,咁咪即係有『假基本法』、『假回歸』?」他多番強調,自己不代表中央或任何人發言。作為一個商人,本來沒有人認為他代表中央發言,但他這樣此地無銀三百兩,就使人覺得他不是從商而是從政矣。
再看李嘉誠、李兆基、陳啟宗,一個個從商者都忽然齊齊反佔中。他們投資國際市場,也是選有民主制度保障的國家,何以對香港爭取真普選的佔中運動就有如此反應?陳啟宗還說「佔中,……如果發生在美國,早就被捕入獄了」。他怎麼會不知道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受到紐約市長支持呢?說白了,就是這些從商者都忽然中共喉舌上身去從政也。
既從商又從政,本來也沒有問題。但在專權政治陰影下從政,就不是以信念為主的從政,而是以利益為主導的從政。從政者不會有自己的獨立意見,一切以極權政治的掌權者意志為依歸。這種政治語言,用英國作家奧威爾的話來說:「就是讓謊言聽來真實,讓謀殺受人尊敬,讓純粹的空談顯得無懈可擊的語言。」這麼說,還算是有點技巧的政治語言,實際上,專權政治君臨香港的政治語言,是連這種技巧都不再講究,根本就是赤裸裸說謊了。
所有的大陸所謂學者,甚麼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你相信他們講的是自己的意見嗎?何以都跟中共高幹喬曉陽、李飛之類如此一致?很明顯,他們也不是甚麼學者,而是從政者,說的都是「讓謊言聽來真實」的政治語言。
利益主導的從政者,他們的意見是隨利益而擺動的,並無信念的堅持。早前葉劉淑儀在特首答問大會上說,佔中的理念和本質,和西方真正的公民抗命是有所不同的。行騙長官回答說:概念確實是不同。但前天,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一公開場合就強調:佔中是以公民抗命形式進行,公民抗命必然會涉及違法行為。究竟佔中是不是公民抗命,至少行騙長官與律政司司長就看法迥異也。這是他們在中央強烈反佔中的原則下,「讓謊言聽來真實」的各自發揮。
曾鈺成在午餐會上,又指中央政策組不應淪為只是做民意調查的機構。他說政府施政碰上如此多困難,部份原因是因為沒有認真和深入的政策研究。他憶述,以往英國殖民地政府會委聘一些國際專家,就香港的教育、公務員、房屋、交通等方面進行認真和深入的政策研究,回歸後已不復見:「自回歸以來,政府冇就任何一項政策進行過全面、科學、深入嘅政策研究。」
港英時代,崇尚精英管治。當年對各方面政策作深入研究,都是找些基地在新西蘭、愛爾蘭、加拿大等地,與香港全無利益瓜葛的國際顧問公司作研究和提出報告的,報告交給成員獨立的特設委員會審查,其後提交行政局審議。
回歸後,已不見有國際顧問調查這回事。各有關委員會的組成,帶酬庸色彩。即使是設於香港的國際顧問公司,也出現了免費電視報告被政府扭曲事件。精英管治名存實亡,公務員中立變成「立中」,即要站在中共國的政治立場。香港商界、專業人士、公務員等精英,這些曾經是穩定社會的力量,都變成倒向中共的從政者,也都變成「三流人才」也。
我們真是毋須花時間去認真反駁所有這些政治掛帥的人,不管他是周南、饒戈平,還是吳光正,不管他是大商家、學者、外交官,還是出身於公務員精英,講政治時都只是專權政治的應聲蟲,是沒有個人意志的小角色。比如周南的恫嚇,根本不是他個人意見,而且他這樣講正說明中共對佔中的恐懼。所以,你認真就儍了。在專權政治的蹂躪下,香港已漸漸沒有一流人才,而是全面滑向三流政治人才經營和管治社會。除了6.22投票,除了佔中,香港人沒有走出困境的其他選擇。(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壹錘定音】星期一至五,早上8點開咪!
http://hammerout.hk

立即更新《蘋果動新聞》app
https://bitly.com/AppleDailyiOSApp
https://bitly.com/appledailyandroidapp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