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30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袋住的不僅是假鈔,而且是碎玻璃 (939)

林鄭月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指2017年普選特首方法未必是終極方案,日後仍可再作修改,呼籲立法會議員拿出「政治勇氣」通過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力逼泛民「袋住先」。
「袋住先」是切合中國民族意識的現實想法。小時就聽長輩說:一百賒不如五十現,五十現不如十五便。意思是如果你說要欠我一百,不如就給我五十好了,而與其說給我五十,不如立刻拿十五來算了。這就是中國人習慣的「袋住先」邏輯。但「袋住先」也要看袋住的是甚麼?如果袋住的是假鈔,那就不如不袋;如果袋住的竟然是碎玻璃,那麼把手伸進袋裏就會一手血。
林鄭說,袋住的「未必是終極方案」,也就是可能是也可能不是。那麼是甚麼方案呢?她說政改日後至少仍有兩個改善空間,包括令提名委員會更具廣泛代表性,以及提升提委會的民主程序。換句話說,在政改諮詢期收集到的所有增加提委會代表性和提升民主程序的建議,都不會在要市民袋住先的政府方案中被採納了。提委會仍會是四大界別組成,最大改變只是由1,200人增至1,600人。中共既可以操控提名因而仍可以像過去那樣操控選舉結果。提委會將提名梁振英A、梁振英B、梁振英C三人供選民蓋橡皮圖章。要我們袋住先的就是假鈔。
中共應聲蟲說,不管怎樣,香港有一人一票普選,就是邁了一大步。只要有了普選,日後就可以改善。而且,只要特首經普選產生,他就要向投票給他的市民負責,施政的認受性也大大提高。筆者原先也認為,只要有普選,就如同台灣以前國民黨的國代、立委增額補選一樣,本是假戲,結果會弄假成真。但中共是不會讓香港普選弄假成真的。這次要香港人「袋住先」的方案,就等同中國人大的選舉模式,即由中共一黨提名,然後人大代表蓋橡皮圖章,只不過香港實行的是市民蓋橡皮圖章而已。因此,沒有進步,其實是倒退。
何以說是倒退呢?因為以前的小圈子選特首,儘管絕非普世通行的選舉,但至少市民知道這種選舉沒有認受性。我們指罵特首,譏他是689,示威遊行要他下台,市民有反對的正當性,因為他不是我們選出來的。一旦接受了「袋住先」方案,中共欽點的性質沒變,而因為市民投下了一人一票,於是就賦予了特首的正當性,香港也就從香港式的小圈子選舉,淪為中國式的一黨提名的假選舉了。市民和國際社會由是產生錯覺,認為特首有認受性了,而其實是沒有,因為我們只能在梁振英ABC中選其一。原地踏步我們可以理直氣壯地說,特首不是我們選出來的,「袋住先」若實現我們就不能說特首不是我們選的,因為我們投了票。特首不可能因這個假普選就覺得要向市民負責,因為他深知道他是一黨提名才當選的;正如國家主席不會向人大代表負責,因為他是中共黨提名才當選的。因此,假普選比小圈子選舉更差,因為帶有欺騙性。而我們市民也就在這個虛偽的選舉制度中扮演了角色,成為這個虛偽制度的一部份,香港等於與中國特色的選舉制度融合了。
中共和港共要香港人「袋住先」的,不僅比原地踏步更差,不僅是假鈔,而且是要我們袋住一袋碎玻璃。
如果政改拉倒不外是原地踏步,那麼至少梁振英更有機會連任而得益吧,中共仍然可以繼續在小圈子選舉中從心所欲吧,何以中共港共又對原地踏步如此忌諱如此緊張?何以要採取抹黑、誣衊和大規模動員群眾的手段,更在將軍澳進行鎮暴演習,把中共最拿手的文攻武嚇手段推行到極致?不是因為要顧全2017實現普選的面子,也不是針對已經有點有氣無力的佔中,而是為了要藉這次假普選把香港融入大陸的政制體制,是摧毀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重要步驟。
林鄭呼籲立會議員拿出「政治勇氣」通過「袋住先」方案。向絕對權力膜拜而獲得政治賞賜,毋須勇氣,泛民中有幾個這樣的人也不稀奇。儘管他們會擠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恐怕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中,迎接他們的就會是晦氣。而伸手進口袋惹一手血的市民,大概如同2010年政改惹一手血一樣,總會變得更聰明和更有勇氣吧。(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