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6

庫斯克:他們看不順眼的世代 (628)

現在的80-90後,是第一個互聯網世代,那些50歲以上的人不會明白為什麼他們對社會有那麼多不滿、不會明白他們的怎樣組織起來、不會明白他們為什麼對公義之類不能當飯吃的價值觀那麼執著。

他們不會明白,這互聯網世代,比起上幾代人同一年齡的時候見到的東西很不同。上幾代人,他們大部份在中小學階段的時候,還是在一個非政治化的溫室(除非在左校讀書)長大,他們在高中的時候,絕大部份都不知道什麼是三權分立、社會契約、民權運動、文革、國際人權公約、平權、左右翼的分別等等,很多人到大學畢業到工作,對這些概念也是一知半解,他們有時間,也花在考專業試、研究股票、樓市、兒女入學秘笈等。在他們眼中,官員、高等華人、教授、電視就是權威,是不能質疑的。

他們看不起和看不順眼的那些新生代,懂事的時候已經會上網,上網是像呼吸一樣平常的事。他們每天上網,大部份時間都是在打機、煲劇、看漫畫、看成人電影、看綜藝節目、自拍放上網、Facebook/Whatsapp八掛朋友圈子的消息,可是,他們總會有一點時間會看到有人分享「其他東西」,例如動物權益、平權運動、印度強姦案、烏克蘭抗爭、反高鐵運動、反國教運動、小圈子選舉、梁振英如何說謊、李旺陽慘案、烏坎事件等等。現在的青少年,看過Michael Sandel公開課的比例,一定比中老年人看過的比例多。他們所認知的世界,跟上幾代已經很不一樣,他們認為重要的東西,也跟上幾代人很不一樣,在他們的世界,官員、高等華人、教授、電視不再是權威,而是能夠直接對質的。

70後嘛,剛好在那些50歲和互聯網世代中間,見證了由沒有互聯網到有互聯網的世界。大部份70後都已經步入不能回頭的人生階段,成了和理非,他們跟50歲以上那些人的分別是,他們對互聯網上的東西不完全陌生,只是他們覺得那些東西已經不再重要,有時候他們會受社會氣氛感染而站出來,但更多時間他們還是樂在那感覺良好的Matrix裡面。70後裡面還有一些人,還是buy那些不能當飯吃的公義,但他們會被認為是不切實際/激進/反社會。

這種世代矛盾在已發展地區很普遍,在歐美和亞洲社會,他們的嬰兒潮世代看Gen-X(X世代,大約等於70後)不順眼,Gen-X看Millennials*(千禧世代,大約是80-90後的互聯網世代*)不順眼。嬰兒潮世代安於現狀,Gen-X努力嚐試跟隨遊戲規則分一杯羹,Millennials則不斷以上幾代人意想不到的手法衝擊他們認為有問題的建制,往往Millennials的手法和早熟往往令掌權的嬰兒溯世代吃驚--大家可能還有印象,反國教期間,蔣麗芸還是不停重覆說「有家長說子女會學壞」;而在台灣太陽花學運期間,那些高官如何出洋相。

你可能會問,所有社會都有些人政治上比較保守、世代之爭也很平常,那有什麼問題呢?在其他地方可能問題不大,但香港不同。香港正處於「民主化vs大陸化」的生死存亡之秋,當樂於活在Matrix裡面的人還是佔多數的時候,他們就成了中共阻撓民主化和加速大陸化的幫兇。

現在嘛,其實不只香港整體社會如此,就連泛民主派也出現這種現象。不少老一輩的泛民大老,他們不單失去了年輕時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意志,甚至連跟他們年輕時一樣的新世代也被他們斥責訓示,彷彿只有他們才是「務實理性」,但實際上是待價而沽,當人們質疑他們的時候,就被他們批評是激進。

當大家聽到身邊40歲以上朋友,看著無線重覆立法會衝突場面和官員譴責聲明但完全不提示威者提出的質疑,然後說「個社會好亂囉」的時候#,就會明白我在說什麼。

_07GA007_
(明報圖片)

注:

# 究竟有什麼東西是無線不會讓香港人知道的?成名教授在Facebook寫得很清楚:連結

* 千禧世代(Millennials)並不是指2000年後出世的一代,而是指進入21世紀時已經懂事的那一代。詳見《「我我我世代」- 愛自拍的一代如何影響世界?

延伸閱讀: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