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3

【主場新聞】庫斯克:白皮書:戴套不算強姦 (1403)


那份「消滅一國兩制白皮書」*的邏輯,是六個字:

戴套不算強姦#

即是本大爺現在推出了一份重要文件,之後怎樣違背一國兩制承諾也是「有根有據」。所謂的「白皮書」,一般來說就是政府重要政策文件的意思。中共發表的「白皮書」跟其他政府不同的是,它是個獨裁政權,它的「白皮書」並沒有人民授權,那只是中共統治集團強加於香港的一己意志。簡單來說,就是他們說什麼也可以,什麼《基本法》也只是一紙空文,是可以無限僭建的。

本來講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現在變成:

「『一國』之內的『兩制』並非等量齊觀,國家主體必須實行社會主義制度」

「愛國是對治港者(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主體的基本政治要求。」

「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

這樣僭建,等於正式通知你們香港人,大爺要來了。一國兩制,其實就是一國;港人治港,其實就是只准愛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其實就是中央管治。如果行政長官一定要是中共定義的「愛國」,那代表所謂普選,就一定要是中央指定的候選人的普選;如果法官一定要是中共定義的「愛國」,那麼判決涉及挑戰政府權威的案件時要配合中央路線;如果中央有全面管治權,那就是政改只能由中共「一錘定音」。

這份白皮書不單僭建《基本法》,而且還大顯「恩主」本色,把糧食、食水、電力供應說成是中央的恩典。那還不夠,他們還面皮厚得連沙士藥物供應也說成是對香港的照顧,如果大家對03年的事情還有記憶的話,應該還記得當初中國是如何隱瞞疫情導致悲劇發生。這份白皮書,不單是告訴你們大爺要來了,而且還提醒你們要視大爺為恩主。

這又令人想起林行止在1984年預言香港命運的經典社評《烏龜背蝎子過河的教訓》。他提到「烏龜背蠍子過河」的故事,節錄如下:

蝎子要過河,苦於不通水性,在岸邊逡巡;忽然見到烏龜在水濱休息,遂上前對烏龜說情,希望烏龜能背牠到對岸去。

烏龜一見蝎子,早已魂飛魄散,遑論要背牠渡河,當下自然婉轉推辭;蝎子不僅其毒無比,而且聰明透頂,烏龜的反應早在其預料中,因此不慌不忙地請烏龜不必害怕,因為如果蝎子螫烏龜一下,後者固然會葬身河底,前者不擅泳,亦會同歸於盡。蝎子耐心地分析這種利害形勢後,對烏龜真摰地說:『龜兄,你想我會做這種害人害己的蠢事嗎?』烏龜一想,對啊,蝎子為了本身利益,一定會破例不下毒手的。於是決定做一次『善事』。

烏龜背蝎子過河,最初相安無事,和平共處;可是,不一會,烏龜尾部突然感到一陣劇痛,接着暈頭轉向,知道被蝎子螫了一下,已中劇毒,生命危在旦夕,但牠不明白蝎子為何不顧本身安危,因為牠們正處河心急流,龜死蝎亡,對誰都沒有好處,於是牠要從蝎子口中知道真相,不然死不瞑目,哪知毒蝎的回答出人意外,牠說:『龜兄龜兄,難道我不知螫你一下我們就會一同葬身河底嗎?可是,這是我們蝎子的習慣,要改亦改不來啊!』……。

事隔三十年,現在的中共也不是當年百廢待興、韜光養晦的中共,蠍子已經過河,就算搞死香港,牠們也不會有什麼大損失。

這個政權的本質從來沒變過,他們從來都是「人民民主專政」,即是中國共產黨專政。《基本法》嘛,由1997年到現在,多次釋法、什麼人大、京官多次「講話」,早已把《基本法》扭曲得體無完膚。現在這個「白皮書」,就是正式脫褲子,告訴你們大爺要來了,講什麼道義、法律、原則也沒有用,而且記得要說多謝。

強暴者把人迫到走投無路,會發生什麼事?大家還記得鄧玉嬌案嗎?

 


註:

* 正式名稱為《「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
#在偉大的中國,的確是有過這樣的案件:連結(網易新聞)

原刊於作者博客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