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4

【蘋果日報】黃世澤:警拘511人的成本 (718)

■警方昨日凌晨對預演佔中的學生進行清場,拘捕了511人。
七一遊行過後,學民思潮和學聯兵分兩路,於特首辦門口和遮打道提早佔中,警方以至土共急於為未來的佔中下馬威,動用強勢警力鎮壓,拘捕了511名示威者。拘捕了這麼多人,表面看來仍是警察勝利,但這次曾偉雄為爭取勝利付出沉重代價,卻為未來佔中鋪平了道路。
本來曾偉雄濫捕在遮打道的示威者,是希望用案底這武器嚇退堅持留在遮打道的年輕人,只要堅持佔領的人越來越少時,就可以達到早上八點前清場的戰術目標,不讓人以為佔中這麼容易成功。但這算盤明顯是打錯了,經歷過「左右膠戰」的年輕人,不分派系都不容易輕言離陣,到了早上還有大批示威者等着帶走。而政府亦不敢全數檢控他們,一方面耗費的行政成本極大,足以長期影響警隊有效運作。
但更大問題是,當年輕人很多都因示威有案底時,案底根本不足為慮;不但日後他們更敢於公民抗命,而且有部份人亦會因既然有了案底,不如再激一點的心理而變得更激進。
只不過,很多人參與這次佔中預演不被檢控後,亦不會認為政府的佔中留案底恐嚇亦只是紙老虎,那年輕一代,甚至心態比較激進的民眾亦不介意激進一點,反正刑事責任都由檯面上的社運領袖扛上。光是這方面的底牌露了出來,這次政府急於求成,強行清場的代價已經大得很。
而這次清場因遮打道戰況太激烈,警方要動用七倍於群眾的警力,才能處理在馬路中心的群眾,在行人路的群眾卻無法處理。筆者親臨特首辦門口所見,遮打道一直未能清場,在天光前好一段時間警察在特首辦近乎半放棄狀態,並無戰事發生。
這次明顯反映出香港警察並不具備多線作戰能力,只要有心人四處生事,或學毛澤東打運動戰,貫徹「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十六字真言,當警察打算在遮打道清場,就跑到香港站,不斷變易陣地,警察就一定無法應付。而這種戰略和戰術缺陷,香港警察不見得在佔中發生前應付得來,因為警察需要專業訓練,但打游擊戰的示威者卻不用專業訓練,要短時間大大增加警察數量並不容易。就算警隊有2005年世貿部長會議應付擅打運動戰韓農的經驗,由昨晚表現來看,香港警隊過去八年實在進步不大。
政治問題還得政治解決,一切衝突都只是政治的延續。香港政府面對如此戰略困境,唯一出路便是尊重公投結果,向北京提出有公民提名在內,無篩選的特首選舉方案,令佔中無從發生。北京堅持要實施假普選的話,香港人準備好,亦能令特區政府和北京面目無光。除非北京不理自身經濟,立心要將中環變成廢墟,否則在諸多戰術局限下,國家機器並不能夠鎮壓爭取民主的訴求,相反民眾運動和議會議員拉布夾攻下,香港將進入無法管治狀態,令北京陷入泥沼之中,不能自拔。

黃世澤
時事評論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