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6

【獨立媒體】鍾曉晴:示威者無東北村民?一個參與六一三集會村民的見證 (1001)

首先,昨晚我們一家四口是最後一批離開拘捕圈的村民,而其他村民在混亂時已離開了立法會,回家去了。而連同我一家,共有九位古洞村民一直在拘捕圈外聲援,直至警方宣布解散及結束清場行動,我們才回家去。以下是我用僅有的記憶去寫出來,畢竟昨天極混亂,我自己也血糖低,又沒水喝,一直以意志支撐到最後,兩點後的細節不太清晰。

昨天我兩點半已在立法會,與媽媽和弟弟負責看守物資,而後段爸爸下班後便來加入物資部。

便衣擾亂集會現場

約九點半,吳亮星進行剪布並就撥款表決,在點人數之際,有一群年青人衝向立法會大門,希望能進入立法會內示威。那時幾隊警察衝入來,也有一大堆警察在立法會內頂著大門,雙方發生衝突,但我在物資部,因為一大堆攝記圍著,我只見警方亮起紅旗,其他我都看不到,周圍來聲援的巿民也只是站在原地。同時,物資處有人暈倒,集會人士自發手牽手圍起一個大圈,拉出臨時救護站,讓大會的一名護士進行急救,而期間有幾位男子講著粗口企圖闖入圈內,巿民用力擋著,而幾位男子亦挑起亂事,期間發生肢體衝突。經佳佳(編按:新界東北運動組織者之一)及拎咪者喝斥之下,那幾位男子才施然掛起工作證,原來是便衣在挑起亂事。幾位便衣入到圈內並沒有任何作為,而佳佳及護士哥哥要求便衣聯絡白車及救護員到場,可惜便衣表現懶懶閒,到幾番爭持之下才肯聯絡救護員。

在這時,有些人來到救護站表示警方近距離施用胡椒噴霧,令他們完全睜不開眼來,我們物資部及不少圍觀巿民自發集來食水協助傷者洗眼,情況混亂,而同時間物資部在收拾電子器材,以免發生危險。

我在物資部看到右邊門打開,示威者湧上前,警方不斷噴胡椒噴霧(白色的東西不斷亂噴,我還是第一次見),有人開傘擋著,而一大隊警察就隨之在那出口走出來,用盾把人們推回示威圈,並與兩隊增援的PTU築成圈圍著示威者,而圈不斷收窄。

不斷有市民中椒

不知怎的,又有人來說被胡椒噴霧噴中,物資部繼續充水及收集紙巾。主持請不想或沒有準備被捕的巿民先行離開到添馬公園,而準備好的便手繞手坐下,不與警察發生衝突。在這大半小時,部分巿民仍在考慮中,警察便又再增援,收窄那個圈,並禁止再有人離開,欲離開的巿民欲衝過警方防線,可惜被警察推回圈內,同時有警官表示圈內的將會被拘捕,叫我們不要引發衝突,但我所見,除了警察手持武器之外,現在的巿民都手無寸鐵,大部份都已經乖乖坐下,電視上的所謂衝突其實只是維持三十至四十分鐘,並於至議員通知會議在沒有表決下停止衝擊,而示威者考慮到村民的意願,並沒有用鐵馬衝爛立會大門,他們只是把鐵馬搬開放好,並非官員所指的用鐵馬衝爛立會設施。(後按:有記者指有示威者使用鐵馬衝撞,這個我不太清楚,我在物資部可觀察到的範圍就沒有)

警方源源不絕的增援,示威者亦安坐地上靜候,議員有勸喻警察離開,而主持亦不間斷地叫示威者考慮清楚自己可以所承受的法律後果,並解釋拘捕後該做的事。拘捕圈再收窄,有朋友告知,圈內村民只剩下我們一家四口,並指明法律後果,我衡量過自己和家人的承受能力後,在示威朋友的協助下,請警方通融讓我們離開,我們離開時,圈內仍有350人左右。

警察包圍圈內斷水斷糧斷廁所

我們離開圈後一直留在警方防線外,而警方再來了兩隊人馬增援,那個圈有出沒入,有些人誤信警察離開上廁所,結果沒法入回圈內(即使講得出是哪位警察答應過或袋都在裡面,都不能入回去)。那時圈內有人用咪說他們需要去廁所,也需要水和食物,但警方一概不容許,因為有人已經很難受,便搭建臨時洗手間。而議員亦與警察相討後容許示威者去廁所,誰知也是假的,根據場內朋友通報,有些人相信議員與警方之協議而離開圈去廁所,結果又是回不去了,光在圈外哭起來,不知所措。場內人士不敢再離開拘捕圈,而以我所知,圈內是斷水斷糧,也斷了上廁所的機會。

