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9

【蘋果日報】高慧然:冷血的姑息 (565)

今天的香港,不是缺乏香港精神,而是缺乏明天、缺乏希望。香港之所以沒有明天,與昨天文中六零後的冷血不無關係。一群得益於昔日香港的人,眼見香港正在失去昔日優勢,變得面目全非而不聞不問;眼見年輕一代在地產霸權壓榨下永不可能以合理價格買到一方居住空間,卻反而指責年輕人沒有他們那種小屋換大屋的志氣?
作為一個作者,我的責任是寫我看到的真實的社會現狀,不論用甚麼形式去表達。作者不需要粉飾太平。這個,似乎是很大一部分人弄不懂,或者刻意弄不懂的問題。明明現實社會千瘡百孔、「了無生氣、沒希望」,但是不去尋找令年輕人沒有希望的原因,不同情他們的處境,反而指責一個作者說了真話。眼見一個社會變爛,閉起雙眼,任由它繼續爛下去,這不是香港精神,而是冷血的姑息。
六零後讀者贈我一個「慳」字,「心堅就事成」。如果每個人都這樣,慳番啖氣做鵪鶉,那麼,香港被同化成中國廣東省「香港巿」一事確實很快成事。
至於我本人,我從不鼓勵讀者祈求「別人的施予」,我的格言是「搵佬不如搵錢」。可是,我們對自己有要求,跟我們對政府、對社會有要求並無衝突。我們無權要求「別人的施予」,卻絕對有權要求政府讓公眾看到明天和希望。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