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8

【主場新聞】香灣人:臺灣獨立樂團的「問誰未發聲」 (5049)

一直以來,我都對音樂有一種不變的信仰:她不只是無關痛癢陶冶性情培養所謂高尚情操的興趣,更不是商業考量的致富價值觀;我對音樂有著執迷不悟的傾向,期待她能成為改變的酵母,革命的支援力量。

一首可以引起很多共鳴頻率的作品,足以引發最大公約數的傳播,如果那不是一首通俗的情歌,那就必然有其成就另一種「流行」的原因,足以讓人自我檢視重新思考現狀,繼而以行動突破困境的革命之歌。

我相信「問誰未發聲」就是一首這樣的歌曲,她不是激情澎湃的 "Power to the people",也非百忍成金的 "We shall overcome",她符合了現在流行的「非暴力抗爭」元素,熟悉的旋律+沖擊思想的歌詞,讓人口唱心和,達到作為一個人的最基本追求。

這歌詞的純粹價值觀已經超越單一的訴求,成為跨性別年齡、跨文化背景、跨階級跨宗教信仰,可以最快速度傳唱的歌謠。她通情但不俗氣,感動卻不煽情。

不過雖然如此,願意藉唱這歌表態的,目前好像除了黃秋生這位最知名的藝人之外,就只有素人。假如跟臺灣的樂團/音樂人作比較,臺灣的他們真的比較有Guts。臺灣獨立樂團在很多社會運動場合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舉例在三月臺灣的「反不對等服貿協議運動」 (即大家說的「太陽花運動」,這名字真的很有問題,這運動的初衷跟本質明明就跟太陽花無關,所以請容我堅持是「反不對等服貿協議運動」) ,從佔領前的晚上開始,就已經有獨立樂團為運動站台(林生祥/勞動服務/農村武裝青年等) ,之後佔領開始後20多天的每個晚上,NGO團體除了安排有關服貿和其他相關的公民論壇和課程外,在晚上六點至九點都以樂團演出為節目,讓大家下班後一起來聲援。我在這期間也協助排團和舞監的工作,令人鼓舞的是大家義不容辭的反應,沒有幾個人在擔心秋後算帳白色恐佈,不是不會有,而是大家的信念比這些恐嚇強大。

在兩年前,我也在臺灣發起「支持香港學民思潮反洗腦國民教育行動」,邀訪了很多獨立樂團的朋友發表支持與想法,做了這片子放在網路上作為支持:

這次重唱「問誰未發聲」的行動,臺灣獨立樂團和很多的NGO團體和暴民朋友,再次願意在極短的時間,「排除萬難」來學習音調繁複的廣東話,除了因為支持香港邁向更民主之外,他們對這歌詞所傳達的理念也必定認同和有感覺,才可能達到如此熱烈的反應。

我10來歲開始聽美國民謠,接觸很多藉音樂來反映當下(反戰、追求公義) 的歌曲,這些歌曲對我影響至現在。今時今日我對音樂的熱誠不退,音樂的消費仍舊佔據我生活支出的最大部分。我很想說我相信音樂,但我很怕你們會聯想到那個五月天的品牌。我必需說明我相信的音樂跟那個「相信音樂」的價值觀並不一致,雖然同樣的四個字,但追求的、信仰的其實南轅北轍。

我相信音樂可以幫助人面對困難、克服挑戰,為爭取更公義的世界無所畏懼的發聲,我從很多忠誠於音樂的獨立音樂人身上看到感受到這些優秀的特質,他們相信的音樂,不在改善自己生活得更奢華,因此他們絕對不曾懼怕唱了「問誰未發聲」會減少其人民幣存款,或者不能去香港演出。

再次感謝所有參與的臺灣獨立樂人,和因為工作撞期未能到場的大家,謹代表香港人對你們無私的支持致萬分謝意。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