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5

【評台】Takey Chan: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3562)


{編按:警方七一晚清場時的手法(例如按示威者穴位等)受到不少批評,部份警員或會覺得這是他們慣常清場的做法,不存在故意要傷害示威者。被捕人士之一的Takey在這篇文章中就寫了一個有趣的觀察:他當晚觀察到每個警察處理示威者的態度可以大大不同,但即使有警員同情示威者,他的手都要放在被抬示威者大脾內側的穴位,「做樣比人睇」。究竟清場時要按示威者的穴位是否「慣常做法」?這做法又有甚麼合理性?}

尋日發生左段小插曲,我07:35被捕到黃竹坑,到晚上20:42先由警方既車送返車站。明顯以511既人數,警方已經極度手忙腳亂亂哂程序,呢個數字可貴但亦都可惜。

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去支持公民抗命

釋放後有部份同我同行既人一齊到小巴站乘搭紅van到旺角。接近44小時既抗爭大家已經疲勞到極點,車上除左去完海洋公園玩既大陸人之外,全車一片靜默。

當紅van到旺角大家落車比錢時,司機話:你地既錢唔收,香港靠你地!當然我地感動亦感謝,多謝你揸 KZ9130既司機,由黃竹坑去旺角既車錢每位$20,我地幾乎係最後走既一批。511人由朝到晚去旺角既錢佢都唔收,冇三百人我諗都近二百。佢雖然有佢既工作,佢冇參與公民抗命,但係佢用左佢既方式去支持。

被感動流淚的警察

回看七一遊行過後決定留守遮打預演佔中既當時,警方嚴陣以待。雙方擺明車馬,我要霸路你要清場,一切理所當然,我並不怪罪警察。職責所在,換轉我係警察我一樣要抬。但係係緊守自己崗位同時用咩心態去對待唔係作奸犯科十惡不赦既公民其實係有得揀。

清場頭段,有一位三柴被我地死守既其中一員慷慨陳詞所感動眼角有淚一度退去後方,佢係抬人既過程冇擰過人頭,冇屈過手,冇打過人,佢選擇以體力付出去換取和平對待同一個城市既人。

反而到拆走我時既兩個白板,佢地一埋牙就用性命相博既眼神每人用一隻手指公比盡力掐落我手爭既曲池穴想我鬆手,我無鬆,佢地合四手之力拆開我兩隻手,拆完手抬我上車。

抬我走既時候4個人兩人抬手兩人抬腳,抬手兩個出盡力屈我手腕令我全程都要出盡力向上頂死手腕,抬左腳既亦唔係單純抬我,佢用手指公出盡力插落我大脾內側既血海穴令我痛楚,一邊加力一邊問:你自己行唔行到,行到放你落地自己行。

但係以上全部唔係重點。

身在曹營心在漢的警察

但係以上全部唔係重點。重點係另一位抬我腳既警察,當時我比4個人抬,佢係負責抬腳既其中一個,佢一手繞過我大脾抬住我盤骨,佢由頭到尾係真心想托住我,而另一隻手同另一邊警察一樣放係我大脾內側血海穴,但係佢從未比過力掐落去,佢係做樣比人睇。

4人將我抬到旅遊巴,放我落地既時候我回頭望佢一眼,佢係白板。佢拍一拍我,我地四目交投。冇講野,但係佢既動作話比我知身在曹營心在漢,得罪喇。我輕輕點頭。

警察也可作出選擇

警隊既抱負、目標及價值觀係與市民大眾及其他機構維持緊密合作和聯繫。以公正、無私和體諒的態度去處事和對人。尊重市民及警隊成員的個人權利。

呢D先係冇選擇之下為正義作出選擇既人,各位警察,我地唔係賊,我地爭取緊既亦係為生於同一個城市既你同你下一代而爭取。而香港靠既唔係我地,係我地再加上『心在漢』既警察。

而當普通市民係沙包果D警察,你連狗都不如。

原文載於作者fb,小標題為編輯所擬,圖片由作者提供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