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8

【輔仁媒體】莫哲暐:鄺大主教,請在主前懺悔,並向人民道歉 (1158)

鄺保羅 國家宗教局

香港聖公會主教長兼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全國政協)委員鄺保羅大主教鈞鑑:

本人從媒體報導得悉閣下發表了一些政治見解,為免斷章取義,本人特別上聖公會聖保羅堂之網頁,重溫閣下整篇講道。現抽出其中數段,並逐一回應:

講道:「呢個係天父嘅恩典,天父藉著聖靈嚟到呼召你哋,願意跟隨,所以亦都可以話呢,係天父揀選你哋,而你哋係回應天父嘅揀選,你願意一生一世去跟隨主。但呢種觀念呢,喺香港今日已經好薄弱㗎喇,大家最近成日都聽到話乜嘢都自己揀丫嘛,下嘛?你哋睇最近遊行,香港人自己揀,咩都自己揀。嗱,呢啲人嗌呢啲口號完全唔知自己講緊乜嘢,大家都知道我哋每一個人、每一個地方、每一個機構,無可能可以單獨生存。大家都知道,我哋有今日,都係有好多人畀我哋有各種嘅恩典,我哋今日坐喺呢個咁靚嘅聖堂,呢個係天父畀我哋嘅恩典,亦都係保羅堂歷代嘅兄弟姐妹無私嘅奉獻,先至有呢個嘅家。…… 天父呼召我哋都唔係淨係拯救一個人,係拯救所有嘅人,所以上帝嘅呼召係畀所有嘅人,揀選亦都係揀選上帝所愛,所有嘅人都係上帝所愛所揀選,但問題就係我哋願唔願意去回應佢嘅揀選。」

回應:或許閣下曾受過獨特之哲學訓練,然本人實在看不出「有選擇」與「無人可單獨生存」之間有何邏輯關係。人乃群居動物,當然要互相扶持、互相依賴,然人仍然可以在群體生活中選擇各種事情。閣下不也選擇了當神職人員嗎?不也選擇了當政協嗎?閣下謂上帝揀選了所有人,但也要看吾人是否願意去回應其呼召。這也是「揀」呀!另外,七一遊行之人士大喊要「自己揀」,乃要「揀」行政長官,要有權選擇政府之首長,而非「咩都自己揀」。難道閣下之智力不足以去了解幾句口號嗎?

講道:「我真係唔知道應該點樣去解決香港呢啲問題,但我經常祈禱我話:天父求你畀我有智慧、畀我有能力,點樣能夠為香港做一啲嘢。我有經常喺度諗:啊!如果耶穌基督喺度嘅時候我哋問耶穌基督,佢會點樣回應今日嘅事呢?或者喺日常生活裡面,我哋嘅信仰面對咁多嘅挑戰,我哋點樣解決?嗱,今日好少基督徒會問耶穌基督會點樣回應,淨係我哋以人嘅角度去嚟到去回應。但係當然,我哋要過呢個基督徒嘅生活,我哋將我哋嘅信仰喺生活裡面表達出嚟係一啲都唔容易。所以各位今日你哋唔好以為接受咗呢個堅振禮就,嘩!乜都搞掂晒、即刻乜嘢都可以解決。即係好似而家香港嗰啲人講一有普選即刻搞掂晒,又有飯食、又有屋住、又有工做,好似乜嘢都……如果咁簡單就好喇。」

回應:閣下請求上帝賜予智慧,實在正確。然天父似乎仍未應允閣下之請求。從來無民運或社運人士說過有了普選就能解決一切問題,假若閣下聽過,請指明出處。香港有了普選後,當然不是一了百了,民主國家也要應付不少問題。然民主制度最大之好處就是能不斷自我修正。再者,現今香港之問題其中一大根源,乃政制不民主。政府非獲人民授權,因而缺乏合法性(legitimacy),誰當行政長官也無法得到人民支持,令施政困難。實行普選,乃改善香港亂狀之第一步。閣下如果不懂,那還真要多些祈禱。

講道:「特別對於而家呢啲政治嘅嘢作出嘅決定更加難。大家知道呢今日你如果開一句聲同特區或者中國政府講一句好話就俾人鬧到……不過我成日俾人鬧㗎,講一句好話啫,喂!幫佢講一聲啫,就話你投共!(眾笑)明唔明呀?你係建制!你係保皇!嘩!好多帽戴畀我嘅!」

回應:閣下之「功績」,豈只是講一句好話而已?閣下或許已經忘記了自己之身份乃全國政協。假若當了共產黨政權內之政協,也不算是投共、不算是建制,那恕本人愚魯,請問怎樣方算是投共、建制?

