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8

【蘋果日報】添馬男:主場新聞死 主場社群生 (1482)

■《主場》博客前日深夜在fb開設「主場新聞博客群」專頁,希望在此繼續上載文章。
《主場新聞》結束,別具象徵意義,今日香港不再是香港人的主場,我們是作客。上一代走難來到香港,抱住過客心態,仲記得細個常問阿媽為何同鄉會名字前面會加上「旅港」二字,當時她說我們是暫時留下,像旅客一樣。中學時上EPA課,老師教曉我一個英文字叫refugee mentality,難民心態,指香港人胼手胝足、辛勤工作,但對香港欠缺歸屬感。八十年代流行用語又變成了「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在香港這地方當家作主,由殖民地過渡到特區,開始了主場身份的探索,經歷董建華七年管治失敗,沙士奪去近300條人命,2003年50萬人上街,是主場意識的開始,一直被視為政治冷感兼保守的中產動員起來,反對董建華無能施政,香港人說出了對管治的要求,董建華之失敗,不在於親北京保守政治立場,而是「議而不決、決而不行」。

主場意識
北京回應了香港人訴求,撤換特首,2005年曾蔭權以「能吏」姿態接任,提出強政勵治口號,對症下藥,一洗前朝頹風,民望高企。但曾蔭權對貧富懸殊及房屋問題過份保守,對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後經濟形勢作錯誤判斷,擔心樓市下跌而在資助房屋政策上舉棋不定,民怨開始匯集在反「官商勾結地產霸權」旗幟下。
在這環境下,2011年特首選舉展開,梁振英借此機會自我包裝成為為民請命反地產霸權代表,唐英年則要為曾蔭權任內政策失誤負責,加上梁營操作唐醜聞,成功迫使北京改變態度支持梁振英。但梁唐互片到最後,梁之以「鬥爭為綱」,保守好戰面目曝光,市民開始擔心香港出現「深紅」特首後,高度自治不保。
「主場」二字乃梁唐電視辯論中出現的字眼,本意是指「而家到我話事作主」,之後成為潮語。《主場新聞》就是借用了「我主場、我話事」引申出新的政治含義,回應市民對內地政治影響越來越大的焦慮。主場意識由2004年反對廢柴無能政府,演變成2011年「自主話事」,突出香港我城的主人翁身份。
由主人翁意識作基礎的《主場新聞》,政治上無可避免是走在社會前沿,甚至介入社運程度更深,因為新媒體是以年輕人、九七後政治新生代為主,這個定位在過去兩年實踐中慢慢形成,聚集了一群具批判性的博客文章,讀者也走出香港,在台灣及馬來西亞華人意見領袖中有不少支持者。

民意主導
《主場》的進步性,不在於「我城、我觀點、我主場」的口號,他與傳統媒體最大分別是「權力關係」,新媒體是較對等的地位,包括博客、記者與總編及老闆,我認識的主場人都說他們編輯自主最高,不可能出現編務總監停機改標題事件。傳統媒體總編或老闆主宰新聞取向及立場,在新媒體不可能出現,因為《主場》相當內容是匯集網絡個人媒體而成,網絡活躍的民意關心甚麼,《主場》就會關心甚麼。
當網絡上全人類在嘲笑梁唐青儀「air quote倒抽一口涼氣」時,《主場》自然會跟,如當作冇事發生,《主場》變河蟹的消息很快傳遍網絡,網民信任即刻消失。至於博客選材,也是互動,當某題材反應熱烈,大家即時見到share及like情況,自然會跟隨寫同類題材,沒有人吹雞召集寫文砌政府砌梁太砌Treegun,因為網絡民情透明兼且是即時性,洗版現象一旦在fb news feed出現,博客,記者人人看到,還用總編老闆落order咩!
《主場》的主人翁,其實是進步的群眾,是群眾介入了新聞網站每天的運作,影響其版面及內容組合,一批傳統媒體評論員以外的博客因主場而彈起,和同時提供了主流媒體忽略的新聞匯集,如科普、藝文、性取向等。所以我認為主場新聞其實是個社群,不只是媒體平台,這個社群代表香港進步的一面,具備普世價值、關心普選民主、少眾權益、創新,有國際視野、兼且也愛時尚,主場新聞消失,不代表主場社群被消滅。這兩年《主場新聞》的旅程,是充滿驚喜,讀者實在不用傷感。
支持《主場》的人,還可以回到傳統媒體「不慍不火」的世界嗎?十年前走出來的群眾,還可以回到「和諧幸福」的社會嗎?

添馬男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