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5

【獨立媒體】Sunny Leung:若眼見不義而苟且偷生,做人來幹甚麼? (2519)

(編按:作者為社工學聯會員,6月13日反東北示威行動被捕者之一。題為編輯所擬。)

過了一天,心情仍然難以平復,思緒未能好好處理。今天的精神一直緊繃,只要稍為聽到和拖動鐵馬類似的聲音,人就會停頓,彷彿草木皆兵。

昨天場景現在只要一閉起眼就會見到,當扶起被警察推倒的戰友後,頭髮立即被一隻粗暴的手扯住,痛得來不及反應,只聽到軍裝大叫:「拉佢!拉住呢件x街!」,不消三數秒,身邊被數名軍裝圍堵(今日在報紙上見到約有十名軍裝),四肢各被最少一人握住,之後開始被扭捏,我從來不能想像手腳可以屈至如此角度;同時,頭的兩則被重擊,眼鏡飛脫,有少少昏迷感覺。我仍然清楚記得四圍的軍裝不斷起哄,「打x佢啦!」、「x你老母丫,仲想走」、「出得黎就預左比人打啦!」…

過程中繼續被他們以陰險技倆招呼,摙下陰、捏大腿內則、扭關節等。大約十秒內,應該到了大量記者旁,他們立即把我按倒地上,還大叫:「你唔好再侑呀!」但當時這麼多人招呼我,真不明白他如此呼叫動機何在,彷彿我能以一打十。上了手扣,他們立即把我掉進一間黑房,我橫倒地上,全身關節極痛。有兩名軍裝不斷向我喊話「唔洗做戲喇,無記者啦,個遊戲玩完喇」、「衝得就預左比人打嫁啦,唔打得就唔好出黎啦」

以上片段全為個人真實經歷

有人事後問我,你不怕嗎?
我怕,怕得要死
在被拘捕後,有朋友說要立即到場聲援,我當時很怕
我怕警察會更暴力地對待我的朋友
我怕東北的居民會被警察傷害
我怕傳媒會把我們的形象素做成暴民
我怕我們所提出的訴求不被社會所留意

靜下來後,有人問我「你咁衝,前途點算呀?」
老實說,其實我都會擔心,但我永不後悔。
若今日眼見不義之事在眼前發生,我仍為不實際的未來而選擇苟且偷生,那做人來幹甚麼!?

香港市民,當你們看到我們的衝擊認為我們是暴民時,請你們認清是政權的暴力逼使我們反抗

香港警察,當你們執法時請你們記清楚你們要守護的是香港市民,而非成為政權工具

香港政府,當你們以為你們的特權可以肆無忌憚地操控社會,請你們知道我們永不放棄,我們會一直抗爭,直至人民得到勝利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