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7

【評台】給後代一個有文學的未來 ── 董啟章給林鄭月娥女士的公開信 (902)


致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女士:

因為當上香港書展年度作家的關係,我最近接受了很多訪問,當中最常遇到的問題是:「在香港這麼不利於文學創作的環境下,你為什麼還能寫下去?」我個人為什麼能寫下去,不是這裏的重點。這裏的重點是,為什麼這是最為人所關心的問題,而且,從第一位書展年度作家劉以鬯先生開始,到將來一屆又一屆的年度作家,都將會一直被這樣問下去?這很明顯不是年度作家這個獎項所應帶出的信息。

另一個經常遇到的問題,則來自對文學創作充滿熱情的年輕人。在書展的前期活動當中,我去到中學演講,一名女學生滿懷敬仰和嚮往之情向我請教:「究竟怎樣才可以像你一樣成為作家?」這是個我曾經聽過無數次的問題,而且總是伴隨着發問者天真的語氣和期盼的目光,但我的反應卻總是啞口無言。我極不忍心告訴他們現實的景况,那就是── 在香港根本就近乎不可能成為文學作家!

奇蹟是,在如此惡劣的寫作條件下,香港文學還是出現了一代又一代優秀的作家,還是有人能像違反地心引力一樣,在文學的世界裏騰空和飛升。可是,如果認為這反過來說明了,不去幫助文學反而對文學有好處,又或者好作家就是應該通過這樣的磨練,這就結果而言雖然不無道理,但就原因而言,誰也不會同意這是一個合理的政策或者是無策之策吧。說到政策是因為,政府雖然絕無可能也不應該直接去培養作家,但政府卻絕對有責任去營造一個優良的文化環境,讓文學(或其他藝術)創作者可以最大程度地發揮他們的潛能。

香港文學已經歷了接近一百年的歷史,是香港的時代精神和地域文化的結晶。香港文學的視野、感受性和語言藝術特徵,在華語文學中獨樹一幟。要保存和延續這得來不易的成果,我們需要有系統地去創造健全的文學生態。

 香港有文學!

我和一群本地文學工作者於二○○九年成立「香港文學館倡議小組」,爭取建立一所同時具備展覽、收藏、教育、交流、推廣、研究、翻譯和出版等功能的香港文學館。很可惜的是,當年小組向西九文化區提交的建議未有得到具體的回應。

於是民間文學工作者唯有自行起步,嘗試實踐文學館的理念。我們改組為「香港文學館工作室」,「落手落腳」舉辦或與大學及文化機構合辦文學活動。幾年以來,支持成立文學館的聲音日益壯大,參與者的人數和熱情與日俱增,成為了一個持續發展的文化運動。本年三月我們籌得微薄的經費,於灣仔富德樓開辦「香港文學生活館」作為長期活動場所,促進文學教育和交流,培育文學社群。

然而,民間的資源和力量畢竟有限,要全面營造理想的文學閱讀及寫作環境,提升香港的文化素質,非通過一所具規模的香港文學館不能達成。香港文學館的理念與實踐,絕對是香港文化自我認知和建構的關鍵。要達至這樣的願景,一個有責任感的政府應作出承擔,提供資源、支援及所需的條件,讓香港文學得到一個棲居之所,成長之家,發揚之地。

我期待將來終於有一屆書展年度作家,毋須再回答「為何環境這麼惡劣還能寫下去」這樣的問題,並且在被問及「怎樣才可以像你一樣成為作家」的時候,能毫無猶豫地告訴面前的年輕人:「不用擔心!你儘管去寫吧!無論能不能成為作家,文學都會是你在這個地方活下去的理由之一。」

為此,我懇請特區政府認真考慮成立香港文學館的建議。

董啟章

二○一四年七月十六日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