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4

【輔仁媒體】賽德克:給警察的一封信 (4496)

Sherman Wong 攝

Sherman Wong 攝

曾經何時,我同好多人一樣,討厭香港警察,討厭你地助紂為虐,討厭你地為錢而淪為極權者嘅走狗。的而且確,指責係容易嘅,我曾經都講過,Albert Speer,施佩爾,希特拉嘅御用建築師,不問政事,剩係幫希德拉起軍事工程,但二戰結束之後,佢照被判戰爭罪,判監廿年。要鬧嘅,好容易就可以將香港警察同施佩爾類比,然後鬧你地不得好死。

但當我踏入社會之後,對於黃子華嘅「搵食啫、犯法呀,我想架」身同感受,的確喺呢個社會生存,我地多多少少都做住好多身不由己嘅嘢。下下講理想講熱血,係就係浪漫,但米都無粒落肚,之後都會死得好浪漫。你出賣良心同政府做嘢,打工仔又何嘗唔係出賣自由幫老闆賣命,五十步笑百步,其實我無乜資格可以鬧你。大家都係香港人,我去惠康你去百佳,我入七仔你入OK,咪又係幫地產商打工。

之但係,出賣良心還出賣良心,無人叫你博老命,一定要同政府企同一陣線啫。係,我地出賣自由,寫字樓人人心知,老闆面前咪扮下嘢囉,老闆走左,咪又係吹水上facebook,無人會同佢仆心仆命,無人會同惰性撐到行。咁點解你地處理示威嘅時候,一定要同示威者有你無我,恨不得個個焦頭爛額斷手斷腳?接指令還接指令,清場還清場,點解一定要兇神惡煞,抬人嘅時候,又點解要又出陰力又搣肉又盛?「打份工啫」——你話,「咁做乜要咁博?」——我問。坐喺立法會嘅吳亮聲,會多謝四大地產商畀錢佢使,坐喺政府總部嘅梁振英,會多謝共產黨畀佢衣食,佢地日日使黑錢飲紅酒,風流快活,但你做生做死,多極都係攞緊嗰三萬五萬人工咋。

上頭叫你噴胡椒噴霧,你係咪一定要對住人隻眼近距離施射?如果六四重臨,指揮官叫你射殺平民,你會瞄準目標一槍爆頭,定會特登射過啲槍下留人?

我唔係要求你即刻除低制服,工都唔要去反政府,我只係想,你執行職務嘅同時,可唔可以用你嘅理性,盡可能善待示威者?我嘅敵人唔係你,市民嘅敵人唔係警察,你為香港維持治安,我都係為香港爭取公義。如果下次咁唔好彩,喺立法會見到你,你對我輕手,我咪講少句粗口囉。

朋友,等你放工之後,我都想同你睇波飲啤酒架。



原文連結



1 comment:

山今至慧 said...

香港警察淪為極權打壓市民的工具,現名叫:武警或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