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1

健吾:當東西壞了,我們會修理 (3802)

除了在電台做節目,我也是一個教師,教了8年。

學生的媽媽留意他的面書,指他最近有廣傳一些我的面書留言,還有照片、論政的「鋪」(Post,即留言上載),開始擔心孩子「入咗會」。學生的母親好言相勸:「你係咪入咗咩會呀,做乜講咁多政治嘢呀?唔好呀阿仔。」學生不明所以,欲向母親開導:「交咗稅畀政府㗎,都係想啲錢用得其所啫,點解唔講得?」

抗議=入會,最緊要搵多啲錢

其母鍥而不捨:「你睇新聞啲人衝擊立法會,好危險㗎!唔好加入呢啲會呀。」學生心想,唉,原來TVB洗腦,真的是成功的。對師奶而言,去示威=暴力=廢青=警察打人是應該的:「咩會呀?總好過啲人入黑社會啩?」對老人家,有時像小孩,講道理不一定有用的。「……總之,讀多啲書,儲多啲錢啦。」母親就是這樣。你讀完大學,就說你為什麼不讀碩士。你讀完碩士博士,就問你為什麼不買房子,到你買了房子,他就會問你為什麼不做特首。我的學生只好回應:「媽,𠵱家唔講,遲下無人講㗎啦,因為未到2047年就會唔畀講㗎啦。等到時先出聲,我都60歲啦,到時就係等死㗎啦。何况我幾時入咗咩會呀?」

對老人家,真的不能對他們說太多道理。因為,他們是必勝的:「……哦,無入會就得啦。」

學生經歷這次小型家庭會議後,深受感動,在網上感言:「𠵱家做年輕人真慘,畀人標籤抹黑污名化。玩音樂,畀人叫廢青;關心社會,畀人叫憤青;遊行示威,畀人話激進。年輕人係咪仲衰過黑社會呀?」

我想,如果他們可以選,做黑社會可以有安樂茶飯、有房子有老婆有孩子,還是做一個身家清白而且一窮二白為公義為香港未來遊行一下的大學生,現在的父母,都會寧願你做黑社會。

另一個學生投身社會後,見到很多中產。他們的政治意識,比師奶還要差。如A師奶就對學生說:「唉呀我望到新聞上星期好多人衝擊立法會,真係好乞人憎,人哋話收返西北塊地就反對,啲人都話根本影響唔到有份衝擊嗰啲人,人反佢又反。」A師奶根本搞不清楚,究竟是東北還是西北,她沒有見過任何一個有出席的示威者,都可以肯定所有人「為反而反」、「人反佢就反」。而B師奶就更好嘢:「係啦,我就無睇新聞,但係我好憎長毛陳偉業范國威,啲嘴臉衰到呢……」聽說,B師奶的丈夫是某大會計師行的合伙人,上年剛送了考不上DSE的兒子到英國讀書,家住半山,說美孚、屯門這些地區,不是人住的地方。現在的人生意義,就是在公司開手機的Apps,全程監視家中的閉路電視,看看家傭有沒有虐待她的「兒子」,一頭3個月大的迷你牧羊狗。

做人,真的,最緊要嫁得好。

當東西壞了,你會怎麼做?

香港,有很多這類人。這種有很多很有錢,不問政事,只看TVB就以為自己得悉天下,覺得自己的成功是「基於自己努力」而不是社會給他們機會的人。這些人面對電視畫面上那幾分鐘的「暴力」行為,他們會對青年人說:「咁唔鍾意,移民囉。」

各位在讀這爿文章的uncle、auntie們,你的兒女,或許曾經是我的學生。有不少學生都說,上過我的課後,對他們的生命有一點啟發,看世界的方法都有一點改變。不如,我問各位香港父母一個問題吧,以前我父母說我不珍惜物件的時候,說過一句:「在他們的時代,當東西壞了,我們是會修理,而不是丟棄的。」香港壞了,青少年們選擇修理,而不是丟棄。那些在香港得到這麼多好處、這麼多機會的大人們,你看着為抗爭押上生命、押上賭注的青少年,你對寵物、對窮人的惻隱之心呢?可以拿一點,分給他們嗎?

6•22,你會用投票告訴中央,香港人要更民主、更公平的公民提名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