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1

【主場新聞】區家麟:後七一廢話 (7286)


(耳語系列之21)

耳語兩則,近日不絕於耳,長氣,又寫,以正視聽。

[耳語21.1︰遊行有乜用?]

遊行有乜用?你睇吓2003年,50萬人上街後,逼使自由黨轉軚,立法會不夠票,結果特區政府要撤回國家安全法。推倒了廿三條立法,遊行冇用?

試想像,如果當天壓力不夠,立法會通過國安法,今天我們過的是甚麼日子?

以今天執法檢控拉人的尺度、有權盡用的威權管治思維,那些「勾結外國勢力」的指控,不單是口頭的咒罵,可以是警察明正言順拉人的實際行動;佔中三子的佔領構想,控告你以「嚴重非法手段」(例如民間公投,已被視為「非法」)「煽動叛亂」,如果激發起內地某些省市有樣學樣搞搞佔領,那麼根據國家創意運用法律的技巧,佔中三子絕對有可能遭控告顛覆國家等罪名。

2003年的遊行當然有用,最少保住了十年後、二十年後我們的一丁點自由,國家機器少一樣鎮壓自由的武器,少一把刀懸空放在你頭上。

[耳語21.2︰「50萬人咁少,其他650萬都無支持你!」]

類似廢話,保證七一當日及七一過後,一定有很多權貴代理人或明或暗放毒箭,此廢話之廢,直接暴露一個人的智慧水平。

今天有很多慶回歸活動,總計,算你有五萬人參與,「五萬人咁少,即係其他695萬人都不支持回歸啦!」係咪要咁講?

還有,香港人,確實有很多沉默大多數。這些沉默大多數,可體現於投票裡,一直以來,登記選民人數只有347萬,任何一次選舉,投票率最多只得五成多,投票人數最多只是183萬,相對而言,七十多萬人參與民間公投,五十萬人用腳遊行,絕對是顯著及不容忽視的數字,豈容輕蔑。

更重要的是,那一群沉默的人,他們將永遠沉默,沉默的大多數,將不會對社會的改變起任何作用,一大群沉默的人,其實不會站在任何一邊,他們將隨波逐流,煮到嚟就食,不要計錯數。

做事,很多時無辦法計算效果,要問的是︰應不應該做。不做的話,會否後悔?To be or not to be,很多時不是為了利益、不是為了實效,而是為了原則,為了尊嚴。

剛剛讀《南方周末》創始人左方的口述自傳《鋼鐵是怎樣煉不成的》,文末有一句︰

「今天只做今天應該做可能做的事情,不做明天雖應該做而不可能做的事情,將今天的事做好了,就為明天做好鋪墊,把不能變為可能。」


相關文章︰

未看的,有時間請再看《七月一日,你想不到的》,裡面有《2003香港大事回顧》七一遊行來龍去脈全紀錄,蝴蝶拍翼,會掀起波瀾。

《V煞》的世界,離我們多遠?

兩制是香港肯回歸一國的前提

原刊於作者博客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