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4

【主場新聞】教育工作關注組:我們就談一談六四和佔中 (1845)


教育局局長和副局長近來不斷「提醒」老師,「佔中」乃犯法行為,不能鼓勵同學參與,後來更是表示連觀察行動都不可以。在這種氛圍下,我好奇我的學生會怎樣想。於是我把「不許談佔中」作為引旨,在一次午餐聚會中,與四位中四學生認真談一談,較側重於老師和青少年的公民角色。為免同學避忌,不敢暢所欲言,我找來的四位中四同學(下稱鍾、許、周和何同學)都不是我教授通識科的學生,她們只是在公民教育活動中顯得較為活躍、呈現得較願意思考社會議題的其中幾位。

六四、七一和佔中

被問及老師應否主動談「六四」,四位同學都毫不猶疑地表示「應該」,因為這是老師(和家長)的責任,即使同學會顯得厭倦,可是老師仍有責任不停地講六四,把事實告訴學生。鍾同學和何同學都認為歷史是要不斷地講,才有可能避免重蹈覆轍的;而周同學認為即使有天六四得到「平反」了,仍要講,就如納粹的那段歷史,認錯了還要講,才會保持省思和不會再犯,何況現在未平反呢!

坊間有人不斷質疑老師不該碰「政治」議題,學生如何看?四位同學都認為政治議題如六四、七一和佔中,是非常緊要的議題,不得不碰!鍾同學表示政治包括政策的推行,而政策其實牽涉很多人的利益,很有影響力,怎可能不談!何同學激動地強調若然甘心處於「無知」的狀態,那就不能算是一個人,而只是一副沒靈魂的軀殼。我追問她們想「知道」甚麼,她們說要知道別人在說甚麼,例如什麼是「公民提名」,社會上出現了甚麼立場/看法,為什麼會有那些立場,好讓自己懂得辨別是非。周同學最後為這種學習的重要性補充了一句:「假如有天『殺到埋身』,例如自己的家被拆遷,我才知所應對。」

老師有沒有可能中立?

許同學和周同學不斷地表示老師的角色是導引學生思考,於是我反問:「若然老師對社會議題完全沒傾向,還可能導引思考嗎?你們接受老師有立場嗎?」她們便作出更仔細的回應。

周同學認為老師不可能完全沒傾向,否則很可能不會提及某些議題如六四,但是老師的責任是在於告訴學生事實,提出問題協助學生進行分析,就如現在坊間有人提出另一些「六四真相」,老師就應該引導學生思考那些說法有沒有令人懷疑的地方,該如何拆解那些似是而非的論說。何同學舉出了宗教科在探討同性戀議題時的做法作類比,表示老師不應該裝作沒有立場,導引學生時卻走向某一特定想法,這樣很叫學生反感;她停下來想一想以後再表示,其實老師一開首表明自己對事件的立場或者更好,讓同學接收訊息或進行討論時更懂得審視老師的講法。

那麼「佔中」議題該如何說?該定位為「公民教育」還是「通識教育」議題去說?何同學很快就表示某些中學請佔中發起人來分享或舉行論壇,是非常好的安排,亦接受到老師在這種場合中,表達自己的看法和政治立場;其餘三位同學則似乎很重視讓學生參與表達看法的機會,認為學生能自己講都相當重要。她們認為「通識教育科」可以說,那就會是較著重思考和分析的,例如會看看社會上有何看法,討論這種抗爭手法多大程度達致目的等等;「公民教育」亦可以說,因為公民教育應涵蓋所有公民都要知道的事情,所以「公民提名」、「公民抗命」這些關乎政治權利的時事,作為公民都該認知。

邀請參與:宜或不宜?

在這所師生關係維持得尚算不錯的學校裡,學生對於老師應否邀請同學參與「六四集會」、「七一遊行」甚至「佔中」的議題上出現了明顯的分歧。鍾同學和周同學認為,老師作出邀請是無問題的,因為同學不是傻的,不想去大可以說「不」,老師不可能勉強學生;而遊行、集會本是《基本法》保障的權利,老師作出有關邀請完全無問題;

最後的一個論點就是,假若牽涉違法行為,父母/家長才是監護人,決定權應在他們手。許同學和何同學對此則有保留,認為老師對學生有一定的影響力,即使理論上學生可以說「不」,不少同學還是會因為喜愛某位老師,或受他/她的薰陶而不顧一切地答應參與。老師應該要明白自己可能有的影響力,而不該主動地邀請同學參與有關的集會或行動,但可以在同學真的參與有關行動時作他們的後盾,支持和保護學生。

看待自身的青少年公民身份

四位同學都相當清楚自己雖然未滿十八歲,卻已有著「公民」的身份,周同學還加以強調:「一個滿了十八歲的人,一樣可以毫無公民意識的,因此十八歲與否,即成年不成年,根本與公民意識毫無關係。」四位同學都認為「未成年」其實是個優勢,是堅持原則的本錢,是不斷嘗試和裝備自己的理由,在法律上亦是還未需要承擔嚴重後果的身份。她們表示自己要珍惜這個身份,努力去了解清楚各種社會事情的來龍去脈,換句話說,就是珍惜學習的機會,觀察這個社會這個世界。何同學補充:「這些都是為更好地準備自己,成為一個公民。」

十五歲的學生,頭腦怎麼好像比局長們更清晰,似乎更懂得思考呢?「未夠秤」無阻她們理解和辨識何謂專業及盡責的老師,更有助推動她們步向公民覺醒,透過種種社會參與令社會進步。因此,談或不談甚麼,想或不想甚麼,真的該由局長來決定嗎?


文:蕭綺熙,通識科及公民教育組老師,對世界有強烈好奇心,本身是個"問題"少女,喜歡令學生好奇,引發問題並追尋答案。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pag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