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5

【熱血時報】文博:誰在害怕輪椅的衝擊? (1261)



在連續三個周五的反東北示威集會後,六月已成為「政治檢控月」。警方及律政司為了打壓示威者,在這三個星期內,採取了大規模的拘捕和檢控行動,意圖警告參與集會的示威者,警方對任何衝擊行動都是不容許的,示威者除了乖乖的集會外,只要有任何行動,都有機會被檢控。但是過猶不及,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的助理葉榮,今早也被三名便衣上門拘捕,原因是6月13日在立法會外非法集會。雖然葉榮當日曾對立法會大門作出衝擊行為,但只要看到當天的新聞片段,便清楚警方和律政司,在這件事上,是何其白痴。

葉榮本身為殘疾人士,天生脊椎受損,需要以輪椅代步。翻看新聞片段,葉當日只是以其電動輪椅背部,撞向被警方關上的立法會大門。試問一輛為殘疾人士代步的電動輪椅,能有多大的力量,可以衝開立法會大門?這明顯是一種態度的宣示,只為凸顯警方封閉立法會大門的可笑,何暴力之有?當時在場人士極多,為何警方偏偏要控告葉非法集會?事件的荒謬程度,就如在周星馳電影《國產凌凌漆》中出現的搞笑橋段,中共老屈一位盲人偷睇國家機密般可笑。

上帝讓你滅亡,必先令你瘋狂。政府對示威者和社運人士作出不同程度的政治檢控,早已成為習慣,為的就是要增加示威者的成本,務求虛耗對方的時間和金錢,同時也為抹黑示威者,讓普通市民對他們有一種反面的印象。但若政府企圖抺黑一名殘疾人士,成為一名衝擊立法會的暴徒時,所得出來的必然是反效果。政府非但不會因此而對日後的示威者帶來甚麼威嚇,反而令一些過去被政府蒙蔽的市民,開始對這些政治檢控作出懷疑,也會對那些被檢控的人士,多了一份同情之心。

反東北集會中的衝擊行動,不單是針對立法會大樓,對一些喜歡以「和理非非」來抗爭的社運人士來說,也屬前所未有的衝擊,因為參與群眾再非如過往一樣,任由擺布,而是各自有其獨立意志,敢於為抗爭作出不同的嘗試。就是對於警方來說,6月的素人之亂,無疑也是一種衝擊,因警方難以逐個打壓當天的衝擊者,只能在電視的片段中,找來一些較為容易辨認的人物來檢控,好作交差,結果在此有殺錯冇放過的情況下,便出現這次的公關災難。事實証明,群眾運動還是要相信群眾,就讓素人之亂,繼續飛一會兒吧!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