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5

【熱血時報】羅沛霖:幸好,我Facebook沒有像潘小濤這種豬一樣的朋友 (891)


黃毓文議員昨天在立法會的掟杯事件,引起了全城哄動。泛民主派和所謂進步民主派第一時間走出來與他割蓆,傳媒人潘小濤在他的 Facebook 上說:「請支持此時擲出這隻玻璃杯的朋友 UNFRIEND 我!」 李柱銘更在今天一個電台節目上,批評黃的做法過分,只會對共產黨完全有利,要求黃向全港市民道歉。

這種種對黃毓民議員的負面批評,顯示了當年英國人對香港奴化教育的成功,當然,這也因為我們的奴性文化基因在配合著英國人的殖民政策!

英國人早年由培養出一批所謂高等華人,到後來因為面對香港社會的種種挑戰,進而推行普及教育,讓部分香港人可以向上流動,晉身中產階級,甚至上流社會;讓香港人自覺以為已經走進西方的文明世界,懂得所謂法治、自由等西方文明。

一位較我年長的朋友(他今年大概六十多歲了)卻對我說,從英國來的港大教授,儘管他們的水平是多麼的高,但從來都不會傾囊相授,指導香港的研究生。他打了個比喻,英國人會覺得,動物懂得說話已經很了不起了。當然,到今天,那一代在殖民地教育下成長,講得一口流利牛津英語,懂得用刀叉的香港人,還真的感覺得自己是很了不起!但他們大部分卻沒有意識到那種奴性的思想,已經根深蒂固!

香港人學懂了守法,但亦只學懂了守法。結果,遊行要守法、抗議要守法。如果遊行要衝破警方防線,就是違法,被認為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法治。大部分香港人從來就不會去質疑法律是否合理,這是英國人成功的地方,因為他們只教懂香港人一部分的文明──不問法治的由來,完全服從地守法!

但更可悲的是,儘管有一小部分香港人,懂得去批評香港有些法律是惡法、批評議會缺乏程序公義,但他們還是乖乖地去遵守惡法、乖乖地安全議會接受不公義的程序。奴性的文化基因,深深地捆綁著他們。

相信潘小濤、李柱銘、公民黨的律師成員,以及那些中產泛民,都是這類人的表表者!

這一群被奴性文化基因深深地捆綁著的香港人,他們以為可以用他們所一知半解的法治常識,委曲求存的和平理性討論方法,就可以與港共政權討價還價,這是天方夜譚!他們不但沒有好好地反省為每次討價還價都失敗收場,卻走去批評衝擊不公義法律、不公義議會的社會運動先驅者黃毓民議員!

結果,接受鳥籠抗爭,願意遵守遊行惡法的民陣,因為七一遊行帶頭車的問題,其主要成員今天也被拘捕了!潘小濤、李柱銘,你們還以為香港人抗爭的對象是愛護動物、尊重動物權益的英國人嗎?我們現在的對手是港共巨獸!

幸好,在我的 Facebook friend list 中沒有像潘小濤這種豬一般的朋友!省了我按unfriend button!



原文連結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黃議員講明自己只係見人舉牌,佢又起哄玩埋一份,掟杯只係偶然,根本就唔係抗爭,更談不上乜嘢英雄。

抗爭背後係要有理念支持,你睇佢扑咪時騰黎騰去講咗啲乜出黎,白白浪費 AIR TIME。

Anonymous said...

黃某係共產黨的棋子, 行徑卑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