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30

【am730】陳雲:做了鬼,才是人 (345)


客家諺語,說「善人惡鬼」,就是說生平善良的人,死後也許變成惡毒的鬼。這是父老提醒子孫,祖先過世之後在夢境或屋裡現身,要多加提防,不可盡信其言。有時是山精鬼怪化作祖先之形,前來求取衣食,或只是無聊,做鬼做得不安分,捉弄生人為樂。
修行者於夢中有時會見到神佛菩薩,是真是假,難以斷定。督促你勤力修行、懺悔過錯的,當然是真佛。慫恿你做僥倖的事,害人的事,就要問明正身。可以唸南無觀世音菩薩,對方不怕佛號,也許是真佛,也許是法力高強的妖精,可以請對方跟住唸,對方跟住唸,就是佛菩薩了。為甚麼佛會唸佛呢?因為求人不如求己。
上面的話,都是真理,你見得佛,一問就知道。回來說,人死了變成鬼,不論生前是善是惡,有否功勞,即使是年輕夭折的,都享受祭祀和供奉。夭折的,未成年的,至少也享有下葬一刻的食物供奉。在人類文明史,祭鬼是人類進入文明的界限。人脫離了貧富和功勳,得到最低限度的供奉,即是一塊棺板,茅草覆蓋屍身,餵食和食物陪葬。不論是埋在地裡,藏在洞穴,或如某些島嶼部落,放在小船裡流放大海,都有供奉。富貴或有功勳的,當然豐厚一些,但最貧賤的,也有一份。
喪禮有奢侈有節儉,但供奉先人卻是平等的。這是最早的人權觀念,儘管是在死後才實踐。因為生前實踐人權,需要很多社會制度,古代沒有這些條件,因此只能寄託於死人世界。
用食物來供奉,是往昔食物珍貴,是族群生存之所繫,故此用分配食物來奠定禮法。華夏經典《禮記》的《禮運》篇如是寫:「夫禮之初,始諸飲食。其燔黍捭豚,汙尊而抔飲,蕢桴而土鼓,猶若可以致其敬於鬼神。及其死也,升屋而號,告曰:『皋某複。』然後飯腥而苴孰。」
原本的禮儀,來自飲食。燒粟粒、烤小豬,在地上挖窟窿當做酒壺,用手掬水當酒杯飲水,用茅草紮鼓槌,擊打土鼓,他們用這個方法來敬拜鬼神。死了之後,爬上屋頂呼召靈魂,叫喊「喂,回來啊!」死者不復生之後,便用生米塞在死者口裡,用草葉包裹熟食給死者陪葬。
這是華夏最古老的葬禮,幾十年前的鄉村社會,都是依循這套葬禮。《孟子》說的「養生送死」,廣東俗語「生養死葬」。今日的葬禮,當然加上衣服或金銀衣紙。放熟食的就少了。佛教來華之後,有了陰曹地府的觀念,然則地府不過是懲罰的地方,華人卻自行添加其他社會功能,變得可以用鈔票買飯食。就好像有些國家只是地府,卻可以發鈔來香港買貨物。這些假設都很危險。
周一刊登
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
《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