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4

【評台】杜振豪:有關「搣面照」的澄清 (2374)

杜將軍 片段截圖

視頻截圖

基於那張相片的角度問題,可能很多朋友認為我被搣面了。在此要澄清一下,那位警員是用他們清場時慣用的壓穴手法,用拇指大力按住我的耳下穴位。該位警員沒有搣面,但所謂按穴,效果其實一樣,就是使用武力令示威者感覺強大痛楚,從而逼我們放開手腳。

警察的暴力,最可怕的地方不是如何血腥和殘忍,而是其合法性:無論警方做甚麼,他們都是合法的。為了保護權貴利益及維護既有利益者的秩序,他們可以用一切需要的武力,現有法制會為他們作後盾。面對黑社會我們還可以自衛,但面對警察,只要用手推一推我們就是襲警了,這才是警察最暴力的地方。

各位傳媒朋友,假如希望關注警方的非常規武力,我建議你們可找民主黨的林立志,他連眼鏡被扯脫也拾不了,面上也有表面傷痕(雖然這種對待早已十分常見)。但我更希望傳媒關注,警察可以使用合法暴力,源自制度上的不公義。無論他們使用甚麼暴力,在現有制度下我們都是無從追究。

昨晚被抬上警車的時候,我後面的示威者忽然暈了。當時我不斷大叫,他沒有反應呀,快去睇睇。叫了很多遍,前後左右的警員都不理會。後來他們終於發現那位朋友真是暈了,才向我說:「得啦,我們有人會處理!」說話的時候,該捉住的手,仍然沒有一刻放鬆。普通人看見有人暈了,大多第一時間會去看看。當時警員的「冷靜」,令我深深明白「機器」是甚麼意思:在那一刻,執行職務比甚麼都重要。

執行職務是否比甚麼都重要?社會大眾是時候思考一道倫理問題:如果政權不公義,上級下達的命令也不公義,前線警員是否應該繼續擔當鎮壓機器?希望各位前線警員,可以嚴肅思考這個問題。

相關文章:
杜振豪:難做到,更要做到!

原文載於作者fb,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