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2

【主場新聞】歐陽文風:基督徒 , 反抗吧! (4987)


香港聖公會主教鄺保羅為霸權塗粉抹脂,甚至不惜利用聖經,奉主之名 合理化霸權行徑, 欺壓弱勢,是非不分,在基督教界根本不是新聞;問題是許多基督徒對這種詬病現像自我反省不夠,批判不足,結果一代過去一代又來,不良現像不斷重現,不同的恐怕僅僅是課題。

過去西方教會以聖經合理化奴隸制就是最明顯的例子,牧師大量引用經文教訓奴隸順服奴隸主, 與今日鄺主教要我們學習耶穌的沉默無異。雖然一些基督徒主張廢奴,但這群在當時前衛開放的基督徒,因此成為傳統與主流教會咒詛的對像 。浸信會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公開承認過去以聖經合理化並支持奴隸制,種族分離政策與反對異族通婚是錯誤的並為此道歉。可惜的是,由於信仰與神學反省不足,許多事往往在某氬價值觀成為社會大勢之所趨後才改變立場,結果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反對課題,但犯的都是同一類型的錯誤,如今反同性戀與反同性婚姻,就是一例!

鄺保羅主教的問題從來就不是僅屬於個人的問題,無怪乎堂社會抨擊他的言論時,竟然有人為他辯護說當日「不是一個完全公開的場合」,鄺保羅是在向教內人講解聖經。這種言論令人噴飯! 如果鄺保羅主教譏諷七一遊行者腦袋不懂分析,我覺得這種說簡直就是腦殘! 不是完全公開的場合就可隨便說話?這完全就像政客一般私下公開是兩回事,公開的言論往往不是空話白話就是謊話,絕對地表裡不一! 主教與政客無異。

身為一名基督徒與牧師,我我必須說,我為教內這種極其腐敗不堪入目的現像感到極端羞恥與難過!

許多基督徒, 尤其是主流教會的領袖,不甘寂寞,羡慕權力,為了親近權貴,不惜向中心靠攏,甚至不惜吮癰舐痔,異常卑劣,彷彿為權貴服務,完全喪失基本的批判精神!

我常說,信耶穌不是為了上天堂,否則基督徒不過是一群等死的人;因為只有死後才可能上天堂。基督徒是要把天堂帶到人間,讓上帝愛與公義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可今日許多基督徒,包括主教,恰恰相反,許多竟是霸權吹手,直接間接製禍害,把人間變地獄! 教會亦不應自誇教會有多大會友有多少教堂有多堂皇,聖經說得太清楚太直接了:

「耶和華豈喜悅千千的公羊,或是萬萬的油河嗎?我豈可為自己的罪過獻我的長子嗎?為心中的罪惡獻我身所生的嗎?....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

(彌迦書六章七與八節)

在霸權面前是沒有中立可言的,在愚蠢面前的靜默其實就是認可,今天的基督徒,我們不只要反抗政治上的霸權,還要學習叛逆教會內反智愚蠢的文化! 我們必須站出來以最明確不過的言論對鄺保羅說:主教,你大錯特錯! 我們必須以實際行動, 拒絕讓宗教領袖把我們當弱智一族,以為他們可以輕易玩弄基督徒的敬虔,以最沒理由與腦殘的說詞合理化自己無理錯誤的言論!

今時今日,豈止佔中?間直必須「佔教會」!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