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8

王岸然:防暴隊已出 解放軍不遠 (170)

 Picture

防暴隊已出 解放軍不遠    

據聞梁振英2003年面對五十萬市民上街還照樣支持第23條立法時說過,香港遲早要出動防暴隊應付民眾。自從「佔中」成為議題之後,中共已不止一次放話,香港一亂就要進入緊急狀態,解放軍就會出營平暴。這些訊息大家清楚嗎?

十分清楚,So What?香港人是嚇大的,再嚇也是枉然的。

心理學有樣東西叫自證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筆者日漸相信解放軍快會在中環出現,街頭街尾各企數人,保證「佔中」不會出現;中環既已遭解放軍佔領,戴耀廷教授安心回大學教法律可也,因為已無中可佔了。

香港人真是長年累月被人嚇——被港英政府嚇,不接受《中英聯合聲明》就什麼保障也沒有,就要給中共直接統治。結果還不是一樣?中共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聲稱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的管治權,英國人一聲不響。那些仔還舉英國旗幹什麼?到英國領事館燒BNO吧!筆者那本過期的就交給你們一併燒吧。

「六四」之後,中共公開警告港人井水別犯河水,港人硬要悼念「六四」,近年人還多了,那又如何?港人沒有給嚇倒。有資本家年年嚇港人說香港的競爭力沒有了、下降了,但近年勞工抗爭多了、最低工資升高了,全民退保、最高工時,這些都已經提上議程,成為社會改革的大目標。

港府嚇減少自由行遊客會令經濟倒退,就業下降,但港人對拖篋行動一致叫好,要求限制大陸客人數於固定上限清楚支持,港人也未被嚇倒。

近期立法會突然「被進入」,梁振英和建制派大吃一驚,表明不容衝擊立法會,上周五立法會之外層層設防,恍如監獄,表明不容許衝擊,但吳亮星企圖強硬通過撥款之時,群眾還是怒闖強進,迫得吳亮星宣布休會。防暴隊進場,也不能嚇退示威者,給警隊包圍的有兩百人,在警隊包圍圈之外反包圍的市民還有數百人,全都不肯離去,直至三時清場逐個被抬走,全程罵聲不絕,個個理直氣壯。

筆者有個良善的建議,梁振英和建制派不要只看新聞和下屬的報告,要花幾個小時看齊警隊全程的錄影,這對你們判斷「佔中」的情況大有幫助。筆者星期五晚在場觀看全個清場過程、清場前的集會,得出奇異的感覺,香港人原來可以這樣的勇敢,這兩三百人明明是我慣常在遊行見到的港人,還是那批年輕左翼,基本上還是和平非暴力的抗爭下,在明知會有可能被檢控非法集會、阻差辦公的情況下,兩百人沒有多少人肯先離去,結果全數被抬走。

結果出人意外,警方只逮捕少數的十多人,並在警車上毆打被捕者洩憤,為何這樣不文明?筆者倒不認為是警隊高層的授意,反而是個別警員的洩憤行為。以筆者現場所見,高度緊張害怕的不是被捕的人,反而是執法的人。結果得出結論,當人民不被嚇怕的時刻,執法者失去慣常的權威和受尊重,會變得比示威者更為緊張和害怕。

包括筆者在內,相信很多市民會把自己拍下的短片放上YouTube,有意於未來參與「佔中」的市民理應先觀看這些影片,做好心理準備,可以堂堂正正做個勇敢的香港人,做個不被嚇倒的香港人。

仔細觀看影片,大家不難得出警方身為執法一方比被捕的一方更緊張更害怕的結論。凡緊張的人皆會不自覺地表現在行為之上,例如大呼小叫、行動急速,這些表現在當夜的保安員和警隊中可以得見。不必要的叫聲已是怪事,抬人之時那種急速的跑動,顯示警員的急躁,這是不自覺的。以這樣的經驗和能力,別說「佔中」,就是未來能否應付反東北計劃社運的升級行動,亦大有疑問。

本周主題應是「622」的電子公投和《白皮書》,但社運界的注意力皆放在三天後的星期五,這天撥款不能通過,下星期五就是「七一」前夕,梁振英是否認為防暴隊真能解決危機?

解決不來之時又當如何?就算撥款通過,距離整個東北計劃完成還有漫長的抗爭,只要人民站起來,梁振英必敗無疑。

反高鐵已是上屆政府發生的事,但奇怪本屆政府似乎已忘記曾經發生的抗爭過程。上次最後一次撥款也沒有強闖立法會,今次只是幾億元的前期撥款、到場抗爭的只有千人,上次近萬人,若然這幾天社運界宣傳做得好,本土派與左翼能放下爭執聯手來一次勇武抗爭,加上萬名以上市民到場聲援,這次前期撥款是不得不先撤回的。

就算梁振英和建制派霸王硬上弓撥款成功,市民的怒火將延至「七一」,那倒會變成「佔中」預演的大好機會。《白皮書》的出台令人心情沉重,但立法會的衝擊令人重現希望,只要不被嚇倒,人民力量必然有最終的勝利。解放軍出營鎮壓「佔中」,真的會令港人驚怕嗎?面對官商勾結、貧富懸殊、東北遭深圳吞併,整個香港的文化和生活質素日漸下降,香港被中央規劃成中國的大購物商場,這樣的地方,還在街上駐有解放軍,筆者已經準備回鄉度過晚年,也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4-06-17
A18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閱讀全文)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