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3

【熱血時報】LadyKylie:守護粵英雙語,抵抗中國滅港 (1654)


有朋友問「打造」及「亮點」這些「匪語」,香港中文正寫是甚麼?這問題問得超好……

當在你去思考這些詞語的「正統」中文是甚麼,你就會發覺它們根本是由很多意思相近、用法不同的詞語,被胡亂地組合而變成意思極為籠統「匪語」。例如,「打造」可以演繹成研發、改革、製造、經營、締造等 ;「亮點」亦一樣,可以演繹成突出、焦點、吸引之處、重點等。 這些字眼,如要變回正常的中文,是要看看整句句子而選擇最適合的字詞代入。

若一個人本身的 vocabulary(生字/詞彙)認識太少,便只能用這些籠統的「匪語」蒙混過去,說不出準確的意義。這種模糊意義、影響思考的「匪語」,除了證明說的人解釋不了本身想表達的,也會影響到接收者的理解。近年在各大傳媒及廣告中,我們也經常聽到這類詞語,「打造完美妝容」、「打造時尚」、「打造更好未來」……甚麼都「打造」,甚麼都「優化」,全部沒有實際意思,感覺像是用這些模糊的詞語把不知如何選擇適合詞彙填充的句子處理掉似的。這亦可以說明,「匪語」能使整個使用這種文字體系的族群的思考能力降低。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詞彙越豐富,所形能容的事物便可以更細緻,人們的思考便會因此而變得更細密;若人們表達內心感受的字眼更多更準確,便更加能夠在互相溝通的過程中更加深入理解對方的真正想表達的思想。

同樣的情況,對香港的另一官方語言──英語,亦有著破壞性的影響。香港人中英文水平也在1997年後急降,英文被所謂的「母語教學」取代,使香港學生學習英語詞彙的機會減少。所謂的「母語教學」,根本是像所謂的通識科一樣,表面是轉學制,實際是為滅港教育鋪路,或者說得更準確是用之以「過渡」。再簡單一點,先來看這個「演化」:

本來狀況

過渡手段

目標

香港英文中學

母語教學

普通話教中文

中國歷史課

通識科略教

洗腦國民教

一下子由英中變普教中,火太猛了,溫水煮蛙才好,所以要設法「順利過渡」。美其名以中文代替英文來教授英語以外的科目,實際是想減低香港人學英文的機會。英治年代,當局考慮到大部份香港家庭在家使用粵語,明白到即使課堂上以英文課本為主的非英語科目,有些學校老師是仍會因學生的程度而選用以粵語教授(英文課本,粵語教),然而這個被評為「偽英語教學」的教授方式事實上並非如此負面,因為香港學生亦最少能從化學、生物、數學等非語文科目中學得更多英語及中文詞彙──同時學到中文詞彙是因為學生邊學英語也要明白中文的意思,會去查字典,這樣便會在不知不覺間學多了一個中文及英文詞語,既方便又快捷。在一個粵語為主的環璄,要讓學生精通官方雙語,一科英文加一科英語閱讀是不夠的,如何讓香港人同時學得粵語又能掌握英語,在英治年代得到精心安排,殖民地選擇了比較有效的方法及教育制度。

九七後,中國傀儡政權香港特區政府主張改用母語教學,宣揚「用母語讓學生能更容易學習」,其實是為普通話教育鋪路。先殺英文,讓你更依賴中文,再開大火喉推廣「普通話教中文」。奇怪了,在「普教中vs粵教中」的議題上,為甚麼卻又不返回「用母語讓學生能更容易學習」的論調呢?要粵語學生們使用普通話學習中文,根本就跟他們當年殺英中的理由背道而馳,不成道理。

當年有中國歷史課,雖然個人認為內容依然十份偏頗,然而英治年代教育政策裡也想香港人認識這個北方鄰國的歷史。九七過後數年後,中國歷史開始失去必修科的地位,課程內容成為了洗腦成份重的通識科的一部分,順利了,再企圖推行「洗腦國民教育」,若不是香港人終於有中國想滅港的醒覺,兩年前出來大力反對,「國民教育」已經獨立成科,影響學生的升學前途了。然而即使「國民教育」最後被擱置,但用以過渡的「通識科」也可以用作洗腦功具,繼續進行下一步的洗腦國民教育──現在大量洗腦課程在中文課之內,有些學校居然要學生去昇這枝代表殺人無數的血腥紅旗,叫你愛這個「國家」,不准認自己是香港人要認中國人等,極之恐怖。

再返回香港的英語問題。筆者多次重申,香港人有必要學好英語:粵語要守護,英語也不能失去。嚴格來說,英語不是外語,因為香港的官方是粵英雙語,這不是為了甚麼國際大都會或只為做生意,英語本是香港百多年傳統的一部份。最重要的是要明白到:英文不好不要緊,文法有錯可再改善。多學多用多寫,有心學最重要;若怕被人說差就用都不用,便一定學不了──香港人太怕「瘀」,但語言的東西不用一定不會進步。要明白,非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即使英語已十分流利,最初也一定有過英文差的時候,我們不應取笑有心學習的人,也不要怕被人取笑。

現在這時勢,除了社交/工作/旅遊之外,英語對港人更重大的意義,是要面對中國在世界媒體滲透及抺黑香港人的事實。中國鋪天蓋地的抺黑,香港人留港或是移民也逃不了這些在外國人眼中的印象。為自己,為香港,為下一代,好好學習,文法等當然重要,也請不忘要多看英文新聞、名人傳記、歷史、神話、哲學等書籍。日常使用的英語不難學,多講就會好。學英文跟學中文一樣,多看書本除了幫助增加認識詞彙及句字寫作,還能增廣見聞,讓思考更全面更多角度,及更容易看穿文字遊戲和誤導思考的文章和政治洗腦,這是單上課學不到的。

總括來說,除了以上解譯英文學習機會被滅少,殘體字及中國的匪語的引入亦過份簡化思考。此舉除了毀滅香港的粵英雙語傳統,也是令香港的語言變成 George Orwell 的世界名著《1984》裡的「newspeak」(新語)一樣:

Don't you see that the whole aim of Newspeak is to narrow the range of thought? In the end we shall make thought-crime literally impossible, because there will be no words in which to express it. Every concept that can ever be needed will be expressed by exactly one word, with its meaning rigidly defined and its subsidiary meanings rubbed out and forgotten .... Every year fewer and fewer words, and the range of consciousness always a little smaller. Even now, of course, there's no reason or excuse for committing thoughtcrime.(你難道不明白,新語的目的就是要縮小思想的範圍?最後我們要使得大家不可能思想犯罪,因為沒有詞彙可以表達。必須的詞彙,就簡化為一個詞,並嚴格控制其含義,刪除一切附帶的意象......詞彙越來越少,思想的範圍就越來越小。沒有人可以有理由或藉口思想犯罪。)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