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6

【熱血時報】P某:來生不做黃毓民 (4061)



黃毓民掟水杯事件,事態已發展到令人汗顏的地步。先有激進派議員建議報警處理。警民合作,這是甚麼門子激進派?而且,說這話的人,都是黃的前拍檔。

然後,有所謂支持民主支持者批評他「搞壞大市」及「冇分寸」,令政府「轉移視線」導致之前的所有抗爭前功盡廢;更甚者,有傳媒人第一時間嗆聲,說要「unfriend」割席。而有「民主教父」之稱的李柱銘,接受電台節目主持訪問時,公開要求黃毓民向公眾道歉,而且指他的行為完全「對共產黨有利」。

去到前晚,他被警察追緝,於是自行到警署協助調查,最終被拘捕;但關心事態的人,卻遠比批評689夫人暴走的為少。就像他「罪有應得」,無須同情和關心。

麻煩請先用10秒,思考黃毓民在近20年來做過甚麼。

搞雜誌、編報紙、寫專欄、做節目;被封咪後搞政黨、組織抗爭、進入議會搞事、連結議會外內抗爭、帶領公民抗命(佔領金鐘)、引入立法會拉布……中途,他經歷過無數次抹黑,又兩次因人事鬥爭離開自己成立的政團,被主流傳媒封殺,被市民罵「教壞細路」。

他的終極目的只有一個︰反共。而他所經歷的,放諸四海的話,其實跟外國的其他激進派政客沒多分別;甚至,他比別人經歷得更多。

然而,每次黃毓民為民請命,稍稍行前一點,稍稍激進一點去抗爭,便被同行臭罵;有時,「自己人」的語氣甚至比敵人更重。就說當年他講一句「仆街」,溫和民主派口誅筆伐;但明明「仆街」二字是俗語,並不是粗口,累得他之後只能說「不該」反抗之;去年,宜家(IKEA)布公仔「路姆西」一擲成名,這班政客人人手執一隻並作狀拋擲之,用諧音說「掉你路姆西」,明講粗口gag。

然後,黃又試過在立法會會議中走到官員的位置掃枱,被泛民痛罵暴力搞事;今天,泛民走到吳亮星面前掃枱,卻不幸忘記當日說過的話。

黃被傳媒封殺,大家若無其事;某位「名嘴」明明因水準不足而被辭退,大家卻上昇到「言論自由」的問題層面。

三年前,黃帶領百多人佔領金鐘大街,還得被定性為「非法集結」而留案底,但被民主派指摘「做壞規矩」;今年七一遊行,學聯成員帶領預演佔領中環,被捧為民主鬥士。

而最離譜的,是長毛拉布被當作議會鬥爭,黃毓民拉布卻是浪費大眾時間。

都不是雙重標準了,「黃毓民」本來就有原罪在身,做甚麼都錯。黃毓民的原罪是甚麼?「收共產黨錢」,還是與中共「裡應外合」?每次黃毓民搞事,有人總說他「鬼鬼地」?鬼在哪?他只不過不跟遊戲規則去玩而已!

黃的所謂原罪因何而來?全部都是「傳言」和「別人說的是……」吧?說這些話的人,居心又何在呢?不就是他行前一步,掌聲比你們多,跟隨者比你們多而已吧?但既然你們說他有原罪,為何又要抄襲黃的抗爭方法呢?他的做法有問題的話,你們就應走另闢蹊徑,而非走在他影子之後。

我只知,有份罵黃毓民的人當中,有好幾個實在地與中共進行枱底交易,即2010年政改一役。

他為爭取民主盡了奶力,拼了老命,換來的不是背叛就是咒罵。中共想他死,所謂的民主派恨得他要死,反目的同路人詛咒有眼疾的他快盲。認真說,黃毓民根本就吃力不討好,連作為知識分子面子和尊嚴都拼出去了,換來的只有難聽的話,和不屑的態度。

有人羨慕香港有像黃毓民一樣的人為民主付出,但香港一班把持民主「抗爭」遊戲的叔父們,卻為詛咒他日思夜想,甚至除之而後快。

黃毓民根本不應活在香港;噢,又或者他根本不應存在。不要學「黃毓民」的抗爭,不要讀「黃毓民」的思想和理論,不要追隨「黃毓民」的路線,最好連「黃毓民」的名字也不要提,亦不可叫自己做「黃毓民」。

「黃毓民」,就是信不得的邪教,說不得的禁忌。

記得,小時候家母訓言不要浪費食物,否則下世投胎做非洲窮國飢民,便後悔莫及;又記得,鍾祖康著作《來生不做中國人》,道盡地獄鬼國荒唐怪事,令人不禁自嘆。

但經過上周四的689答問大會掟水杯事件,以及上述種種事態後,想法又要再改,最新版本是︰

「來生不做黃毓民」。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