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8

沈旭暉:波斯尼亞國家隊「大和解」有多成功?

還記得三年前,筆者身在波斯尼亞,大街小巷攤檔都有球星迪斯高(Edin Dzeko)的球衣售賣,和當地人談起這位效力英超球會曼城的前鋒,他們都與有榮焉。但不遠處,就有當年內戰留下來的破屋群,公園告示板仍貼滿失蹤親友的照片。當時就想,究竟波斯尼亞國家隊是否真的讓塞爾維亞、克羅地亞、穆斯林三族人民「一笑泯恩仇」?這次他們歷史性打入世界盃決賽周,國人雀躍嗎?

據公開資訊,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單是波斯尼亞聯賽的演化,彷彿證明了融和的可能。南斯拉夫解體初年,波斯尼亞三族混戰,球場上也有各自的聯賽。後來穆斯林和克族結盟,組成「波黑聯邦」,雙方聯賽多了交往,由各自的冠軍隊踢附加賽,決定誰代表波黑踢歐洲賽。

到二○○○年,雙方建立「波黑聯賽」;再多等兩年,塞族人聯賽也終告加入。波斯尼亞足總本來和國家元首一樣,由三族人輪流擔任,但這符合「國情」的做法在二○一一年被迫取消,因國際足協通過禁止參加國際賽,強行促成改革(這也是國際足協會長白禮達自豪的政績)。波斯尼亞國家隊也做到種族融和,主力包含三族代表,球員有不同宗教信仰,球隊上下合作無間,完全不像來自十多年前的死敵族群。這樣看來,波斯尼亞似乎已是一個「正常國家」,球場外尋找商機的財金界也如此研判。

潛藏分歧 和平脆弱

但樂觀背後不能掩藏一個事實,就是對波斯尼亞的塞族人與克族人而言,同胞的母體塞爾維亞和克羅地亞就在身旁,那裏始終是他們主要忠誠所在。在這個百廢待興的國家,近年雖多了國際投資者進入,個別城市經濟起飛,但目前全國失業率高達四成四,根本不可能留着塞族及克族的青壯人口。波斯尼亞維持着脆弱的和平,只因西方促成三方簽訂《代頓協定》,並以強制手段背書,任何一方反悔,代價會是失去歐盟援助和大國保護。

問題是三方至今都不滿意協定。穆斯林認為在南斯拉夫時代,波斯尼亞本來就劃歸他們主導,現在四分五裂的制度本應廢除,無論是否發表「白皮書」,終極目標都是「一國一制」。塞族則要求進一步分權,連科索沃也成功獨立,令他們認為「塞族共和國」更有資格獨立。克族當年與穆斯林結盟,只是迫於無奈的選擇,現在雖也是三大族之一,但「波黑聯邦」被穆斯林主導,變相令其地位下降,所以希望廢除「波黑聯邦」,建立和塞族及穆斯林平起平坐的「國內第三國」。

結果在世界盃,波斯尼亞塞族人主要還是支持塞爾維亞國家隊,克族人則擁護克羅地亞國家隊,波斯尼亞「國家隊」的鐵桿支持者僅穆斯林。在「塞族共和國」,電視台甚少播放波斯尼亞國家隊的比賽,群眾也沒為國家隊晉身決賽周大事慶祝。

國家隊雖三族融和,主導目前二十三人代表隊的卻還是穆斯林,有十五人之多,這和他們的人口比例乃至足球水平,都不完全相符。隊中球員確實相處融洽,但另一客觀事實是,除了迪斯高等個別例子,他們無論來自哪一族,不少是海歸的、「離地」的,無直接經歷過國內慘烈歷史,但期望「在地」的同胞都有同樣胸襟就不現實。

國家隊「大和解」,不等於波斯尼亞已全面「大和解」,兩者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