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9

【熱血時報】鄭松泰:《同根生》是殺人不見血的法西斯處境劇 (1312)


《同根生》不是普通的 CCTVB 維穩劇,因為劇中的情節盡顯「法西斯主義」︰

1. 製造仇恨,分化人民

《同根生》起用朱璇擔任新移民慈母,一面販賣她溫柔淒楚的美色,一面塑造她克苦耐勞,持家有道的形象;但另一邊卻把香港人刻劃為惡人惡相,處處刻薄新移民,又動輒問候、咒罵別人,給人一種蠻不講理的印象。

這種表達手法,表面上教本地人與新移民和諧共處,實際上只會進一步加深港中兩地人民的仇恨。香港人看到 CCTVB 扭曲港人「重公德」的形象,早已心中有氣;另一邊,大陸人看到港人如此欺壓「同胞」,亦會反過來痛恨港人。

這種「人民鬥人民」的方法,根本是中共(現在港共政府亦然)常用的分化手段,目的是藉著群眾分化,把社會問題和政權沒有民意認受的焦點模糊,例如港人本來對單程證黑箱無上限審批的批評,便被轉移視線為針對「潛在」的新移民,更被歪曲為「隱性歧視」大陸人等。

2. 抹黑別人,抬高自己

《同根生》多次利用朱璇在香港打工的遭遇,其丈夫嗜賭、打老婆、離家出走的行為,以及她鄉下的朋友誘使她下海「做雞」的經歷,放大香港這個崇尚資本主義社會的問題。

朱璇和女兒剛到港時,她的朋友便說了一句說話︰「香港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其後,朱璇才得悉,她的好友為了在香港不被別人看貶、返鄉下光宗耀祖,才選擇「做雞」接客。朱璇就此責備她「點解來到香港變咗?」

另外,朱璇母女回到丈夫在港所居的劏房,她們不單沒有半句怨言,女兒更刻苦好學,當女兒不小心開電視太大聲時,同屋住客馬上衝出來篤住他們一家責罵︰「你啲強國人真係麻鬼煩,無啲規矩。」

朱璇出奇地沒有生氣,反而單純地問丈夫︰「我覺得呢度啲人,對我哋啲新移民好似好唔友善咁喎。」丈夫就答︰「憎人富貴厭人貧,係咁架喇,睇開啲啦!」

短短幾句說話,就突顯了大陸社會看重人情、講究通融的優越;與之相較,香港「經濟至上」卻污染了人民純潔的心靈,就連餐廳經理亦想盡辦法欺壓新移民勞工的權益。只有像劇中胡諾言般,住在千幾尺大屋的離地中產,才能成為「人民心目中的好記者」。

3. 崇尚集體,高舉侵略

《同根生》最令人惡心的一幕是,當朱璇經歷了「人生」種種波折後,決心留在香港。在餐廳裡,她與老板談論起香港人口老化的問題,她說她看新聞報道指香港30年後每四個人入面有一個是老人,本來新移民可以幫到香港,點解香港人還要歧視新移民?老板回應指,這只是有小部分港人的想法,更毫不諱言「本是同根生,何必打毒針!」

先不論老板說自己四十年前游水來香港,和現在經由單程證來港,如殺人縱火的施君龍有何不同,但香港早就不是一個移民社會,因為香港早已建立健全的法制,秉承司法獨立的三權分立精神。

更重要的是在文化上,港人在生活裡已建立出「有規有矩」的契約精神。可是,片中談及「港中矛盾」時,故意扭曲港人指責新移民「搶綜援」、「搶床位」等討論,反而歪曲常理,指大部分領取綜援的人都是「香港人」,意即港人歧視新移民,才會造成這種爭論。

大哥,領取香港的社會救助當然必須是「在地公民」、香港人啦!除非是戰亂時期,大陸人需要人道救濟,否則怎可能通街派呢!現時港人鼓譟的是,為甚麼香港無權審判單程證申請,但特區政府卻撤消領取福利的七年界限,甚至修改歧視條例保障大陸人,剝奪港人僅餘批評這種「再殖民」的侵略行為之權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上三點為「法西斯主義」的特徵,《同根生》根本是一部殺人不見血的法西斯處境劇。

劇中講述的是中共和特區政府如何運用媒體機器,向大眾灌輸「集體先於個人」的教條,又利用「人民對人民」轉移政權及制度的缺陷,從而合理化族群入侵,消滅香港人的惡行。

最後引用劇中一句,「人善人欺天不欺」,香港人,起來勇武抗爭吧!


(MyTV 截圖)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