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4

【Yahoo】陳雲:香港人,請誠實面對六四 (1348)



圖片:Getty Images圖片:Getty Images

請香港同胞記住六四屠殺,也誠懇面對六四屠殺。一九八九年,面對天安門民運,香港人的態度是曖昧的、自保的。我們沒有像先輩在清末面對辛亥革命那樣,投入興中會,為革命流第一滴血;我們也沒有像先輩面對戰前的省港大罷工(1925-1926)那樣,本地工人傾巢而出,行路上廣州,參與廣州大罷工。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民運,我們在隔岸觀火,事前採取物質支援,事後幫忙民運學生流亡海外(中間有外國情報部門參與),香港當然有人上去北京和武漢等地參與靜坐和聯絡,但鎮壓之前已經雞飛狗走,沒一個香港同胞為六四犧牲性命的。

這是為什麼?因為我們在戰後五十年來(1945-1989)的本土社會建設,已經採取了中港區隔的態度,活在英國政府經營和保護的香港城邦之內,統治中國不再是仍講究點禮法的滿洲王朝或民國政府,而是殘暴不仁的共產專政,這點我們是很清楚的,我們只是間接支援中國民運,寄望香港搭上中國民主的便車(free rider),但不會像當年定居香港的楊衢雲先生那樣,為辛亥革命流第一滴血。一開始,我們對天安門民運,已經採取中港區隔的態度,請各位自我反省,你要是為六四而熱血沸騰,以為參與中國民運的話,你是虛偽的,不誠實的。故此,六四紀念的本土化,只是香港人重新誠懇面對自己,面對中港區隔的心理現實。過去的六四紀念,由支聯會代理,由他們在祭壇代念冠冕堂皇的悼詞,行禮如儀二十幾年,是因為我們不敢探討自己的內心真實。



原文連結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沒一個香港同胞為六四犧牲性命的。"

為六四犧牲性命的人大約只有數千人, 許多還是不知姓名的人士, 香港人沒有犧牲性命毫不出奇(但死了的人當中有香港人也不出奇), 但不少香港人冒著性命危險報道六四屠城, 甚至冒死拯救被中共追殺或通緝的人, 他們沒有犧牲性命是不幸中之大幸, 而非如陳雲所暗示是隔岸觀火, 沒有參與中國民運.

Anonymous said...

中港區隔的態度, 1989.6.4之前是因涉及黨內政爭, 不少港人視為政治, 抱觀望態度,
當時資訊沒有現時流通. 以為聚在北京的人己夠多, 要求改革. 港人也希望改革成功, 不是期望革命, 不是運炸彈去炸中南海的人. 當然不會上去北京準備流血.

64之後, 因中共多方過失(如4.26社論將運動定性...出坦克..) 不必要地搞到多人死傷,
成為一場中共本可避免的歷史悲劇. 這些本來觀望的港人, 視之為不正義事件,
他們此後年年出來喊平反六四, 不是為了民主運動, 是為人道, 正義,
給枉死的人及他們未去世的家屬一點公平對待.
喊平反六四, 為六四而熱血沸騰, 不一定是為參與民運.

Anonymous said...

"但鎮壓之前已經雞飛狗走,沒一個香港同胞為六四犧牲性命的。"
留下犧牲就等於不是"採取了中港區隔的態度" 嗎? 是無謂犧牲! 戒嚴你不離開, 難道你有軍火和他們血拚必勝嗎?
劉曉波四君子也勸諭學生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