講道:「耶穌基督話:我心裡柔和謙卑。我唔相信如果耶穌基督今日喺立法局,會好似有啲議員咁乜嘢都掟,亦都我相信耶穌基督今日喺街上,我唔相信佢會呢,用一啲咁羞辱嘅說話嚟去咒罵嗰啲官員,咒罵其他人。我亦都唔相信,耶穌基督係會用呢啲不理性嘅暴力,嚟到去表達。」

回應:閣下雖則是大主教,但可能政協之工作太忙,忘記了讀聖經。瑪竇福音二十一章十二節記載:「耶穌進了聖殿,把一切在聖殿內的商人顧客趕出去,把錢莊的桌子和賣鴿子的凳子推翻。」約望福音二章十五節也寫道:耶穌「就用繩索做了一條鞭子,把眾人連羊帶牛,從殿院都趕出去,傾倒了換錢者的銀錢,推翻了他們的桌子。」瑪竇福音二十三章二十七節記載耶穌痛斥偽善者:「你們好像用石灰刷白的墳墓;外面看來倒華麗,裏面卻滿是死者的骨骸和各樣的污穢。」不知道擲物與用鞭子趕人並推翻桌子,何者更暴力?不知道為何耶穌又如此痛罵他人呢?閣下祈禱時,不妨問問祂。

講道:「而家今日嗰啲人,成日見親我,或者教會嘅領袖,就一定話:我哋要發聲!成日都要出聲!一定都要出聲!明唔明呀?一定要抗爭!唔知成日都要出咁多聲做咩?所以好似一唔出聲就無機會……啞㗎喇!你明唔明呀?但你睇下耶穌基督,聖經話佢喺比拉多面前嘅時候,佢唔講嘢㗎噃,聖經引用舊約以賽亞書話佢好似被宰殺嘅羔羊,默默無聲。有陣時唔係一定要出聲,無聲勝有聲。同埋唔係一定下下都要用暴力。」

回應:所以說閣下做政協真的做得太稱職,忘記了要讀聖經。話說一九八九年六四慘案後,有一位天主教神父講道謂:「祂雖然教導我們,當左面被掌摑時,還要給他以右臉,不以暴易暴,但當祂在公堂被審,兵丁掌摑祂的臉孔時。祂即時抗議說:『我若說得不對,你指証那裡不對;但若對,你為什麼打我?』(若十八:二十三)這是基督挺身譴責不義的明顯例子。因此,對近日國內一小撮當權者血腥鎮壓和平示威者的暴行,我們必須予以嚴正及公開的譴責。」這位神父叫湯漢,現在是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

講道:「嗰啲人今日點解會用咁多嘅暴力,其實因為佢哋心靈唔平安,咩都驚。你睇下,咩都驚,上個禮拜遊行嘅時候有個年青人,啲記者問佢:你係咪第一次出來遊行呀?係呀!咁點解你今日第一次出來遊行?哎呀,我出年無㗎喇!嘩!咁我差一啲都去埋,出年無得遊行,咁仲唔去?成為絕後嘅嘢,咁我都去遊行啦!戴晒主教帽帶晒杖去啦!(眾笑)係咪?無啦嘛!出年無啦嘛!你睇,嘩!講到好似成個香港變無晒乜嘢都無㗎喇!你睇嗰啲言辭!我都覺得好奇怪,好多人好信呢啲嘢㗎播,好似講到真係咁樣噃。因為我相信嗰啲人心裡面完全無平安。佢無平安嘅時候佢嘅耳仔腦筋淨係收一啲嘅信息,個腦筋完全唔識得去分析!…… 有個教友係讀書人來我睇得出,佢話:大主教,我好反對發展東北建屋!我話:點解呀?因為政府起晒屋畀大陸人住!下?我話:唔係啊嘛?(眾笑)咁大膽?(眾笑)我相信有啲屋係會畀大陸人,但佢哋要買㗎嘛。但我唔相信全部間間都畀晒佢。但係佢信㗎噃!又有人話:我哋香港一定要抗爭,我哋香港無晒自主!香港幾時有自主?(眾笑)香港係高度自治㗎渣嘛!你睇下完全係無咩嘢嘅。好似上個禮拜捉咗班學生,第一時間同啲記者講:哎呀!我哋又無飯食,去廁所又要排隊,即係wun(囚禁)住咗喺赤柱(眾笑),丫唔係,wun咗喺黃竹坑嗰度,你明唔明呀?咁我心諗:啲記者又唔訪問我,不如帶埋菲傭去遊行?(眾笑)係嘛?(冷笑一聲)你話!呢啲就係而家啲人完全無平安!佢無平安嘅時候,佢個腦唔識去分析!」

回應:閣下謂香港從來無自主,只有高度自治,更取笑爭取自主之人士。本人愚笨,不明白為何高度自治就等於不能自主。閣下或許甘願為奴,在政權面前卑躬屈膝、摧眉折腰。然請自己去跪地好了,不要取笑那些希望抬起頭的人。此外,閣下雖則對各政治事件有特別之見解,然也請放下身段、睜開雙眼,好好去認清事實:看清楚警察濫權之行為、看清楚政府發展東北背後之用意,也看清楚遊行人士之訴求,並且用閣下之腦袋好好分析一下。此外,閣下講道時之態度與言辭,輕佻傲慢,展示了對遊行人士與被捕者之不屑與輕蔑。閣下貴為大主教,竟然可以用如斯態度在祭台上講道,實在令本人大開眼界。敦請閣下立即在上主面前懺悔,並公開向所有保衛東北家園者、七一之遊行人士,以及五百一十一位被捕人士道歉。

主說:「如願公道如水常流,正義像川流不息的江河!」(亞五:二十四)還望閣下把上主之意願銘記於心。專此布達,順祝

主佑平安



原文連結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鄺保羅大主教侍奉主人先於侍奉上主, 人在做, 主在看, 鄺主教他日壽終, 能否上天堂, 頗成疑問.

Anonymous said...

能否有天堂,頗成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