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2

【輔仁媒體】羅安尼:遊行盛況政府無視,留守集會求盡人事 (859)

執筆之時,七一遊行的龍尾已經離開維園,但仍未經過銅鑼灣怡和街。在遊行人士抵達人環後各自散去或留守遮打道之際,是時候為這個持續十一年的公民運動來一個小結,然後將目光轉移至今晚的留守、佔領預演及一切我們孰未可知的大事件。

綜合即時新聞直播、 Facebook 及 Twitter 等渠道的消息,今日到維園出發的人比往年都要多。過往大家習慣在銅鑼灣、天后地鐵站出閘去維園,但今日兩時許,已經傳出天后站太過擠擁、扶手電梯運作受影響,熟知地鐵運作的社交網絡用家呼籲遊行人士改於炮台山站出閘。地鐵亦一度容許乘客不拍卡在天后站出閘,以加快疏導人潮,值得嘉許。

維園集合的人多,在銅鑼灣希慎廣場附近等候加入遊行行列的人亦不少。遊行三時半左右開始,警方如常只開放西行的行車線,及至四時許才開放電車路,情況與一、兩年前的七一遊行相近,但是在遊行人數大增的前提下,警方安排顯然不合時宜。下午天氣時晴時雨,被困在維園苦候,對遊行人士,尤其是扶老攜幼一家大小總員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種折磨。

或說警方由始至終對遊行都採取強硬、不合作態度,迫使遊行隊伍在銅鑼灣怡和街、波斯富街、鵝頸橋等多個樽頸位蠕動式前進,志在消磨遊行人士的意志,促使部份意志薄弱者提早離場,間接壓低遊行參與人數。不過,在民怨鼎沸的社會,遊行常客固然不會輕言退出,平日「討厭政治」,今日「忍無可忍」走上街的人們既然踏出了第一步,也就沒有退縮的意思。

警方拒絕開放灣仔與銅鑼灣的東行道路,非但未能打響如意算盤,更間接造成人山人海的畫面 ,在傳媒及社交網絡上瘋傳,在輿論戰上可謂先輸一仗。即使報章無法如 2003 年刊登六條行車線迫滿行人的壯觀情景,整天遊行足足四小時才全部離開維園、到晚上九時仍有人士剛遊行到金鐘太古廣場,由參與者到旁觀者的觀感,都是 2014 的七一隨時較 2003 、 2004 的兩次遊行更多人參與。

不過,警方在遊行龍尾離開維園後,已經極具效率地公布「 92,000 人由維園出發」的消息,網上及遮打道集會人士無不譁然。同時,警方及政府將遊行進度緩慢的責任推在慢駛的主辦單位車輛及中途插隊的參與市民身上。即使銅鑼灣中途加入者眾多,亦無改警方開放行車線太少、無法疏導的事實。以政府的腔調,與遊行人士對立甚至敵對的心態隱約可見。

除了特區政府,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今日出席慶回歸活動後,表明「中央政府支持香港依法普選的決定堅定不移,誠意亦不容置疑,不會因為所謂的全民投票和遊行規模,而有改變動搖。」撇開前頭的空廢之言,張主任的意思就是「投票和遊行的規模不會動搖中央的心意」。從中央到特區政府,從零三到一四,對於香港人遊行後和平散去的情況已司空見慣。早前的「佔中公投」即使有近 80 萬人參與,結果亦不被當局重視。

換而言之,中央無意改變「你有你表態,我有我安排」的格局。只剩下未被提及的「佔中」及「佔中預演」,才能刺激中央神經。「佔中三子」尚待政府拋出政改方案才再謀定而後動,「佔中預演」則正在這個晚上醞釀。學聯及其他政團呼籲參加者留守遮打道,學民思潮計劃包圍特首辦。警隊據報擬於七月二日凌晨清場並不遲於清晨四時半之前完成及收隊,並且不排除採用武力。換而言之,一場流血衝突如箭在弦,手無寸鐵的莘莘學子隨時為了公義而蒙受身體髮膚的損傷。而當權者將絲毫不動容、不動搖。

對於學生的愛護這個城市、爭取真材實料的普選的行動,可以到場守護學生固然好,但如果未能身體力行,亦可以透過其他途徑,從提供雨水、食水、乾糧等物資、到口耳相傳最新訊息予親朋戚友引起反注,甚至透過自己的專業為有需要的參與人士提供法律、醫療等各種援助,這都是我們現在可以做的,而過了今晚,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做的一點事情、一點心意。



原文連結