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9

蔡子強:德國國會大樓縱火案警示錄 (433)

81年前,在德國發生了一件對其政治進程和歷史影響深遠的事件,那是一次對該國立法機關的襲擊。

德國國會大樓縱火案是當權者的一場陰謀?

1933年2月27日,納粹全面掌權的前夕,晚上發生了著名的「國會大樓縱火案」。消防隊接到國會大樓火警報告,到場救火時,發現現場有幾個不同地點遭人縱火,到警察搜索現場時,發現一個精神有問題的荷蘭共產黨失業建築工人。

希特勒、戈林(納粹第二號人物),和戈培爾(後來納粹的宣傳部長)等,很快就到達並齊集現場,並馬上宣稱,這是一件嚴重罪行,並且是由共產黨所作的反政府嚴重罪行。

身為總理的希特勒,立即借題發揮,抓住這個機會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向年事已高的總統興登堡逼宮,要求他簽署緊急法令,取消大部分威瑪共和憲法上賦予的人權,宣布共產黨意圖暴動,因此屬非法而要被取締。希特勒麾下的衝鋒隊,旋即佔領了全國所有共產黨黨部,共產黨被迫退出國會,共產黨人也大舉被捕。在緊隨而來的緊急大選中,沒有了這主要對手,納粹遂取得大捷,為全面掌權鋪平道路。當然,唇亡齒寒,到了希特勒大權在握後,所有非納粹黨派、工會、公民社會民間團體等,亦進一步被取締,為一個獨裁政權掃平最後的障礙。

後來很多的歷史學家,都認為這次衝擊國會是納粹策劃的一場陰謀,或至低限度,借題發揮,坐享其成,以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例如說那位荷蘭共產黨失業漢是受到納粹衝鋒隊所煽動甚至擺佈,國會現場的汽油和易燃物品是由衝鋒隊所安排等。到了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判中,不少納粹戰犯,都把國會大樓縱火案的矛頭指向納粹。例如曾任參謀總長的哈代爾將軍,便曾書面作供,說:「在1942年元首生日午宴上,當大家談論國會大廈的建築和其藝術價值時,戈林大聲說:『只有我才最清楚國會縱火案,因為火是我放的。』他一邊說一邊拍自己的大腿」;又例如,曾在內政部任職的吉斯維烏斯,作供時說:「最初想放火燒國會的是戈培爾」;秘密警察頭頭狄爾斯亦在供辭中說:「戈林事先完全知道火是怎樣起的,因此命令他起火之前就先準備好,起火後馬上要逮捕的一批人的名單。」雖然戈林在審訊中統統否認。

(以上參考自著名歷史書,William Shirer所著《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hird Reich》(第三帝國的興亡))

這裏,我完全沒有意思讓人對號入座,說今天哪個是希特勒,哪個是納粹,哪個是被人擺佈的共產主義失業漢,畢竟歷史不會「照辦煮碗」,簡單重複。我只想提醒大家,政治往往是迂迴曲折,一宗國會大樓衝擊案,讓大家明白到,口口聲聲作出譴責的人,未必不會樂觀其成,借題發揮,以達到個人政治目的。所以在一些敏感時刻,政治行動者更加要小心謹慎。

衝擊立法會事件讓人憂慮政局一觸即發

上周五晚,本港發生了立法會遭到衝擊事件。立法機關遭到衝擊當然是一件十分嚴重的事故,在今天社會正因各種議題而嚴重撕裂之際,尤其讓人憂慮,這會否讓政局進一步被點燃起火藥引,一觸即發,但正因如此,所以我們更有必要冷靜下來,不要被熱血冲昏頭腦,更要小心警惕,更要冷靜地思考事件。

本周二早上,立法會行管會開會討論上周五的衝擊事件,以及如何可以加強立法會的保安。會後,主席曾鈺成出來面對記者,警告網上正有人呼籲在本周五的財委會會議,再次衝擊立法會,不單如此這些網民更進一步教唆,參與者可以用什麼方式攻入立法會,包括:用什麼方式可以打爛立法會的玻璃;帶什麼器具可以保護自己的安全;更煽動說,玻璃後面的人,不是你的朋友,不用擔心他們的安全,總之,是不惜一切,甚至是用暴力的方式攻入立法會。

