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4

【評台】鄧小樺:我們會愈來愈好 (349)

攝:楊軍@公民攝記

坦然公民抗命、讓千萬人看到你的掙扎、在鏡頭前被抬離並不可怕,我的經驗是,如果你做的事是對的、是很多人心中本來就想做的事,你就會收到許多感謝的訊息。以前進入天星碼頭停止工程後,翌晨收到大量不熟的朋友短訊說「你做得對」,今次在遮打道被抬,第一個即寄PM來的,竟是HOCC,她是其中一個在家但精神狀態與現場同步的人。而收到的訊息壓倒的是「感謝」,那就是說,這是一場人心所向的運動,人們已經準備要走出來,而且在他們的感謝中,其實暗示著共同感。

香港人其實做得很好,但運動經驗不多,常常不知道自己的勝利。於是凌晨五點,我在FB急急留了個MESSAGE:
//現在現場還有二三百人,如果每清一個人要一分鐘,都要300分鐘,即五小時。現在是五點,八點無法清場,那麼就是留守者勝,以零武力達到八點的目標。如果他們用胡椒水炮催淚彈驅散和平示威者,仍然是留守者勝,勝利在於,以零武力迫國家機器在全球目光下露出暴力醜態。無論任何一種,留守者都會在對抗中而無法宣佈勝利,請在家的人替我們取回我們應得的勝利。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我們要知道自己的力量。//
按鍵之後清場的警方就到了我面前。只能把勝利及宣佈勝利的希望,都交到其它人手上——這種必須由他人完成的感覺,就是共同感。

圖片來源:作者Fb

我YC朱江瑋朱凱迪一行抬時用了20分鐘,累積的體重養兵千日用在一朝,有盡到爭取時間的責任。大家都來學習能夠撐較久時間的被抬方法。
1. 挨緊坐密;
2. 保護連結點(例如與鄰座十指緊扣把手藏在背後,背囊則放在前面),抬人最難是拆結,對方要麼花時間,要麼增加武力程度;
3. 連結被拆後放軟身體,重量會暴增。

以往不太覺得增加警方清場難度有什麼意思,但今次大會設下八點目標,什麼都有了意義,恨不得像韓麗珠小說那樣縫身。到底是兩個人抬你還是四個人抬你,有絕對分別,我有六個女警招呼,心中大樂,因為你的消耗就是替後面的人爭取時間。而清場短兵相接到這個程度,時間亦變成無限精微,一秒就是一秒。回想起來,我的消耗度一直都是五分鐘左右;而記得有一次超小型直接行動,六個人撐了30分鐘,葉寶琳在最頭一聲不響,一個人頂了15分鐘,都不知是怎樣做到的(頂完上左白車)。

被搬上車後其實非常擔心不能撐到八點,打定輸數,心裡一直在唸「500人還是太少!以後一定要更多人!」後來知道撐到八點,真係激動跳起YEAH一聲,而且我知道以後一定會更多人。能撐到八點,全仗在場人士的肉身意志,這都是寶貴之極的事物,孟子話齋,我善養吾浩然之氣。養氣,練兵,我們都會愈來愈好。

就憑臉書上一面倒的正氣與希望,以及人們不斷互相感謝,我就知道自己在正確而大型的群眾運動裡。我知道大家都想香港變得更好,而且一直嘗試走得更前。改變即將來臨,七一七二完勝,和平不合作運動向前邁進一大步。同行的年輕人十分令人鼓舞,堅定,澄澈,團結,叫「可恥」叫到警察腳軟。其實也有很多中年人,我前面兩行是旺角樂文的曾生;有位常來文學活動的姨姨,後來坐到我和朱凱迪旁邊,我們的結連著她,抬佢都抬左3分鐘!

我喜歡跟可信任的人同行,遮打道上511人雖然多不相識,我感覺到在場的能量十分堅實誠信。留下來被抬是當場決定,也沒想很多被拉的後果,例如還沒有寫完散文集的自序。是想看看自己是否仍是可以隨時豁出去的輕盈:在正確的目標之前,將所有利益計算拋諸腦後,有前無後,無論怎樣的權威也不能叫你屈服。意志互相激發是最美好的事物。

圖片來源:作者Fb

順便SHARE自己的被拉書單,阿甘本《褻瀆》、德里達《無賴》、劍橋講座《記憶》,在遮打道、警署裡交換著看,有點難,但都是好書。運動裡看的書應該有提升到質的飛升的水平。隔絕手機,我在警局裡得到六月以來最長的閱讀時間。

我是好運的,每次被捕都見到正常的警察。沒有拷打,沒有落案,仲有野食(每次我入警局都會叫到野食俾大家食)。我當然忍不住和警察鬥咀,他們前倨後恭,本來傾向兇我,後來跡近恭維,回咀時一再說「睇書啦你」,我相信書本可震懾警方。

我終於要去睡了——而香港的醒來,就在眼前。改變的時刻愈來愈近,各位沒有留守的朋友不用自責,這次只是開始,如果你這次不在,我在這裡等你。香港社運尚不習慣完勝,而這次就是接近乾淨的完勝——它只是開始。真的感謝徹夜不睡的圍觀巿民朋友,真的感謝最後撐到八點的人,真的感謝學聯冒險為我們開了這個運動的場域。

此文為作者FB STATUS加長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