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5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新世代抗爭是香港起死回生之路 (1211)

7.1前夕,在白皮書的刺激和公投的激勵下,許多市民都準備次日要上街,但也有相當部份人懷疑年年上街究竟有何用,縱使幾十萬人叫喊「梁振英下台」從前年喊到今年,他仍然好官我自為之;上街後,第二天人人照常上班上學,社會向下沉淪的趨勢這些年沒有改變。佔中提出一年多,響應的聲音逐漸減弱。縱有79萬人公投,佔中三子認為7.1仍未是佔中時機。這時候,學民思潮和學聯提出了7.1遊行後即時進行佔中預演,直至翌日上午8時。黃之鋒在facebook上說:「我都好難去說服每一個人同意我/但說到最尾/我都相信一件事/投身民主運動就是應該──忠於自己。時至今日/掛着公民抗命的旗號一年有多/然而我們仍未有行動的決心。/你可能覺得我太冒進/但v煞的一句:『人民從來不應懼怕政府,只有政府應該懼怕人民。』/我想這不是一句口號更是一個信念。/公民抗命是為勢所迫/坦白說風險也不少/很多參與的同學只是中學生/包括我在內也未夠十八歲/你問我心情如何/我也感覺擔憂/但作為行動的發起人/一個負責任的行動者/我決意承擔一切的法律風險……」
在7.1遊行的行列中,明顯看到多了許多十來歲的中學生。有人估計,全港約40萬中學生,參加遊行的可能有10萬。遊行中許多朋友擔心入夜後佔中學生的安全,想去參與及聲援。其後通宵留守的學生中,有人說他們的父母支持他們的抗爭行動。接下來511人被拘留,當他們陸續從警校被釋放時,門外的父母大都表示雖然擔心他們的孩子,但也為有這樣的子女而驕傲。有人問被收柙的城大女生,「你知唔知你有案底好難搵工?」回答是:「香港唔掂,我哋都唔掂!」在被拘留的511人中,許多都是大專和中學生,其中數十人是中大、港大、科大等學生會領袖,包括會長、副會長等人,他們背後支持者是選他們出來的學生選民,這些學生群及家長群,已認識到爭取權益比現實利益更重要。香港人本來是只要「自己掂」,香港掂唔掂是不會關顧的。現在年輕一代的認識提升到「香港唔掂,我哋都唔掂!」的境界了,社會意識有重大改變。
台灣知名作家、現居香港擔任《號外》雜誌總編輯的張鐵志,7.1晚在遊行後的集會中說:「我來香港一年半,最深的感受就是香港正處於死亡與重生交會的歷史時刻。」走向死亡的,是那些小店老舖,是表達自由、法治廉潔、官員信譽,以及香港人所珍惜的生活方式和核心價值。這個月,白皮書更正式宣告一國兩制的死亡。The City is dying,但還沒死。過去幾年,我們也看到許多新生的力量、價值正在崛起,改變這個城市:新世代的社會運動,社區保育和土地正義,新的運動如同志運動,以及六月全民投票所展現的,都是這個城市新的生機。這些新生的力量正在和那個讓香港死亡的力量搏鬥。我們不知道最終誰會勝利,但我們知道,不抗爭,香港就會逐漸走向死亡。
新世代的抗爭,是香港起死回生的唯一出路。反國教運動,如果領導者不是學民思潮而是教協,你認為會是甚麼局面?政改若不是學民思潮對公民提名堅定不懈的推動,在真普聯內訌中,會有79萬人投票嗎?佔中的一再延宕,泛民一再分裂,中共港共毫無讓步迹象,卻還有老一輩民主人士呼籲政府盡快與泛民談判,認為真普聯方案並沒說三軌不能缺一,故談判空間還在。她難道不知:對中共來說,你越求它,它越看不起你嗎?香港民主運動繼續由老一輩的泛民去帶領並在不停內耗?還是應該由年輕一代主導,老一輩只去配合就好呢?
新世代在立法會缺乏席位,沒錯。在51萬人遊行和預演佔中後,立法會二十多名議員向梁振英嗆聲,被逐或離席抗議,主席曾鈺成會後說:如果只是一兩個人的行動,可以視為個別事件,但二十多人行動,那就顯示與行政機關、行政長官難以合作,這就值得行政與立法機關都作檢討了。這就是在新生代喚起民眾的情況下,老民主派的配合。如果不配合,那也沒關係。即使保守的政改方案通過,也不過是激發起更激烈的抗爭,新生力量與讓香港死亡的力量的搏鬥會更趨激烈吧了。
我們要相信年輕人,他們熱情,敏銳,具正義感,最沒有個人利害的考慮,初生之犢雖沒有處世經驗,但也因為沒有受到中國政治文化醬缸的浸染,因此最能贏得公眾信任,而他們也確實值得信任。
一位25歲青年第一次參加抗爭並成為511人的一員,他說,那一夜令他對香港重燃希望。
梁振英報警,梁政權逮捕領導遊行的民陣人士。上帝要他滅亡,必先使他瘋狂。香港正處於死亡與重生交會的歷史時刻。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