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1

【am730】陳雲:書展龍門陣 (460)


往年我出書,扉頁不會貼照片,真名不傳出,盡以文字見人。這幾年應出版社要求,面書和網台的讀者和觀眾多了,才坐在出版社的攤位,與讀者隔個書攤見面和談話。
往年腳力好,站在書攤前頭看遊人,握握手之類。今年腳力不勝重負,便坐在書攤後欄,勞駕讀者和網友繞過來談。然而後欄也安靜一些,可以一邊簽名一邊與讀者閒聊。我之前在面書公布了在出版社攤位候教的時間,大概每日午後兩、三小時,有心的讀者,便帶些話題來談。我有些像清代的蒲松齡,在村莊門口的過道之側,設下茶水,招待過客,談些鬼怪異聞。
找我談話的,無所不包。有些看了《香港城邦論II》,之前去了日本京都、愛爾蘭、蘇格蘭遊歷,驚嘆京都之優雅精緻,英國保存了帝國本色,英帝國可以內有四國,即使鬧分離,也有默契。二戰時,愛爾蘭不向德國宣戰,為英國保存國力,愛爾蘭與英格蘭是世仇,然則雙方都有大氣度。現今英國的親歐派與離歐派,雙方也有默契。英國與英聯邦及與美國的關係,更值得華夏參考,那真是個帝國的天下。
也有來談論終身大事的,例如該否年輕結婚。細心談了,我看他有慈愛心,鼓勵他結婚生子。《易傳》曰:「天地之大德曰生。」年輕生育,母親危難少,父親童心在。晚婚晚育是世道不好,為勢所迫。
有些在兒童館看了語文教材,一再敦促我寫一些兒童中文讀本。此事去年也有讀者提過,但編撰兒童讀本不可輕忽,民初中國是葉聖陶、豐子愷一類的教育家做的,而且要安靜下來,回復童心,我還是留待來年再想吧。有些讀者眼利,買了我學生甄小慧《芭蕾出少年》的香港芭蕾少女訪談錄,見文字編輯是我,也拿來簽名留念。
今年書展遇到最感動人的香港中學生。他行過次文化堂的攤位,我當時遲到,趕緊為輪候的讀者簽名。他在旁耐心等候,見有個間隙,便過來問我,能否交談一會。之後拿出學校的作業簿,裡面用原子筆和鉛筆,密麻麻地寫了香港的社會、政治問題,東亞的局勢問題,以及他自己的人生思考,一條一條與我交談。
我見他如此認真,便在書攤內端出椅子,給他在書攤坐下,平等論學。他問題尖銳,不可等閒視之。我見他隨手寫下我的解答,分了心,便請他用電話錄音,不必筆錄。談話完畢,我有些疑惑,問他,這是做通識的作業吧?他答,不是學校的作業,而是他這一年來的讀書筆記和人生思考,見我在次文化堂的攤位,便大膽從事書包掏出來與我談。這真是香港的好青年。亂世催逼青年成長,或沉淪。他走後,我默然。周一刊登

 
陳雲~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
《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