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1

曾志豪:「數夠票思維」害死香港 (352)

警察被政府擺上枱,推在前線,把對政府的壓力轉化為警民衝突,任由警方用可笑的執法手段替政府擦去屁股上的政治糞便。

市民對警方愈不滿,抗爭力度便加大;警方也就更出師有名,羅織罪名,拘捕更多市民。

惡性循環,躲在背後奸笑的,是始作俑者的政府。

遊行市民說,警察之中也是有講道理的;但警察卻沒有說一聲,遊行市民其實也是有文明理性的。

整個社會就在警方帶頭下,敵視社運。

特首說香港警方和外國警察相比,已經相當文明克制;那為何不能用同樣的尺度講一句﹕香港的示威者,和外國相比,也非常和平理性?

如果你說,今日市民和平留守,但不能擔保明天不會變為暴力;我們是否也可以說,今日警察只是屈示威者手腕,難保明天不會用警棍扑頭?

政府玩「數夠票」的把戲,只要有足夠支持,便漠視其他反對聲音,霸王硬上弓。

面對靜坐留守的市民,只要數夠票,有足夠警力清場,政府便懶理市民的訴求。

只要數夠票有大商家的支持,便發動席捲全港的「反佔中」運動,而政治上,卻完全不回應「佔中」市民的訴求。

就像梁振英簡單把行政立法關係的緊張,怪罪於個別立法會議員身上,再自欺欺人講一句「行政立法關係良好」;連曾鈺成都忍不住批評梁振英的講法。

這也是粗暴的數夠票思維,不反省立法會的制度缺失,只要夠票通過夠票趕議員離場便萬事足矣;反對派的民意呢?就像那隻擲向特首的玻璃杯,散落一地跌得粉碎。

一支球隊,如果每場比賽都是險勝4:3,昏庸主帥會滿足於前鋒火力十足;但英明的領隊卻會認真審視為何丟失3球?如果不正視問題,終有一天,賽果便會改寫成輸3:4。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