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8

【am730】陳雲:山斑魚,火鳳凰 (435)


十幾日前,在沙田城門河散步,都見水面有山斑魚浮游,五六尾一隊,也有孤獨而游的,靠近岸邊或橋墩,釣客紛紛用挫鈎釣,或用魚網撈,等閒有十幾尾收穫。釣客竊竊私語,說近日有人在河裡放生,有魚有龜,附和的晨運客,就說放生就是放死,給釣客捉了回家煮食。沿河漫步,粗略點算,放生的山斑魚近二百尾。
山斑魚腹有黑斑,俗稱七星魚,學名月鱧,屬鱧魚科。民間認為此魚能養血滋陰,清熱解毒,促進愈合傷口,加粉葛、瘦肉、赤小豆、扁豆之類,可煮成美味魚湯。釣客連日下鈎守候,樂此不疲。十幾日後,水面已少山斑魚蹤跡。
今日散步,見一屋邨漢子,拖鞋短褲,爬落河邊徒手捉魚。那幾尾魚在水邊漫游,其一抬頭待救,魚嘴好像含了魚鈎。行近細看,原來沒魚鈎在口,只是今日河水放了閘,水退了一半,烈日之下,河水灼熱難熬,斑魚好想逃離,見有人伸手捕捉,便游近該人。
這魚當然是自尋死路,然而留在河中,也是死路一條。我散步至中段,見到十五六尾的山斑魚在河岸熱死,反肚漂浮。這些斑魚都是從街市買來的,是養殖成熟的魚,本來就壽命不長,放到城門河,河水多菌,且無人餵飼,難以適應,便紛紛浮游水面待死。放生要看生態環境,放一些粗生而不影響生態的魚。山斑捕食小魚,若在城門河適應下來,可成災難。這些釣客也不算殘忍,只是終結了愚癡。
默然漫步,回頭遙望,那漢子仍在撈魚。瀕死的魚,肌體已爛,食來何益?《六祖壇經》一句偈語:「邪來煩惱至,正來煩惱除,邪正俱不用,清淨至無餘。」如此想起月前一宗大嶼山施法,釋放瀕死的火鳳凰。
甲午年四月初四,西曆五月二日,我與瑜伽士祖利安及一眾正氣同道,往鳳凰山心經簡林,大破鐵釘毒蛇風水陣,釋放香江守護神大鵬金翅鳥。香港火浴重生,從此脫離厄運。
鐵釘毒蛇風水陣據說是某大陸頭目唆使手下風水師所布,旨在釘死鳳凰,令香港動彈不得。此事在術數界流傳經年。年初大雨,該風水師在大陸墳場巧遇山泥傾瀉,與同行者悉數斃命。天理循環,因緣成熟,我便與同道施法。
連日陰霾散去,是日薄雲遮日,清風徐來,在山頭行走,甚是暢快。我向廣大虛空默想,祈請十方神佛,發大慈悲,助力釋放鳳凰,解救香港危難。修道者以群魔為法侶,說法途中,背靠木板休息,無心告知:「貧道今日有心而來,你們就給點面子,收檔吧。 」
瑜伽士祖利安施法,我在草叢安坐護法,期間呼呼睡去,並無蛇蟲干擾,一口蚊叮都無,可見觀世音護我之厚。(後續)
周一刊登
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
《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