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1

【主場新聞】鄭司律:沒有短褲的議事堂 (3718)


長毛因穿着短褲,而被好事之徒指出他『不尊重議會場合』,而再被主席曾鈺成驅離會議廳,令我想起一段故事。

在二次大戰時候,英國要爭取殖民地支持與軸心國開戰。印度獨立人士提出的條件,係戰爭結束之後,印度將唔會滿足於自治,而係必須獨立。當時甘地,直接赴身前往德里的總督府,當面與英國駐印度的副王(Viceroy)平等談判。

甘地的粗衣麻布 對決 邱吉爾的西裝革履

時任首相邱吉爾,作為舊派大英帝國擁護者,檯面上有爭取印度支持的必要,檯底下始終對印度人單刀直入談判獨立不以為然。西裝革履雪茄長燃的邱吉爾,當然是行禮如儀的老派,更因此借題發揮,對甘地的裝束橫加批評:『半裸上身,裝扮成東方苦行僧,大搖大擺走入總督府,平起平坐與英王暨印度皇帝的代表談判…』”posing as a fakir of a type well-known to the East, striding half-naked up the steps of the vice-regal palace... to parley on equal terms with the representative of the King-Emperor”

甘地本人作為英國著名中殿法律學院的律師,當然知道西方世界之中,甚麼場合要有甚麼裝束甚麼禮儀;而邱吉爾也深明,甘地明知故犯,拒絕西服赴會的政治意味,就是印度民族主義的體現。畢竟甘地爭取獨立的其中一個主張,就係號召千千萬萬個印度農戶,自己紡紗自己織布,抵制蘭開夏郡工廠向印度傾銷的英國布料。一襲粗衣麻布,就是代表甘地身體力行,以身作則。

這個『苦行僧』服裝形象,一直與甘地緊緊扣連,成為了歷史上非常具標誌性的象徵。

香港議會的服裝角力

政治與服裝的連結和拉扯,也早早就存在於香港的議會。在九十年代英治時期後期,立法局內民選議員超過了委任和官守議員,成為了議會組成的主體,梁耀忠、劉千石、李卓人等代表基層聲音的議員,在立法局不打領呔,打破殖民地議會一世紀以來西裝筆挺開會的慣例。在當時來說,不可謂不開先河,當中意味更在於,從此以後立法會議員所代表的利益,不再侷限於傳統上政府所倚仗的工商和專業界別,基層的聲音不只進入議會,而且開宗明義為市民所見。

既然捷古華拉的革命軍服,標誌鬥爭理想,那麼雖然長毛不搞武裝革命,但身上所着的『古華拉哥』T恤,連帶其輕裝上陣的形象,也就當然代表他的議會鬥爭不會循規蹈矩,也代表市井隨便的一面。由英治時期過渡到現在,民選議員所代表的聲音和理念越來越多元化,一個長毛着T恤,其他代表弱勢基層的議員也不會像殖民地年代一樣打呔,事實上服裝的光譜,就是隨着政治的空間而開闊。

議會就應該代表平常人

只要不有礙觀瞻、騷擾別人,又有何『不尊重』之有呢?夏天平常市民滿街男男女女,有大半都穿短褲,相信沒有人會因此敏感到為之冒犯,也沒甚麼人會特別只害怕小腿;為甚麼同一個境況放在議會之中,又會別具一格地由『平常無事』變成『不尊重』呢?

議會不是婚禮,不是祭奠,不只是貫徹個別人士觀念;議員不是個別行會代表的專業,而是代表你我平常人聲音和公共利益的地方。若果連平常人的習慣,對平常服裝的觀念都容納不到,又如何代表平常人的理念和聲音?梁美芬害怕長毛穿着短褲,覺得露出小腿不尊重,倒真的貫徹了肅殺的政治氣候,連帶生活習性都要管束起來。

倒是又一位出位的第一夫人蘭茜‧列根,當時就要白宮的工作人員,男不准着牛仔褲,女不准着短裙。啊,現在才想起,列根老婆和梁美芬一樣,都是基要保守派,難怪兩人作風倒真臭味相投。

作者 facebook pag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