我認為在現代文明社會,任何形式的暴力都是不應該的。我希望當事人能夠冷靜,也重溫一下81年前的這宗縱火案,知道當年出來口口聲聲譴責縱火暴行的納粹官員,其實反而可能是樂觀其成,以便借題發揮。因此,今天,有些在你身邊,你不認識,但卻推波助瀾、煽風點火的人,又或者網民,看似慷慨激昂,但我們卻不會輕易知道,他們是否別有用心,又或者哪些是職業「五毛」。

「蒙面人」和無間道「示威者」

不錯,毋庸置疑,上周五衝擊立法會的,一定包括一批一直關注東北發展的學生和社運青年,這一點大家沒有異議。但問題是,不同報章都有提及,過程中,卻有一群戴有「豬嘴」防毒面罩、以布遮面等的「蒙面人」,這批「蒙面人」的身分至今仍沒有人分辨得出。更有報道說用鐵馬撞爛立法會大樓外牆、成了媒體鏡頭捕捉焦點、讓輿論嘩然的那一幕,便是由他們所作,這些「蒙面人」之前零散分佈在集會場地,在衝擊前一刻便迅速結集。

另外,周日《明報》世紀版亦有刊登一篇文章,題為〈「示威者」在噴胡椒噴霧!我在立法會門外遇見無間道〉,作者李卓賢是當日有份參與的示威者,文中他記述自己如何目睹當日身邊的「示威者」衝擊立法會,而他們在衝擊後,竟拿出胡椒噴霧,向其他示威者噴射。

文中說:「過程中,我目睹有便衣警員在人群中隱身分,煽動群眾製造混亂後,竟掛上委任證『執法』,並諷刺地施放胡椒噴霧向剛才曾並肩作戰卻已停止衝擊的示威者,以及正在執行採訪職責的記者!」

我明白這是對警方十分嚴重的指控,我不在現場,也沒有作過任何調查,所以不會斷言真假曲直,我只能呼籲,事關重大,有責任感的記者和傳媒,應該進一步跟進此事,還公眾一個真相。

也有力阻鐵馬衝擊的示威者

不過,周一的《星島日報》,亦作了如此一篇報道,網上有一段視頻片段,顯示當日被捕的梁國雄助理黃浩銘,其實曾經「一夫當關」,力阻數名「蒙面人」抬起鐵馬衝向立法會玻璃門。報道描述:

「在該段3分鐘短片中,有示威者群起大叫『衝入立法會』,有蒙面示威者更抬來兩個鐵馬,準備用來衝破玻璃門。但黃浩銘一個箭步擋在鐵馬前,攔着兩個鐵馬,大叫『停呀!唔好咁做呀!唔好咁衝動!』」

「有示威者用粗口大罵黃浩銘,亦有人大叫『撞爛佢(玻璃門)!』但黃浩銘不但沒有走開,還指着示威者罵︰『你撞呀!你撞我先!』堅持說︰『村民唔係咁諗,佢哋有冇問過?』此時亦有其他站在黃浩銘一邊的示威者加入勸止,叫『信任我哋,唔好撞』。最終雙方僵持了近1分鐘後,鐵馬終被搬走,『鐵馬衝擊玻璃門』這幕最終亦沒有上演。」

部分人一直有一個印象,就是黃浩銘這位長毛的助理,十分激進,但這段報道卻顯示,在人人熱血上腦、情緒激昂的那一刻,他卻仍能夠保持冷靜和理性,讓我十分尊重。

有待記者和媒體進一步發掘真相

筆者在本文只能列出一些零碎的例子,這些零碎的例子當然不能湊合還事件一個完整、真實的圖像。要揭開整件事的真相,有待負責任的記者和傳媒,進一步深入採訪、調查,和報道。

我得重申,我不在現場,也沒有作過任何調查,所以當然不會作出任何指控,但作為一個還會讀點歷史書的知識分子,我覺得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更應該提醒大家從歷史中汲取教訓,明白事情往往並非簡單得非黑即白,它可以有着更多的可能性,所以大家更需要冷靜。

很多一直關注東北發展的學生和社運青年,他們都一腔熱血,出發點良好,但我希望他們也要小心,有些在你身邊,你不認識,但卻推波助瀾、煽風點火的人,又或者網民,是否別有用心?畢竟大家都看到,過去幾天,由特區政府官員到建制派,以至中央台,是如何傾巢而出,借題發揮,「劍指佔中」,讓他們遭受空前壓力。當你們策劃下一步行動時,不能不審慎想清楚,會否正中某些人的下懷。

作者簡介﹕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