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2

【主場新聞】謝易儒:遮打道被補者:你知道什麼是責無旁貸嗎? (10202)


今早,我沒有如原定計劃於遮打花園留守至八時,因為大概於凌晨四時三十分,我已身處黃竹坑警察學校的臨時拘留所,由編號可見,我應該是被拘捕的第52位。

本來我已離開遮打花園跟隨學民的路線到政總,當綁完螢光棒於大閘後,學民呼籲在場市民可返回遮打花園聲援學聯,因為清場即將展開,當時只是大概凌晨兩時三十分。我與同行友人立刻返回遮打花園,途中已見多批警察已集結準備清場。去到會場,不到一會警方已經佈人鏈陣防止示威者再加入,此時我已跟朋友走失,不知如何是好時,身處接近前台位置的我看到早前在新聞上看到的80歲黃伯伯,本性及衝動驅使我決定坐下與他同一陣線,畢竟在那時那刻一個正常人實在不忍離他們而去,結果我們一如大家所看到,逐一逐一被警方抬離示威區、搜身及登上旅遊巴,被捕後的小節就不宜詳談。

可能有人會說,你們這些憤青,什麼都控訴一番、身在福中不知福,什麼什麼的,有的更會被侮辱為只懂上街的廢青。但如果你們見到七老八十的公公婆婆都撐著疲累不堪的身體,不惜被警察抬走的代價,去支持這班社會真正的未來楝樑,你知道什麼是責無旁貸嗎?當中黃伯伯跟我處於同一個拘留室時我聽他說其實他已經90歲了,身份証足足報少了12年,現居於古洞,平日有耕作的習慣,實不知以耕作為生還是為興趣,畢竟伯伯都已如此高齡。黃伯伯都可以為自己訴求行出來,你呢?你有勇氣嗎?你有勇氣抗命嗎?今天至少有511位有,希望將來你們都是其中一份子。

昨日我下午三四時已在銅鑼灣出發遊行,為什麼我要遊行了差不多十二個小時,再被警方拘留大概八小時,全頭都是油、全身都是汗水,自己都怕嗅到自己的異味,雙腳要被雨水泡足一整天,到回家清洗時才發覺已起了多個水泡。其實我大可以早回家涼冷氣,看看書,聽聽音樂,欺騙自己我過得很安穩很快樂,悠閒地過一個假期明天繼續努力上班,我今天本來都要上班呀!( 幸好我有一個開明的老闆,收到我被拘留的消息不但沒有怪責我,還親自替我班,非常體諒我,實在十分難得。) 因為我要告訴大家,遊行不只是一個 show,不是一家大小浩浩蕩蕩走出來一下然後去食壽司再回家看TVB世界杯精華直播,不是 show 完了大家明天就繼續上班做隻乖乖小羔羊,而是你有心理準備隨時會有抗命可能,你可能會在第二天不能上班!

又有另些人可能會說,因沒有知己同道人同行,會沒有信心。又或者朋友不一同出來,會感到悶。我想跟大家說,我被捕時朋友已走失,身邊一個熟悉的面孔都沒有,起初都會有恐懼,但很快你就會知道大家的目標都是一致時,就會彼此守望相助,最重要的是信念!

最後我想為今次有份工作的警員辯護一次,雖然我被拘捕,但不知是不是在傳媒壓力底下以致我全程都沒有受到過份暴力對待。在拘留所甚至對長者照顧有加,主動提供不同的服務去滿足長者需要,可見警隊裡的確有些警員不願與市民為敵。當然我這些評語只適用於今次我的所見所閒,可能警方見我們只是普通市民,所以不需要「特別」招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