不太記得幾多點,又見防暴警察增援。我看見有一穿白衣警察在做採訪,身邊便有朋友指警方看來快要清場,叫我們準備聲援,於是我們一家四口分批去廁所後就集中出口處準備。媽媽提議經添馬公園返回立會內。我們走回立法會場的斜路處觀看,警察的數目已遠超於示威者,而督察們都如臨大敵,多次圍在一起開會和分批做briefing,Whatsapp處有朋友聽到警察說:等佢地累,方便既就拉人。此時我們推斷距離清場的時間不遠了,畢竟沒得吃沒得喝沒得屙的情況,撐不了多久。

記得好像是一點九左右,警察又突然散開,拘捕圈突然散了,變得自出自入,我在斜路處看到有人帶著食物和水送到圈內的朋友處,而警察又變陣了,我以為是換更,但又好像不是,而也有一部份警察走了,我以為警察真的退了。再看看,不是,是警方變陣了。有一隊警察經斜路上了公園傾對策。兩點左右,警察裝好了全副武裝回來,有頭盔有槍有棍等,明顯是戰鬥格,看來差不多了,而那個拘捕圈也重組了,現場氣氛又再變得緊張。那個保安主任突然喝令示威者離開,不然就會交給警方處理。圈內外都噓聲四起,警察也再開咪警告,在場警員也架好鐵馬。

警察清場粗暴

兩點三,正式清場抬人。警察的行為非常粗暴,用力扯起示威者,只有兩位警員抬一位示威者,有一人抽一隻手拖行示威者(會斷架大佬),有好像抬豬般一人抽雙手一人抽雙腳,示威者放鬆整個人,警察抬不夠兩步就幾乎把示威者摔在地上,幸有第三個警員及時抽著示威者,也有四個警察抬一個示威者,但都把示威者的手腕屈成九十度,也有扭其手臂借力拉出拘捕圈,令示威者痛到連口號都喊不出來,看到這裡我都哭了。借傳媒的即時上載照片更見更多殘酷變態的抬人場面,讓媽媽不禁叫一句:會斷架!!有場內朋友即時更新情況,有不少示威者因這不合格也不人道的抬人清楚方式做成手臂甩骹、扭傷手腕及做成身體傷痕,而當中受傷的我都認識,也有我的朋友被抬出去時,手腕被扭,雖沒大礙,但也很痛。我在圈外看,實在心痛不已。

三點半,場已清光,我和爸爸見便衣對物資指手劃腳就想去收拾物資,但發現物資區已被警方用鐵馬緊緊圍著,也見有認識的朋友與警察交涉就不上前了。

然後就是排陣掃場,然後dismiss了。

我看到的就是這樣了。

衝擊是很克制,村民也不想看見這樣的場面,但明白,若沒有他們,我想撥款昨天已經通過了,村民們支持「不撤回不退場」的決定,但不希望看見立會被破壞,而示威者、行動者都尊重村民,並沒有進行預計以外的行動(這好像有惹起部分人認為就是這樣令行動失敗,我倒不這樣認為)。

這些我倒不是第一次看,但我爸媽是第一次見,特別是媽媽,她離開拘捕圈外便很難過,也覺得很心痛圈內的朋友們。而我一直在圈外看著,都覺得今次警方比起以往都要強硬,都更加當我們是暴民,有賴傳媒朋友,讓那些港豬們覺得今次是村民生事,一堆暴民啊,又說警方過份克制。其實在鏡頭外,示威者比起警察克制百倍,我們沒有反抗,沒有拒絕合作,反而警方不斷老屈我們,行為極不冷靜,更加多番在場惹事令場面極度混亂,更妄顧傷者安全都要辱罵示威者,這些種種,對於我們村民來說是極度反感。

我們只是來表達訴求

我們只是單純來表達訴求,何解會無故被掛上破壞社會安寧的罪名?你們有家,我們也有家。今日可以拆我新界東北,棄我於街頭不,他日也可以不問因由拆你住處,叫你自己想辦法。這,你又樂見嗎?

這前期撥款一過,不要說會讓村民的生活沒日安寧,工程的鑽探是會動到地下的重「石比」霜,經過地下水傳到整個香港,到時候你們飲水倒要小心點,高鐵讓大角咀地陷,前期工程鑽探是會影響全港的水資源,這是「無得返轉頭」的。下星期五,警方的佈防一定比昨天還要強勁,我們需要更多香港人到場支援,不論為了什麼,為了我,為了你,為了香港,為了下一代,為了老人家,拜托你們到來聲援我們,陪我們撐到最後一刻,讓更強的民意攻入議會,讓前期撥款擱置或押後吧!

再次重申,村民們只單純希望留在古洞,不是要博取更高賠償,而政府亦沒有為村民提供任何安排,村民只求不遷不拆。

願下星期五能見到你。

古洞村石仔嶺區村民
鍾曉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